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踪 > 第0070章 从龙之功

第0070章 从龙之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到周凤山提到茅人龙三个字,林江北心里不由得一震。

    说实话,上一世的时候,林江北对情报处的历史了解的非常少,在他记忆中能够说全名字的情报处的人物,除了处长段逸农之外,就是这位茅人龙先生了。虽然具体事件了解不多,但是林江北还是能够清晰的记得,在段逸农出事了之后,看似毫不起眼的茅人龙竟然异军突起,接替了段逸农留下的位置。

    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浙警系在情报处总部背后的奥援竟然是这位茅人龙先生。

    “周校长,茅先生竟然是我们浙警系的?”林江北强制按捺住内心的惊喜。倘若这个答案是这真的的话,那么他作为浙警系的一份子,完全不必要担心赵皆民、谭丛还有季开邱这些黄埔系大佬的打压。因为即使只要有茅人龙在情报处总部坐镇,即使段逸农不出手,赵皆民、谭丛还有季开邱,也根本斗不过茅人龙。

    “当然是我们浙警系的!”周凤山点头说道,“你甚至还有可能在咱们警校见过他!”

    “什么?茅先生在我们警校还担任过教官吗?”林江北用力在脑子里回想着,却根本不记得浙江警校有哪位教官姓茅。

    “呵呵,”周凤山笑了起来,“人龙兄在咱们警校的时候,用得不是本命而是化名,叫以炎。这下你多少应该有点印象了吧?”

    “以炎?”林江北脑子里闪过一个身影,“周校长,他是不是在咱们警校担任过段先生的政治特派员办公室书记啊?学生记得刚到警校报到的时候,在政治特派员办公室和学生谈话的好像就是一个叫以炎的书记。”

    “对,就是他!”周凤山说道,“当时人龙兄也刚刚加入咱们情报处,他在情报处第一份工作就是到怎么浙警来担任政治特派员办公室书记,可以说,咱们浙警就是人龙兄的娘家。”

    “不过呢,人龙兄在咱们浙警并没有呆多长时间,在你们正科第四期学员入校不久,人龙兄就被段先生调到军委会武汉行营第三科第一股,担任少校股长,随后他又被派到情报处陕西站工作。今年年初,段先生为了制衡情报处总部的黄埔系势力,才把人龙兄从西安调回来,到情报处甲室担任助理书记。”

    “原来如此。”林江北点了点头,旋即又提出一个问题,“周校长,段先生如果想要让茅先生制衡黄埔系,是不是应该给茅先生安排大一点的官职?像现在这样,他以一个甲室助理书记的职务,去对抗赵皆民、谭丛还有季开邱这些情报处的副处长、书记长还有行动科长兼全国禁烟委员会禁烟督查处缉私主任,总感觉权力有些弱了。”

    “呵呵,在咱们情报处,所有的职务,只不过是一个标签而已,真正手中的权力大小,还要取决于段先生信任不信任。”周凤山又笑了起来,“我跟人龙兄在警校共事过一段时间,听人龙兄讲过一些他跟段先生的过往,趁着今天这个工夫,我也跟你讲一下吧。”

    “太好了!”林江北兴奋地差点跳起来,“多谢周校长!”

    “哎,和我还客气什么?”周凤山摆了摆手,“我作为浙警系的前辈,本来就应该把这里面的曲折多跟你们讲一讲,这样你们以后见到情报处总部这些前辈,也知道该怎么跟他们相处。”

    随后,周凤山讲了起来。

    茅人龙,原名茅善馀,浙江江山县人,生于1898年,比段逸农小一岁。毛善馀与段逸农是江山文溪高等小学的同学,而且一起考入杭州浙江省立第一中学,茅善馀就是此时改名为茅人龙的。

    另外,段逸农的妻子,闺名叫茅秀丛,与茅人龙是同族的远亲,因此连带着,段逸农与茅人龙也沾点亲戚关系。

    浙江省立第一中学毕业以后,茅人龙回到家乡当了一个小学教员。这时候呢,恰逢黄埔军校开始招收学生,茅人龙就辞掉教职,赶赴广东准备参加革命,只不过呢,他考进去的是黄埔军校潮洲分校。由于在校期间生了一场大病,无法继续学业,只能退学回家。

    事情就有这么巧,回家的路上,居然意外地碰到了段逸农。

    而这件事情呢,段逸农也曾在一次私下里聊天时跟周凤山谈过,说他考入杭州浙江省立第一中学后,因“宣传革命的道理”被学校当局开除,不管什么原因吧,反正是被学校开除了。

    而他失学以后,整个人都走上了霉运,干什么都不顺。就跟周朝姜子牙似的,卖面吧,赶上刮大风,面被吹跑;开饭馆吧,赶上天热,肉都臭了。反正基本段逸农当时就没干成过什么正事。

    正在这个时候,段逸农遇上了刚从广东回来的茅人龙。茅人龙听了段逸农的遭遇,就劝他说,革命的希望在广东,你应该去投考黄埔,干一番大事业。

    走投无路的段逸农听了,当即决定到广东投身革命,报考黄埔军校,最后被黄埔军校补录进第六期学员当中去。此时,段逸农年龄已经三十挂零,即使在黄埔军校同期的同学当中,也是标准的老大哥了。

    所以说段逸农能够有今天这番成就,坐到情报处处长的位置上,茅人龙当初拿饭劝说起了很大作用。而且当初段逸农去广东投考黄埔军校之前,曾经与茅人龙郑重其事地相约“后会有期。”

    这也就是为什么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段逸农一得到茅人龙的消息,就立刻把时年已经三十六岁的茅人龙拉进情报处,任命为自己在浙警政治特派员办公室的书记。

    之后茅人龙又在段逸农的提携之下,一路升迁,最后回到情报处本部,以中校军衔出任甲室助理书记。

    而和一般助理书记甚至谭丛这个书记长不同,茅人龙这个助理书记可谓是位卑而权重,情报处所有的材料,按照段逸农的要求,都要先送到茅人龙这里来,由他拟一个初步的处理意见,然后签上在浙警就已经使用的“以炎”的化名,然后该给段逸农的给段逸农,该交其他部门的转其他部门处理。

    可以说,茅人龙虽然名义上只是甲室的‘助理书记’,可是什么事都管,也可以说是代表段逸农处理一切公务。

    讲到这里,周凤山似笑非笑地望着林江北:“江北,了解到这些,你现在对咱们浙警系是不是多了一些信心出来啊?”

    ——————

    感谢书友今晚八点半、噢之前亏了的打赏,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