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踪 > 第0059章 蜘蛛和麻雀

第0059章 蜘蛛和麻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嗯,的确是这样。情报处的切口五花八门,颇为庞杂,等你正式入职的那一天,我会安排咱们站的书记陈海涛专门为你详细讲述。”杜成虎说道,“我今天借着王龙飞的案子,给你讲一下情报处关于间谍组织的一些特定称谓。”

    “一般来说,一个完整的间谍小组,至少应该有蜘蛛、鼹鼠、麻雀、和信鸽四种不同分工间谍成员所构成。所谓蜘蛛,就是间谍小组的首脑,他的任务主要是负责编织和构建一张间谍网,网里的每一个成员收集到的情报最后都会汇总到他这里。而上级组织传达下来的命令和任务,也由他分配传达给每一个成员。”

    “比如王龙飞,就是一只蜘蛛,除了编网之外,还负责引诱猎物。”

    “然后就是鼹鼠,凡是间谍组织潜入我方组织的成员,或者是我方组织中被间谍组织拉下水的成员,都被称作鼹鼠。比如吴文军、比如顾思强,就是两只鼹鼠。他们在间谍小组中接受蜘蛛的指挥,负责把收集到的情报传递给蜘蛛。”

    说到这里,杜成虎笑眯眯地望着林江北,“其实也跟你刚才说的内鬼是一个意思,这是在咱们情报处内部的称谓上叫做鼹鼠。”

    林江北点了点头,用鼹鼠这个词来指代间谍他上一世时就听说过,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情报处内部已经正式运用了。

    杜成虎继续往下说道:“之后就是麻雀,其实就是间谍小组里的总交通,主要任务就是承担起蜘蛛和鼹鼠、信鸽等下属成员之间的通信联络任务,把蜘蛛的命令和信件传递下去,然后再把从鼹鼠和信鸽那里拿到的情报和信件传递给蜘蛛。之所以被称为麻雀,主要是指麻雀只在本地飞来飞去,并不会远离。”

    “最后一个成员,则是信鸽。和麻雀不同,信鸽的主要任务不是负责间谍小组内部成员之间的联络,而是负责间谍小组和总部之间的联络。为了保证信息的时效性,间谍小组和总部之间的联络都通过无线电台的方式,所以信鸽一般来讲,都是间谍小组无线电台的报务员。比如说童晓丽,就是王龙飞间谍小组的信鸽。”

    “什么?童晓丽招供了吗?”林江北不禁有点喜出望外,“那我们岂不是可以凭借着童晓丽的口供,迅速扩大战果?”

    杜成虎摇了摇头,“招供是招供了,但是对我们扩大战果毫无帮助,仅仅是进一步确定了王龙飞的间谍身份而已。”

    看着林江北一脸迷惑不解的模样,杜成虎就进一步解释道:“其实你只要了解我们情报处内部的工作规则,就会明白信鸽的口供为什么价值不大了。”

    “在我们情报处内部,为了保险起见,即使是对同一个工作单位,在联络时也要用几套密码。一般性机密,由报务员翻译;如果分工再细一些,另外还有译电员,即报务和翻译分开,各管一段,发报的翻译不了,会翻译的又不会发报,都是为了保证安全。”

    “而最顶级的机密,叫做‘亲译’,即工作单位的第一负责人,他自己掌握一套密码。报务员把那张记着一组组数字或其他符号的纸交给他,让他自己去译电。”

    “我们情报处内部的工作原则如此,日本间谍组织的工作原则也同样如此。”杜成虎继续说道,“间谍小组的中的信鸽,就是一个纯粹的收发电报的报务员,就比如童晓丽,她任务就是把王龙飞交给的她的一组组数字发出去,然后再把收到的一组组数字交给王龙飞,具体这些数字代表什么内容,她完全不知道。”

    “也就是说,密码是由王龙飞这只蜘蛛亲自掌握?”林江北在恍然大悟之余,对顾思强更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他下手毒死了王龙飞,杭城站这次在王龙飞身上会获得何等巨大的收获啊!

    “对!”杜成虎点了点头,“只是相比起日本的其他间谍小组,王龙飞这个间谍小组更加特别一点,因为观湖楼歌场的特殊性,可以让鼹鼠直接跟他交换情报,所以他这个间谍小组可能就没有麻雀。这也是他为什么要让童晓丽以情妇的身份跟他居住在一起,而他每天晚上也必须要回去童晓丽的住处,直到第二天下午才会动身到观湖楼上班的缘由。”

    “除了蜘蛛、鼹鼠、麻雀和信鸽这四种最基本的成员之外,根据需要,间谍小组可能还会有其他成员,比如负责实施美人计美男计拉拢对方成员下水的成员,女的我们称之为燕子,男的我们称之为乌鸦。另外还有专门担任刺杀任务的工蜂、敌我双方的双面间谍蝙蝠等等,这个以后陈海涛会跟你细讲,我这里就不先多说了。”

    “谢谢督察长,您这一番介绍,学生真的是受益匪浅。”林江北说道。

    “这有什么可谢的?本来就该介绍给你知道的!”杜成虎笑着摆了摆手,然后说道:“接下来我要重点给你介绍一下童晓丽、王保平目前的招供情况,你了解这些,然后我们才好谈接下来怎么去查我们杭城站内部除了顾思强之外还没有没有其他潜伏的鼹鼠的问题。”

    “什么?王保平也招供了?”林江北很是意外。刚才杜成虎在谈王龙飞间谍小组的情况的时候完全没有提王保平的名字,他还以为王保平也跟顾思强一样是一个死硬分子,还没有招供。却没有想到刘满仓把王保平也拿下了。

    “对,招供了!”杜成虎说道,“但是供词里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先为你介绍一下吧。”

    “据王保平供述,二十多年前,他同村一个叫王保荣远方亲戚为了躲赌债,就带着老婆和两岁的儿子去闯了关东,从此就渺无音讯。去年五月份,王龙飞忽然间找到他,自称是王保荣的儿子,说自己在关东淘金发了财,因为父母已经双双病故,所以就不想继续呆在东北那个苦寒之地,想回浙江干一番事业,想借用族叔王保平的人脉帮衬一下。王保平贪图王龙飞的钱财,遂答应了下来,出面找了自己的拜把子兄弟党务处特务室的许井山出面疏通,由王龙飞出资盘下了观湖楼歌场……”

    “而根据湖州那边警察电话通告的调查结果,情况也确实如王保平所说,王龙飞是去年五月份忽然间回到了村里,到祠堂祭拜过祖先之后,又通过村里人打听到了王保平在杭城的地址,才前往杭城的。”

    “这么说来,王保平是因为贪图钱财受了蒙蔽,跟王龙飞的间谍组织无关了?”林江北问道。

    “管他有关无关,”杜成虎狰狞地一笑,“只要进了我们杭城站的审讯室,他就是日本间谍!就冲着王龙飞的观湖楼是在他的庇护下开起来的,就不能算是冤枉了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