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九章 常侍张让

第九章 常侍张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接着这老者得意的说到:“不知你可曾听过老夫的名讳?老夫姓张,名让!”

    卧槽!这老太监竟然是十常侍的大boss张让!

    吕布万万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和张让见了面,实在是有些猝不及防!

    灵帝最宠信的宦官便是十常侍,灵帝将其均封为列侯。

    而其中为首的两人,便是张让和赵忠二人。

    灵帝曾经戏言道:“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

    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但从中也可以看出灵帝是多么的宠信这些宦官。

    而灵帝口中所说的张常侍,便是吕布眼前的张让!

    说来也巧,今日张贴皇榜的正是张让新提拔的小太监,跟张让有些亲戚,算是颇有渊源。

    这小太监见吕布出手阔绰,便把他带到了张让这里。

    也是吕布运气好,就这么意外的见到了张让。

    吕布赶紧说到:“哎呀!您就是张大人!小子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张让笑着挥了挥手:“无妨!”

    接着吕布便解下了背后的包裹,将包裹拿到了张让的面前。

    张让打开一看,老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

    “你倒是个明白人,咱家自是不会亏待了你。”

    吕布恭敬的说到:“一切全凭大人做主!”

    张让一听更高兴了,他们这些宦官因为身体残缺,所以格外的重视旁人对他们的态度。

    吕布恭恭敬敬的态度,使得张让喜笑颜开,十分的高兴。

    这么懂事的小辈可是不多了,这官不能卖贵了。

    想了想,张让缓缓说到:“这样,五百万钱,各地空缺的太守任你挑!”

    吕布听后心中翻腾而过一万只草泥神兽,这算啥?二点五折购官?

    吕布赶紧行礼道:“多谢张大人!”

    张让挥了挥手:“坐吧!想去哪里任职?”

    吕布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大人,小子还不知哪里的太守有空缺,刚才还没来得及看便随着那位大人进宫了。”

    张让哈哈一笑:“哈哈!你倒是个急性子,那边的桌上有各地空缺的官位,你去看看吧!”

    吕布拱手道:“多谢大人!”

    “恩,去看看吧,挑定了地方知会咱家一声。”

    吕布起身来到了桌前,开始认真的看着各地空缺的太守之位。

    苍梧太守、建宁太守、武陵太守、陇西太守、东海太守、辽东太守、渔阳太守、章武太守、山阳太守、清河太守、丹阳太守……

    当看到丹阳太守的时候,吕布的双目之中闪过了一丝意动,但又很快消不见了。

    丹阳山险,民多果劲,好武习战,高尚气力,故有天下精兵出丹阳之说!

    除去武器装备,三国时期的丹阳兵就是最强步兵的代名词!

    只可惜扬州江湖纵横,并州骑兵到了那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

    而且并州的兵士大多都是旱鸭子,并不能很好的适应丹阳的环境。

    可惜了丹阳这块宝地了!

    突然吕布发现辽东太守的标价是一千万钱,这怎么直接就五折优惠了?

    后来吕布想想,辽东乃是个苦寒之地,周边的异族也不太消停,价钱便宜些也在情理之中。

    但所有人都只看到了辽东的劣处,却没有发现辽东的好处。

    辽东地域广阔,一个郡差不多能毁四五个别的郡!

    辽东临近的两郡,玄菟和乐浪,东汉朝廷基本不怎么管,稍加手段便能将其拿下。

    拿下玄菟和乐浪后,幽州附近的扶余国和高句丽等地,吕布都是可以打一打的。

    当然,这前提是吕布兵强马壮,要不然用什么打?空口白牙说打就打了?

    而且辽东盛产战马,战马在中原作战是必不可少的。

    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哪来的?都是在幽州搞的战马!

    那就选辽东?

    吕布心想自己真是个受罪的命,刚离开了并州,又跑到幽州遭罪去了!

    罢了,辽东便辽东吧,好歹也算有了个自己的地盘!

    于是吕布走到张让身前开口道:“大人,小子欲去辽东赴任。”

    张让听后一脸的疑惑,很是不解的问到。

    “恩?辽东?去那苦寒之地作甚?莫不是桌上的官位没有奉先中意的?”

    吕布笑着说到:“大人有所不知,辽东虽然是个苦寒之地,但其中的油水也不少!不说别的,但是辽东的战马,便能让小子赚到不少!”

    为了麻痹张让,吕布也只好满嘴跑火车了。

    卖战马?幽州良种战马怎么可能往出卖!

    张让听后哈哈大笑:“哈哈哈,没想到你与咱家还是同道中人!好,既然这样,那咱家也不劝你了,辽东便辽东。”

    吕布拱手道:“多谢大人成全!”

    张让很是受用的点点头:“你很是懂事,咱家自是不会亏待你。既然你欲去辽东,那便缴三百万钱吧!”

    恩?又减了两百万?真是美滋滋!

    吕布想了想开口道:“大人,定好了五百万那便是五百万,只不过您缴给上面三百万,剩下的二百万,就算小子孝敬您的!”

    张让听完脸上的笑意更浓,如此懂事的年轻人,真是不多了啊!

    这么懂事的年轻人,我怎么能多收你钱?

    张让缺钱么?答案是不!张让怎么会缺钱!

    有一种人,叫作守财奴,拼命的赚钱,却舍不得花钱。

    张让虽然不算是一个纯粹的守财奴,但相差的也不多。

    张让所追求的,只是赚钱时的那种感觉罢了!

    张让不过是贪财而已,他家中的钱,十辈子都花不完!

    论官职地位,张让仅次于灵帝和朝中的极个别老臣,列侯都封了更别说其他的了!

    论房屋田地,这些灵帝都已经赏给了张让,张让转手卖掉的便不知有多少!

    论美妾侍婢,不好意思,张让这个阉人不好这口。

    所以张让压根就没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他所赚的钱,都放在了家中的大库中供他欣赏。

    除此之外,再没半点用处。

    清朝的一个大臣和张让有些相似的地方,这人便是钮钴禄和珅。

    不过不同的是,和珅是赚了钱不敢花,因为来路不正。

    而张让是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在这一点上两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张让转念一想,这钱不能收!

    张让观眼前之人,龙行阔步,谈吐不凡,而且心思缜密。

    这样的人,日后必能飞黄腾达!

    在宫里待了大半辈子,这点眼光张让还是有的。

    虽然张让贪财,但他也明白什么钱该要什么钱不该要。

    今日若是做个顺水人情,日后的收益定不止眼前这些!

    即是如此,何必拘泥这点钱财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