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二十七章 古怪病情

第二十七章 古怪病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随后吕布召来了孙思邈,孙思邈身高七尺,年约四十,相貌精奇,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一番交谈过后,孙思邈对吕布的称呼便由将军改为了主公。

    吕布一直都没忘了黄叙的病情,君子一诺,重千金!

    黄忠大老远的从荆州跑来洛阳求医,自己说什么也得把黄叙治好,也算是了了黄忠的心结!

    吕布也曾问过黄忠有没有听过张机张仲景的名号,但黄忠却是一脸茫然,表示从未听过这人。

    后来吕布想了想,可能这个时段张仲景名声不显,黄忠没听过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这个时代,并不是所有人的出生时间都提前了的!

    吕布也不知道他这只小蝴蝶的翅膀,到底能带来多大的蝴蝶效应。

    不过吕布对此也不担心,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自己有系统相助,还有来自后世的记忆,在这三国乱世闯出一番名堂来,应该是问题不大。

    接着吕布对孙思邈简单的描述了一下黄叙的病情,一脸希冀的问到:“先生,这孩子能治么?”

    孙思邈点点头又摇摇头:“此事说能与不能为时过早,主公若是方便,还是带老夫前去看看吧!”

    于是吕布便带着孙思邈和典韦来到了黄忠的家中,黄忠的家与太守府离得并不远。

    吕布在改建了太守府后,便把周围的房屋宅院都买了下来。

    吕布将这些房屋赏赐给麾下文武居住,在去黄忠家的路上,孙思邈也获得了一套大宅。

    到了黄忠家中,由于黄忠不在家,吕布也不好直接进入。

    于是典韦上前叩门,让下人通传一声。

    不多时,黄忠的妻子便急匆匆的迎了出来。

    寒暄了几句,几人便走进了黄忠的家中。

    一进门,吕布的注意力便被一旁的黄叙吸引了。

    只见黄叙拎着两个偌大的石锁,正玩的津津有味。

    要问石锁是怎么来的?自然是吕布发明创造的啊!

    吕布不仅开发了石锁,还开发了杠铃哑铃等器械。

    但由于这年头生铁的产量实在是不多,所以除了石锁在全军普及,杠铃和哑铃并未普及到军队中。

    只有吕布手下这几个心腹大将才能有这个待遇,用上杠铃和哑铃练力气。

    这黄叙也就十多岁吧?这两个石锁分量可是不轻,寻常的士兵都未必能拎得起来。

    但看黄叙的样子,不但拎起来了不说,还一点都没显得吃力。

    孙思邈也看到了一旁玩弄石锁的黄叙:“嘶,这孩子好大的力气!”

    典韦听后点了点头,这小子的力气的确不小!

    这时黄叙看到吕布等人,没等黄忠的妻子招呼,他便将石锁扔在了地上笑着冲吕布跑了过来。

    吕布一把抱起了黄叙:“乖侄儿,你爹不在家,你有没有听你娘的话?”

    黄叙用力的点了点头:“叙儿可听娘的话了呢!”

    孙思邈四下打量了一圈,发现这院里除了黄叙再无第二个孩子。

    孙思邈瞠目结舌的问到:“主公,您让我医治的,难不成就是您怀中的这个孩子?”

    吕布苦笑着点了点头,上次在洛阳见黄叙还是病恹恹的样子,这怎么变得生龙活虎的了?

    吕布把目光投向了黄忠的妻子:“嫂夫人,叙儿这是怎么回事?”

    黄忠的妻子闻言神色一黯:“叙儿从小便是这幅样子,他这病时好时坏,不发病时和寻常孩童无异,发病了便是上次您见到那副样子,但奇怪的是,叙儿打小力气就非常大,您也看到了,这对石锁他摆弄着一点也不费力!”

    吕布听后点了点头,对孙思邈说到:“先生您看?”

    孙思邈眉头紧锁:“这病情的确是有些古怪,容老夫一观。”

    接着众人来到了屋中,孙思邈为黄叙把了把脉。

    把脉过后,孙思邈缓缓的叹了口气。

    吕布急忙问到:“先生,此病您可是治不了?”

    黄忠的夫人也是神色一黯,低下头没有言语。

    但孙思邈却摇头说到:“主公误会了,此病老夫能治!”

    “什么?您能治?!那你为何叹气?”

    吕布转忧为喜,不解的问到。

    孙思邈解释道:“老夫叹气,是因为这病治好了,这孩子便会和常人一样,一身力气便没了!”

    黄忠的妻子急忙说到:“叙儿安稳的度过此生即可,还奢求什么力气呢?”

    孙思邈继续说到:“这孩子的病,名为天妒。此等命格之人都是早夭之命,说白了便是老天嫉妒他的天生神力,得想尽办法夺取他的生命。老夫可以用药将这孩子的身体调整的和常人无异,如此便破了这天妒的命格,但这孩子的一身神力会就此失去;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老夫调养这孩子的身子,他的神力不会失去,但这样一来,这孩子至多活不过四十!”

    一个是命,一个是神力,都是有些难以取舍。

    但黄叙的母亲却是毫不犹豫的说到:“请先生医治,让叙儿安稳的度过此生!”

    说罢黄叙的母亲跪倒在地,纳头便拜。

    孙思邈赶紧扶起了黄叙的母亲:“使不得使不得!夫人快快请起!治病救人乃是我等应尽的本分,夫人切莫如此!”

    接着孙思邈打开了背着的药箱,在里面寻了一番,却发现其中几味草药没有备齐。

    吕布见此开口道:“先生,可是缺了什么药?我这便让熊飞去买!”

    孙思邈交待后,典韦迈着大步便跑出去买药。

    他和黄忠私交甚厚,他也知道黄忠为了儿子操碎了心。

    这下有人能治好黄叙的病,汉升知道了肯定得开心死!

    想到这典韦更是足下生风,快速朝着药铺赶去。

    不多时典韦便带着孙思邈需要的草药返回了黄府,将草药交到了孙思邈手上。

    孙思邈道了一句“有劳了”,随后便开始了对黄叙的治疗。

    治疗完毕后,孙思邈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主公,此病不是一天便能治好的,接下来的一月,老夫每日都需对黄公子进行诊治!一月之后,老夫必定还主公一个身强体壮的黄公子!”

    黄忠的妻子闻言,对着孙思邈又是一顿千恩万谢,十多年都等了,又怎么会差这一个月?

    吕布听后也是冲着孙思邈行礼道:“有劳先生了!”

    孙思邈吓了一道,赶紧说到:“使不得主公!这可是折煞老夫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