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踪 > 第0018章 疑点

第0018章 疑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北,等一下!”杜成虎打断了林江北的话,问道:“既然黑方香剂配方出自日本贵族,连日本平民都不可能接触到,你怎么会对黑方的香味这么熟悉?你是从什么地方接触到这种香剂的?”

    周凤山的眼睛也一眨不眨地盯着林江北,等待着他给出答案。

    林江北其实是上一世在天中省做法医的时候处理一起日本游客意外死亡案件的时候,从那位日本游客身上携带的香囊之中接触到黑方这种顶级香剂的。

    但是这个答案他当然是不能够说出来的。

    “我跟山田一隆先生学习犯罪搜查学的时候,山田一隆先生曾经赠送给我一只黑方香囊,所以我才会对黑方香剂的香味非常熟悉。”林江北回答出心中早已经准备好的答案。

    反正山田一隆已经回国,杜成虎和周凤山总不能追到日本去向山田一隆求证,再加上山田家族本身就属于日本的贵族,所以林江北理所当然地就把山田一隆拉出来担任背锅侠。

    果然,杜成虎和周凤山碰了一个眼神,俱都点了点头。

    在山田一隆在浙江警校担任教官这三年多的时间内,他俩可没少听山田一隆吹嘘山田家族的辉煌历史,说山田家族不仅仅是贵族,而且从江户时代起,就是最受人敬重的试刀人,即使是幕府将军请他们试刀,也需要支付巨额酬金才可以。

    山田一隆既然是山田家族的成员,本身又担任过日本东京警视厅的厅长,能够弄到黑方这种顶级香剂并不奇怪。而林江北又山田一隆最欣赏的学生,认为他是百年罕见的刑侦天才,所以山田一隆赠送给林江北一只黑方香囊,也完全是顺理成章的……

    “仅仅是凭借着王龙飞身上有黑方香剂的气味,你就判断他是日本间谍,似乎证据不太充足吧?”杜成虎又提出心中下一个疑问。

    “督察长,我刚才说了。黑方香剂只是我在王龙飞身上发现的第一处疑点。”林江北说道,“而随后王龙飞向我介绍自己,用双手递给我名片的时候,我又很快发现了他身上第二个疑点。”

    “第二个疑点是什么?”杜成虎问道。

    “那就是王龙飞的手掌。”林江北说道,“我在接名片的时候,特别留意了王龙飞的双手,然后发现王龙飞右手手掌跟正常人一样,但是他的左手手掌中指、无名指和小指下方都一层厚厚的黄色老茧。”

    “黄色老茧?”

    杜成虎跟周凤山再次互相碰了一个眼神,显然,他俩都不能够理解,王龙飞左手手掌中指、无名指和小指下方有一层黄色老茧究竟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周校长,督察长,你们应该知道日本流行一种器械技击之术叫做日本剑道,”林远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拿起办公室角落的一只扫把,给周凤山和杜成虎比划起来。

    “日本剑道,是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击打的主要是以左手发力为主,因此,在左手手掌与刀柄接触的地方,也就是中指、无名指和小指的下方部位受到的摩擦力最大,时间长了,这三个部位就会留下一层厚厚的老茧。”

    “而相反的是,由于右手只是负责方向,并不会使用蛮力,所有练习日本剑道的人,右手手掌反而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你的意思是说,王龙飞练习过日本剑道?”杜成虎说道。

    “根据他手上老茧的厚度,他不仅仅是练习过,而且一定是经常练习,才会留下如此厚的老茧。”林江北点头说道。

    “如果仅仅凭借着左手这几个部位的老茧就判断他一定是练习过日本剑道,会不会太牵强了?”杜成虎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还发现又其他疑点吗?”

    “嗯,有!”林江北点了点头,说道:“第三个疑点,就是王龙飞给我敬烟的时候,我又特意地观察了一下他的手腕,发现他左手手腕明显比右手手腕粗壮了一圈。而王龙飞给我点烟的时候,用的是右手打着了打火机,显然说明他的惯用手是右手,不是左撇子。”

    “除此之外,我在湖滨分驻所等候王队长来接人的时候,借口查侯长斌的同党,让左顺河把南山路的户籍资料拿出来,偷偷地查阅了王龙飞的户卡和口卡。”

    “然后我发现口卡的照片栏上面并没有王龙飞的照片,而特征一栏中填写王龙飞的特征是鹰钩鼻和左眼下方有一道浅疤。”

    “这进一步验证了我的推断,王龙飞的惯用手是右手,而不是左撇子。因为按照户籍管理的相关规定,如果登记人在口卡上没有留照片的时候,除了要登记左右手的指纹之外,在特征一栏一定要标注出登记人是不是左撇子。既然特征一栏没有注明王龙飞是左撇子,那么说明他就是惯用右手。”

    “而在惯用右手的情况下,左手手腕却又比右手粗壮了一圈,这是哪一类人身上才能够出现的特征呢?”林江北继续说道,“答案就是日本剑道高手,而且至少是在日本剑道上浸润二十年以上的日本剑道高手。”

    “比如山田一隆先生就具有这样左手手腕比右手手腕粗壮一圈的明显特征,而他正是有三十五年日本剑道练习史的日本剑道高手。”

    “现在王龙飞的手腕出现跟山田一隆先生同样的特征,左手相应部位又有厚厚的老茧,再加上他身上那股只有日本贵族才能够接触到的顶级黑方香剂的气味,或许只有他是一名练习日本剑道超过二十年以上的高手才能够解释吧?”

    杜成虎和周凤山互相望了一眼,点了点头,赞同林江北的判断。

    一个疑点是巧合,两个疑点也可以说是巧合,可是当出现了第三个疑点了,就不能用巧合来解释了。

    “而根据王龙飞的口卡显示,王龙飞出生日期是民国前2年3月,算到今年,是27岁。”林江北说道,“也就是说,王龙飞至少要从七岁开始练习日本剑道,才有可能出现左手手腕比右手粗壮的剑道高手的典型特征。”

    “而据我所知,直到现在,日本剑道在我们国内都没有什么教学场馆,倒推到二十年前,想要在国内学习日本剑道,那就更不可能了!”

    “另外口卡上显示王龙飞的教育程度是初小,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到日本留学的经历。那么他的日本剑道,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