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二十章 过江猛龙

第二十章 过江猛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钱林听后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这新太守也太生猛了吧?!直接就给都革职了?!

    虽说太守有权对属官进行任免,但吕布此番作为,可就是和公孙度撕破脸皮了啊!

    但钱林的心中并没有半点的害怕,反而是很兴奋。

    别看钱林是个文官,但他的性子却如同武将一般,要不然钱林也不会冒着掉脑袋的危险,来此迎接吕布了。

    起初钱林想去城门口迎接,但转念想了想,他便来到了太守府中等候。

    去城门口迎接,没准没等到吕布来,他就得先让公孙度的人给抓去!

    于是钱林豪情万丈的说到:“谨遵大人吩咐!”

    吕布见此笑着点了点头:“伯平!你领一百士兵前去随钱林把此事办妥!”

    高顺立即拱手领命道:“诺!”

    接着吕布便和典韦、杨再兴出了城,早晚会有一场恶战,那就先把随行的百姓们安置好了吧。

    吕布出城安置好了百姓,并告知秦琼随时待命准备出战。

    这几日,士兵们需衣不解甲,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到了晚上,钱林和高顺便返回了。

    辽东其他官吏,截止到此时已经被全部革职。

    这下他们这些官吏可慌了,在前任辽东郡丞的带领下,他们全都前往了公孙度的家中。

    这些官吏七嘴八舌,吵的公孙度脑袋都大了。

    公孙度也是没想到吕布会有如此魄力,初来乍到竟胆敢如此!

    公孙度连哄带吓,告诉这些官吏不出半月,他们必会官复原职。

    听了公孙度的答复,这些官吏便也放了心,随即便告退了。

    他们走后,公孙度冷哼一声:“去!告诉各地的郡兵依计行事!”

    “诺!”

    当晚吕布等人便在城主府过的夜,有房子睡那还睡帐篷干嘛?

    次日一早,吕布便被门外的喧杂吵醒。

    吕布披上了衣服便冲了出去,难不成是公孙度带人打城主府了?

    不应该啊,他得多大心能来城主府闹事?

    出了屋门,钱林便迎了过来:“大人!郡兵们来要军饷了!”

    吕布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是郡兵要军饷啊!

    不对啊,要军饷管我要什么?

    到了太守府门口,只见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人影,估摸着得有个几千人。

    但吕布见了他们的样子,不禁撇了撇嘴:“这就是你所说的郡兵?”

    钱林老脸一红:“大人,他们的确是襄平的郡兵。”

    只见这些郡兵高矮胖瘦都有,身上穿的也是五花八门,看了便知是一群乌合之众。

    郡兵战斗力低下这能理解,可这些老头是怎么回事?

    眼前这老头都得有五十岁了吧?站都快站不稳了,这也是郡兵?

    这时钱林喊到:“太守大人来了!都肃静!”

    紧接着吕布龙行阔步的走向人群,见到处都是乱哄哄的一片,吕布不禁剑眉一挑,眉宇之间匪气纵横。

    为首之人见正主来了,上前对吕布说到:“大人,欠我们的军饷,得给我们发发了吧?这家里都揭不开锅了!”

    吕布剑眉一挑:“你是何人?”

    这人开口说到:“我乃辽东郡尉李刚!”

    闻言吕布笑了:“本官可不记得任命过什么辽东郡尉啊!奥,想起来了,昨日本官不是将你革职了么,你还来这里干什么?怎么如此的恬不知耻!”

    李刚面色涨红,用手指着吕布道:“你,你!”

    吕布见此向前一步,直接掰断了李刚的手指,殷红的血液、森白的骨茬甚是骇人。

    李刚痛呼一声,随即便巨力拉扯,跪倒在了吕布面前。

    郡兵们见此纷纷后退,脸上惊恐的表情一览无遗。

    望着如同死狗一般惨呼的李刚,吕布心中没有半点的怜悯。

    这种狗腿子,死有余辜!

    吕布冷声道:“五息之内,离开此地,饶你不死!”

    李刚一听也气的不轻,这不欺负人欺负到家了么!

    李刚忍着剧痛倔强的说到:“我偏不走,你能奈我何?”

    闻言吕布笑了,吕布冲着身后的典韦使了一个眼神。

    典韦猛的冲到了李刚的面前,随即一把提起了李刚举过头顶,然后将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脑浆迸射,鲜血四溅,红白相间的恐怖场面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呕!”

    不少郡兵都受不起这份刺激,纷纷弯腰呕吐了起来。

    吕布身后的钱林也是强忍着恶心,才使得自己没有吐出来。

    吕布瞪了典韦一眼,让你整死他不假,但你没必要弄的这么恶心吧?

    但说来也怪,当初吕布第一次杀人便没有任何的不适,可能是继承了吕布记忆的原因?

    毕竟对原先的吕布来说,上阵杀敌就和家常便饭一般,死在吕布手下的胡人,没有一千也得有八百。

    典韦看到了吕布的目光,挠了挠脑袋嘿嘿一笑。

    吕布气沉丹田,冲着这群郡兵朗声道:“本官知道是谁指示你们来的,今天这一幕,不过是给你们为虎作伥的一些教训,日后再犯,决不轻饶!现在你们还想要军饷么?”

    这些郡兵听了吕布杀气腾腾的话语,急忙四下奔逃,只恨爹娘给少生了两条腿。

    让吕布意外的是,那些白发苍苍的老头跑的一点都不慢,不少年轻的郡兵都被他们给落在了后面。

    ……

    且说公孙度在家中稳坐钓鱼台,静静的等着好消息的到来。

    但公孙度却是没等到好消息,反而等来了噩耗。

    管家把事情一一告知了公孙度,公孙度当时就懵了。

    这是咋回事啊?这跟剧本不一样啊!

    按照剧本,吕布应该是拿不出军饷,被郡兵们弄的焦头烂额,然后向他摇尾乞求么?

    公孙度勃然大怒:“竖子安敢!”

    管家赶紧上前说到:“家主息怒,家主息怒啊!”

    公孙度还是一副恨恨的样子:“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公孙度觉得吕布欺人太甚,可他却不曾想过,若不是他咄咄逼人,吕布又怎么会这样对待他?

    公孙度目露凶光:“给家族中的私兵发配兵器战甲,我要会会这个吕奉先!”

    “家主三思啊!那吕奉先乃是朝廷委派的辽东太守,家主公然发兵攻打,怕是不妥啊!”管家小心翼翼的问到。

    公孙度冷哼一声:“哼,谁说我要打吕奉先了?谁说这些士兵是我公孙家的人了?你说的?”

    管家听后一脸心领神会的表情,奸笑着说到:“小的明白了,小的这便下去安排!”

    管家走后,公孙度站起身来走到了窗前,口中低喝道:“吕奉先,老夫倒要看看,你这个过江猛龙,能不能敌得过老夫这条地头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