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十七章 神秘王诩

第十七章 神秘王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接着吕布三人便随着公输印来到了屋中,公输印对典韦和张辽说到:“两位将军留步!内室只能主公进入!”

    典韦和张辽一听就不乐意了,张辽还好,典韦则是脸红脖子粗的要和公输印理论。

    吕布见此冲着典韦和张辽挥了挥手,示意他俩不必动怒。

    这内室中应该是有些秘密,还是只能自己得知的秘密?

    吕布也是有些疑惑,但他的武力便是他最大的依仗,就算内室有什么埋伏,吕布也有底气毫发无损的出来!

    于是吕布开口道:“熊飞,文远,你二人在此守候!”

    “诺!”典韦和张辽心不甘情不愿的应诺了一声,随即狠狠的瞪着公输印,一脸的凶恶。

    公输印一脸的苦笑,这要是吕布有个好歹,他俩还不得把自己给生撕了!

    接着吕布便随着公输印走进了内室,进了内室后,吕布一眼便见到了供奉的公输班的雕塑。

    吕布见此,恭敬的上前拜了三拜,一旁的公输印见此,眼中闪过了一抹赞许之色。

    待吕布拜过后,公输印也上前拜了三拜。

    接着公输印在雕塑下鼓捣了一番,然后雕塑下便出现了一个暗格。

    公输印从暗格中取出了一卷帛书,一脸恭敬的递给了吕布。

    吕布打开帛书看后,脸上充满了震惊,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世上竟然真有如此离奇之事?

    原来帛书中文字竟是用现代汉字所书写,但这还不是让吕布最吃惊的。

    最让吕布吃惊的事,信中竟是早已预测到吕布会穿越到这个三国世界!

    帛书的大意是,公输一族后裔公输尺的友人知道公输一族日后会有一场劫难,友人便将此事告知了公输尺。

    于是公输尺便让一支旁系族人离开了公输家族,来到了此地扎根生活。

    公输尺的友人还对他说,重振公输一族的希望,就在吕布的身上!

    只有尽心辅佐吕布,公输一族才能重振昔日的威名!

    因此公输尺命族人在此等候吕布,这一等,便不知等了多少个年头。

    为了避免居心不良的小人习得机关术,引来祸患,公输尺便立下了规矩,这一系族人的机关术,只能是族长之间一脉单传!

    吕布眼前的公输印,便是这一代公输一族的族长,按照祖训,他必须拜吕布为主,并不竭余力的辅佐吕布。

    接着便是公输尺对吕布委托的一些事情,嘱咐他照顾一下这一脉的公输族人。

    因为这一支公输族人,如今已是公输一族最后的血脉!

    公输尺的要求不高,只要保留住公输一族的血脉即可!

    至于什么重振公输一族的辉煌,公输尺叫吕布不必在意。

    帛书的最后,有着七个字的落款。

    王诩代公输尺书!

    到最后,友人的身份已经很明确了,这个友人便是写信之人!

    看完了之后,吕布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实在是太离奇了吧?

    王诩到底是人是神?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难道自己穿越到这个三国世界,此乃天意?

    突然吕布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只见吕布目光如钩的望向了公输印:“这信你可曾看过?”

    公输印很是坦荡的摇了摇头:“属下不曾看过!先祖有训,此信只能主公查阅,旁人若是胆敢窥探一眼,直接杖刑毙之!”

    听后吕布这才放了心,此事牵扯过于重大,若是公输印看过此信,吕布也只能痛下杀手了!

    接着吕布很是纳闷的问到:“那你为何拜我为主?”

    公输印开口道:“主公请看一物!”

    接着公输印又趴在地下鼓捣了一番,接着地下再度出现了一个暗格。

    吕布见此满脸黑线,这机关术都用来开暗格了么?

    公输印从暗格中取出了一个画卷,然后将画卷递到了吕布手中。

    吕布打开一看,上面赫然是自己的相貌!

    不仅如此,这画的底下还清楚的写着一行小字:

    “九原吕奉先,将于光和五年赴任辽东太守,届时其将途径此地,公输一族族长需认其为主,尽心竭力辅佐,唯有如此,方能重振公输一族昔日的辉煌!”

    吕布看后整个人都凌乱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啊?

    沉默了半晌,吕布开口道:“这画除了你还有何人看过?”

    公输印拱手道:“主公不必多虑,此画只有属下和历任族长见过,每任族长临终前,才会将此画交到下一任族人的手里。”

    吕布听后明白了,也就是说见过这画的活人,现在就剩一个公输印了!

    这样还好,见公输印这样子,也不像是蒙骗自己。

    而且帛书和画卷的材质,更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王诩,真乃神人也!

    再度沉默了半天,吕布开口道:“这帛书和画卷,我将他们毁去可有不妥?”

    公输印笑着说到:“主公,整个公输一族都是您的,更别说这帛书和画卷了!”

    吕布笑着拍了拍公输印的肩膀:“此事切莫对任何人提起!”

    公输印神色严肃的说到:“主公放心,就算主公不说,属下也会将此事烂在肚子里!”

    “不知你对先祖的机关术,懂得多少?”吕布开口问到。

    “说来惭愧,先祖的机关术太过于精深,加上时间的缘故,到了属下这里,已经没传下多少了!属下只是懂得一些简单的机关术,其余的,属下一概不知!”

    公输印面色涨红,很是惭愧的说到。

    吕布听后点了点头,这也能理解。

    任何东西的传承,时间都会在中横插一杠子,无情的夺取其中的一部分。

    公输印能够懂得一些简单的机关术,这已经很不错了!

    要想重现“墨家机关,木石走路。青铜开口,要问公输!”的辉煌,实在是太难了!

    吕布和系统沟通道:“系统哥,帮我查询一下公输印的数据。”

    “叮!公输印:武力88,统帅61,智力94,政治52;特殊属性:机关术95、铸造106。”

    果然是这样!110的满值,公输印的机关术只有95!

    但公输印的铸造却是高达106,这妥妥的铸造大师一枚啊!

    得了,也别难为他研究什么机关术了,还是让他老老实实的打铁去吧!

    想罢吕布笑道:“还不知你字什么呢?”

    公输印也笑着回答道:“启禀主公,属下字君俞。”

    公输君俞?别看公输印长得不怎么样,但这字起的却挺文艺的!

    “君俞,不知为何族人都对你十分惧怕?”吕布笑着问出了他的问题。

    公输印听后老脸一红:“嗨,主公有所不,族中的年轻一辈都想走出村子,到外面去闯荡,但先祖有训,臣等都需在此等候主公的到来,主公未至,不得出世。属下也是没有办法,这才装出了这幅面孔,若不如此,那群兔崽子还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

    吕布听后莞尔一笑,这公输印还挺有办法,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唬族人,以防他们外出。

    想想也是,公输印若不这样做,这群心中长了草的年轻一辈,早就撒丫子没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