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踪 > 第0075章 段主任

第0075章 段主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江北推让了两下,最后看实在是推辞不了,只能是任茅人龙将獆绒大衣披在他身上。

    茅人龙帮林江北披好大衣之后,又退后了两步,上下打量了林江北几眼,满意地笑了起来,扭头对周凤山和杜成虎说道:“凤山、成虎,你们快看看,这件獆绒大衣真的跟江北是绝配。江北这一上身,真有昂昂乎庙堂之器也。古人有云所谓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真是诚不我欺也!这件貉绒大衣,若是让我这老朽之身穿上,真是糟蹋了!”

    说到这里,他用力拍了拍林江北的胳膊,说道:“去吧,让路平带你出去逛吧!记得下午两点半赶回来这里就行了。处座若是要来,差不多是三点左右。”

    林江北一脸受宠若惊地走了出去,脑子里使劲儿地搜刮着自己上一世关于茅人龙少的可怜的记忆。可是除了知道茅人龙平时一贯低调沉稳,在将来某一个关键时刻会脱颖而出,战胜其他竞争者接替段逸农的位置之外,再也想不起任何和茅人龙有关的东西。

    如果不是他今天亲身感受,还真的不知道低调沉稳的茅人龙是如此平易近人,如此照顾同系的后辈。总之,自己在情报处总部能有这么一位如此欣赏自己的大靠山,以后也不怕赵皆民、谭丛等黄埔系大佬给他使什么绊子。至少不用担心,无缘无故就被发配到新京去执行潜伏任务了!

    到了门房这边,叶路平听说林江北身上这一身崭新的獆绒大衣是茅人龙送的,眼里几乎要放出光来。

    “江北啊江北,能被茅长官如此看重,你注定要飞黄腾达了啊!”叶路平连连感叹,“据我所知,还没有听说过茅长官有赠送过部下如此贵重的东西呢!”

    “叶哥,哪里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啊?以炎书记只是看我穿的薄,怕我冷而已!”林江北故作谦虚地摇了摇头,“我也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啊!”

    “哟,你如果真觉得受之有愧的话,送给我啊!”叶路平半真半假地就要去扯林江北身上的獆绒大衣。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在守卫艳羡的目光之中,离开了鸡鹅巷53号。

    因为惦记着段逸农下午要过来,林江北和叶路平在外面也不敢逛太长时间。吃过午饭之后,不到两点,两个人就赶了回来。

    刚到鸡鹅巷53号的大门口,李阿毛就急急忙忙地从里面迎了过来,冲林江北埋怨道:“哎呀,江北,你可算是回来了。处座已经过来了呢!”

    林江北吓了一跳,不是说段逸农三点才会过来嘛?他比茅人龙交代的时间提早了一个小时,却没有想到还是迟到了。

    于是叶路平就在门房休息,林江北则在李阿毛的带领下,来到段逸农的办公室。

    刚走进会客室,就听到段逸农在里面的怒吼声:“季开邱,我不管你怎么想办法,总之,我再给你五天时间,如果到时候你还不能把章如显的脑袋拿过来见我,你也不要写什么辞呈了,自己滚蛋!”

    李阿毛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深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大着胆子走到里间办公室门口,冲着里面喊道:“报告处座,林江北来了!”

    里面安静了下来,大约过了足足半分钟,段逸农的声音才再次从里面传来,“让他进来吧!”

    林江北一时间也摸不清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急切之间也不能从李阿毛那里得到什么提示,只好硬着头皮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只见办公桌后面,一个身穿灰蓝色中山装的中年人正满脸严肃地端坐在那里。正是情报处处长、杭训班班主任段逸农。

    除了段逸农之外,屋里还有四个人,分别是茅人龙、周凤山、杜成虎和另外一个林江北不认识的上校军官。想来就是刚才段逸农在怒声斥责的行动科科长季开邱。除了茅人龙面色平静地坐在一张凳子上之外,周凤山、杜成虎和季开邱低着头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

    看着这个情况,刚才挨训的不止是季开邱,甚至也包括周凤山和杜成虎。

    林江北不敢多迟疑,按照杭训班的习惯,双脚立正,上前冲着段逸农敬了一个标准的举手礼,大声说道:“段主任,学生林江北奉命报到!”

    段逸农冲着林江北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对季开邱说道:“话我已经给你交代完了,出去吧!”

    “是!”季开邱面色苍白地冲着段逸农行了一个礼,转身退了出去。

    段逸农脸上满天乌云这才消散,笑呵呵地冲着林江北说道:“林江北,你小子行啊!才几天不见,就闷声不响地立这么大一个功劳啊?”

    作为杭训班的班主任,段逸农每个月至少要到杭训班去一次和学员谈心,所以他对林江北比茅人龙还要熟悉的多。

    “这都是段主任教导有方,学生才能够利用警校和杭训班学到知识,破获日谍,缴获密码本!”林江北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好了好了,别在我面前谦虚了!”段逸农摆了摆手,扭头对茅人龙说道:“人龙兄,你给林江北拉一张凳子来!”

    林江北听到段逸农对茅人龙的称呼,心想段逸农对茅人龙果然很不一般。因为传说在情报处里,段逸农除了给赵皆民一些面子,称呼赵皆民为“赵先生”外,对其他人都是直呼其名的!顶多顶多在名字后面加上“同志”两个字。

    现在段逸农竟然称茅人龙为“人龙兄”,可以想见,茅人龙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哎哟,处座,是我糊涂!”茅人龙嘿嘿一笑,跑去拉了一张凳子,放在段逸农的办公桌前,示意林江北坐下。

    林江北看着茅人龙、周凤山和杜成虎三个人都规规矩矩的站着,他又如何敢坐下啊?连忙摆手说道:“段主任,我站着就好!”

    段逸农眼睛往周凤山、杜成虎两个人身上瞟了瞟,知道如果这两位不坐下,林江北也不好坐下,于是就说道:“算了,你们俩今天就沾了沾林江北的光,也跟着坐下吧!”

    于是周凤山和杜成虎也各自去拿了一把凳子,挨着林江北坐下。

    “现在还是喜欢抽哈德门吧?”段逸农伸手从抽屉里抓住一盒哈德门香烟,扔给林江北,然后指了指桌上的打火机,说道:“自己点火,自己抽!”

    段逸农自己不抽烟,但是无论身上还是办公室都常备着各种香烟,方便给人让烟。只是他让烟的对象,一向是地位比他高的人。林江北却没有想到今天自己也破天荒享受一把被段逸农准让烟的待遇。

    更关键的是,林江北完全没有想到,段逸农竟然知道他喜欢抽的香烟是哈德门。记得自己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抽过烟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