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踪 > 第0068章 密电检译所

第0068章 密电检译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成虎,我也是这个意思!”周凤山抬起手腕看了手表,说道:“现在七点二十,我们抓紧时间吃饭,还能够赶上九点钟的晚班火车!”

    说到这里,他回头看着林江北,说道:“江北,你立了大功,本来应该请你到青年会吃顿大餐,但是这一次只能先委屈你跟我们到小食堂去凑乎一顿了!”

    “对于吃什么学生不讲究的,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林江北说道,“周校长,只是学生有点不大明白,密码本派人送到南京本部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劳动您和督察长的大架,亲自送过去呢?”

    “呵呵,”周凤山笑了起来,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们要赶时间,到下面的小食堂边吃边聊吧!”

    和后世的大机关一样,省会警察局也设有专门为领导服务的小食堂,只要领导有需要,可是在一刻钟之内就立刻端上了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

    周凤山一边吃饭,一边为林江北讲述他为什么会跟杜成虎一起亲自到南京本部送密码本的缘由,因为林江北发现的这个密码本对情报处来说太重要了,它不仅仅是情报处,而且也是整个国民政府情报系统从日本间谍组织手中所缴获的第一份密码本。

    这时候情报处第四科虽然已经成立了将近四年,也组织了一些人员从事无线电密码破译,但是破译工作尚处于萌芽状态,取得的成活非常有限,只能对国内非常校长系统的军政来往的简单密电进行侦抄检译。对于日本间谍组织的密电,远远谈不上有什么能力破解。

    不仅仅是情报处第四科,包括情报处的老对手党务处专门负责无线电密码破译的总务组机密二室,也没有能力破译日本间谍组织的密电。

    那么这个时候国内有没有什么组织在对日密码破译方面取得一定成效的呢?还确实有!

    那就是交通部邮政司司长文于庆奉常校长的命令成立的一个秘密组织,叫做密电检译所。密电检译所在去年秋天的时候,就已经成功的破译出了日本外交人员在国外日常使用的一种la密码。

    虽然la密码比较简单,用来通报一些普通的日常工作所用的一般通用密码。但是南京方面也能够根据这些内容获知日本外交人员的来往行踪和工作调动,使领馆的经费用度等等。

    可以想见,在情报处和党务处两大情报系统在对日本密电破译毫无所获的情况下,文于庆手下的密电检译所取得这样一个成果会获得常校长怎么样的青睐。

    甚至常校长已经正式决定,准备在十多天之后,也就是今年的三月一日,把密电检译所由一个秘密机构变成一个隶属于军委会的正式机构,经费列支和人员规模都将得到大幅度的增长。

    党务处处长曾恩徐对于这个消息是怎么反应周凤山和杜成虎是不清楚,但是段逸农对这个消息是什么反应周凤山和杜成虎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当时周凤山和杜成虎都在南京,亲眼看到段逸农大发雷霆,说情报处养活了一帮窝囊废,一帮专门搞情报的,还比不过邮政司司长拉起了一个野鸡组织有效率。

    周凤山和杜成虎两个人还好,但是第四科科长卫小明脸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也就是在这个会议上,段逸农发出了重赏,不管是谁,只能够破获日本密电,或者是缴获日本间谍组织密码本,立刻官升一级,奖励现洋一千块。

    也正是因为段逸农太急于想破获日本密电和缴获日本间谍组织密码本了,所以今天他才会接到李关峰的电话汇报之后,根本不考虑自己两个嫡系部下周凤山和杜成虎的感受,直接下令把搜寻密码本的任务交给了李关峰。

    只是段逸农没有想到,他寄以厚望的李关峰最后只是抱着一堆没有任何用处的围棋书籍走了,而真正的密码本,反而被林江北这个尚未正式入职杭城站的新丁给查获了。

    听完周凤山的讲述,林江北这才恍然大悟,怨不得周凤山和杜成虎连一晚上都等不得,要立即赶夜车到南京本部去送这个密码本,原来这个密码本对情报处来讲竟然如此重要,甚至会影响到段逸农本人在常校长心目中的地位。

    不过,林江北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查获的这份密码本竟然会是整个国民政府情报系统所获得的第一份日本间谍组织的密码本,难道在此之前,情报处、党务处两大情报系统如此众多的情报人员,竟然连一份日本人的密码本都没有查获吗?

    “没有!”周凤山摇头说道,“不是跟你讲了吗,电报是文于庆手下的密电检译所有破译过。但是拿到日本人的密码本,这可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

    说到这里,他望着林江北,“其实不仅仅是咱们情报处,就是文于庆手下的密电检译所,对这份密码本肯定也求知若渴。毕竟他们破获的只是日本外交人员日常使用的通用密码,对于很多涉及到重要机密工作的密电码,他们依旧是毫无头绪。虽然说王龙飞这份密码本因为泄密的原因会被停止使用,但是里面涉及的密码编辑规则,相信对密电检译所破译日本外交人员的机密无线电报有很大帮助。”

    “周校长,”林江北插言打断周凤山的话,“学生有一点弄不清楚,咱们情报处不是设有电讯科了吗?常校长为什么又要在文于庆手下设立一个什么密电检译所呢?直接把密电检译所并到我们情报处电讯科,不是可以将两家的力量合二为一,更有利于密电破译工作吗?”

    “这个呢,主要是分工不同。”周凤山解释道,“我们情报处的电讯科,主要是负责对日本间谍组织的密电监听和破译。而密电检译所,则主要是负责对日本使领馆的密电进行监听和破译。”

    看到林江北有些似懂非懂,周凤山进一步解释道:“按照国际公法,外国驻中国所有使领馆往来电报,都必须交由当地的中国电报局进行接收和拍发。而从去年开始,日本驻中国各地的领事馆就开始违反国际公法,在使、领馆内部私设秘密电台,将重要的密码电报,都交由使、领馆的私设的秘密电台拍发,只将明码电报和少数的密码电报交由驻地的中国电报局拍发。”

    “日本政府之所以敢这样无视中国的主权,主要是因为我们中国力量现在太弱小了,生怕引起外交纠纷,不敢派宪警到日本使、领馆去搜查他们的秘密电台。他们这样做既起到了防止泄密的作用,也加快了电报的传输速度。”

    “常校长无奈之下,只好让文于庆成立密电检译所这个机构,专门负责对日本使领馆的秘密电台侦听和破译工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