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五章 参见主公

第五章 参见主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时候还是灵帝在位的时期,灵帝和十常侍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大肆买官卖官。

    可以说只要有钱什么官职都可以买到,当然,皇位除外。

    别说地方的太守刺史了,就是中央的三公九卿,灵帝也是明码标价贩卖。

    曹操的父亲曹嵩,便是花钱买到了三公的太尉。

    当初太尉崔烈被罢免,大司农曹嵩贿赂中官及给西园捐钱,官拜太尉,位极人臣。

    太尉都能用钱买到,就别说区区的地方太守了。

    买个官职是绝对可行的,可一说到买官,吕布又犯了难。

    为何犯难?贫穷使他难过!

    买官虽好,可是得有钱啊!

    没钱上哪买去?总不能跟十常侍赊账吧?

    但这还真不是不行,十常侍卖官,真的可以赊账!

    不过很明显,吕布对此并不知情,而且这赊账也需要一番运作,不是说赊就能赊给你的,要不然人人都去赊账买官,那灵帝还得成立个要账大队,麻烦死了!

    吕布思前想后,总不能跟十常侍说:你先卖我一个官职,我给你打个欠条,等我有钱了再还给你?

    看来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这钱啊,都是不能缺少的东西。

    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啊!

    吕布想了一下,他大概有十金,五十多银,两三万五铢钱。

    一金是十银,一银是一千钱,也就是说吕布大约有十七八万五铢钱,

    按照这时候的物价,战马的价格是两千钱左右,这些钱大概能买八十多匹战马……

    这特码够干啥的?就这点钱送上去,估计连十常侍的面都见不到。

    干点什么能赚钱呢?倒卖战马?

    吕布一仗打下来缴获个几百匹战马倒是轻轻松松,打上几个月估计也够买个太守了。

    但上哪去找下家?这年头能吃下几百战马的人可不多。

    况且这是要是让张懿知道了,吕布这偏将也算做到头了。

    除去这些,吕布需要准备的可不止是买官的钱。

    张懿这个上司他肯定也得贿赂,要不然张懿是不会让吕布把手底下这些人带走的。

    况且带走这么多的士兵,不是光贿赂张懿就能做到的,上面还得有关系。

    要不然张懿不可能为了这点钱,就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去帮吕布办事。

    离了张懿,士兵们的军饷可就都得吕布自己出钱了,军饷粮草这些都是吕布需要考虑的问题。

    愁啊!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字,穷!

    有本钱的生意吕布是肯定不能考虑的了,吕布能做的,只有无本的生意。

    之后吕布总结一下,生财之道只有两条,一是倒卖缴获的战马,二是去抢劫。

    倒卖战马的风险太大,而且没有好下家,这个可行性不大。

    抢劫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并州很穷,但是贫富差距却很严重。

    晋阳城中的大户人家,一个个都是富得流油。

    他们的钱哪来的?还不都是和官府勾结,搜刮百姓所得的。

    抢他们的钱,吕布并没什么心理负担,反正都是不义之财,把这钱拿走用到正地方,没什么不妥。

    生财之道确定了,接着就得物色物色这活谁去干了。

    现在吕布的手下只有三人,分别是高顺、张辽和召唤来的杨再兴。

    高顺乃是死不投降的忠义之士,面对高官厚禄,他毅然选择了陪吕布一同赴死,他的忠诚压根就不用怀疑。

    张辽虽然后来降曹,那也是实在没有办法,而且吕布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也不能怪张辽。

    根据记忆,张辽是被吕布从胡人手中救下来的,吕布对于张辽的关系,可以用亦师亦友来形容,他的忠诚也没有问题。

    最后的杨再兴忠诚更不用质疑,一来吕布是杨再兴的救命恩人,没有吕布就没有杨再兴的今天。

    二来杨再兴有多忠义不用多说,比起武圣关二爷来也是不逞多让。

    杨再兴能反叛?这几率比火星撞地球的几率还小……

    既然三人的忠诚都没什么问题,那就别藏着掖着了,和他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于是吕布找来了高顺三人,屏退左右,整个大帐内就剩下了吕布四人。

    高顺三人见吕布面沉如水,心知这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吕布轻声说到:“三位兄弟,不知你们对当今的天下怎么看?”

    高顺和杨再兴一愣,自家将军怎么突然说起此事了?

    一旁的张辽闻言眼中却闪过了一丝明悟,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吕布见此笑着说到:“文远,你来说说看。”

    张辽一拱手:“启禀将军,如今天下的百姓苦不堪言,深陷水深火热中。依辽看,这刘姓江山再这样下去,被颠覆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但汉室的根基却是没有动摇,天下之人依旧以汉室臣民自居,因此这汉室的江山一时半会还不会倒塌。”

    高顺和杨再兴听了张辽的话,脸上都是涌上了一抹浓浓的震惊。

    他俩怎么也没想到,日夜朝夕相处的张辽,竟是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吕布听后也是暗自点头,不愧是威震逍遥津的张文远,此番见识当真是不凡!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见识,日后还能了得?

    吕布想了想,那便摊牌吧!

    张辽给开了一个好头,以高顺和杨再兴的性子,就算不同意自己的下文,也断然不会将其泄露出去,有些该说的话,早晚都要说。

    于是吕布缓缓的点了点头:“文远所言不错,虽然眼下的天下还没乱,但离乱世到来的日子,也不远了!今日找你们来,便是为了和你们商议此事。”

    高顺不解的问到:“乱世就快到了?将军何出此言?”

    吕布脸上的笑容一下便僵住了,这怎么回答?难不成说过两年黄巾起义就爆发了?

    你不会自己分析么?灵帝都这样了,百姓还能老老实实的受着压迫?

    高顺这人哪都好,就是这性格,太死板了!

    不仅如此,高顺还滴酒不沾!不管是庆功宴还是什么,这老哥从来不喝一口酒,他这也算是军中的一股清流了……

    还好张辽为吕布解了围,将话题岔了过去:“将军可是有什么想法?”

    高顺和杨再兴闻言也是把目光投向了吕布,等待着吕布的下文。

    “汉室衰微,大厦将倾已成必然之势。文远说的不错,这刘姓的江山,怕是坐不了多久了!再这样下去,受苦受难的百姓揭竿而起已成不可避免之势,到那时,这天下可就热闹了!”

    “无数的百姓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衣不裹体,食不果腹,困苦不堪。我等武艺傍身,岂可如此浑浑噩噩的度日?”

    “三位兄弟可愿随吾一道,不求前程似锦,不求富贵荣华,只求为百姓们做些什么,为万世开太平!”

    吕布字字珠玑,掷地有声。

    为万世开太平?!

    张辽听后满脸的狂热,率先行礼道:“张文远参见主公!今后主公旌旗所指,便是辽刀锋所向!”

    接着杨再兴和高顺也行礼道:“杨再兴、高伯平,参见主公!今后愿为主公鞍前马后,肝脑涂地!”

    吕布很是开心的扶起了他们三个,笑着说到:“得三位兄弟辅佐,吾心甚慰!”

    虽然只是一个称呼的变化,但其中的改变可不是一点半点。

    称将军,不过是上下级的关系。

    称主公,便是主臣之间的关系。

    古人重礼守节,一旦认主,便意味着今后他们会为自家主公而战,虽九死亦无悔。

    自今日起,吕布也算有了第一批属于他的心腹和班底。

    高顺三人都乃忠义之士,这一认主,只要吕布没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来,他们三个绝无半点反叛的可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