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踪 > 第0007章 全抓过来

第0007章 全抓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队长”林江北并没有因为王见刚的夸赞就沾沾自喜,反而向王见刚提出一个问题,“你知道杭城现在木匠和泥水匠的收入是什么样一个水平吗?”

    “木匠和泥水匠的收入水平?”

    王见刚被林江北问得愣住了。他一个省会警察局侦缉队队长,平时哪会去关心木匠、泥水匠这种阶层人群的收入啊?

    皱着眉头思考了一阵,王见刚用不大确定的语气说道:“我估么着一个月怎么着也得有十来块钱吧?”

    “十来块钱?”林江北摇了摇头,“王队长,你真是太低估了木匠和泥水匠的收入了。现在杭城木匠的每天的工资大概在一块到一块五之间,泥水匠甚至还要更高一些,每天工资要达到一块二到一块八。也就是说,杭城的木匠和泥水匠每月的收入至少在三十块钱以上,是不折不扣的高收入阶层。”

    在情报处杭训班,教官们讲授的可不仅仅是特工技巧,还包括社会各阶层的情形,百艺行业活动动态,当前派系组织、人事离合以及时势演变趋势,各地秘密结社、帮会组织,以及各地城市环境、风俗习惯等等,这些都需要杭训班的学员了如指掌,有时候还会给学员们布置相应的实习作业。

    比如上个月,教官给甲班六期学员布置的作业就是对杭城各阶层人群做详细调查,林江北也正是通过这次实习作业,对杭城各阶层包括木匠和泥水匠在内的人群情况有了详尽的了解。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掌握的这些情况还没有用于特工生涯,却在这次办案上用到了。

    “有这么高?”王见刚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他完全没有想到,木匠和泥水匠这些他平时都看不上眼的土包子泥腿子收入竟然比他手下的侦缉队员还要高。

    “恐怕真有这么高啊!”周凤山在一旁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过年前,我一个侄子结婚。我找了一个木匠给他打了一套家具,支付给木匠的工钱就是每天两块。”

    “既然木匠、泥水匠的收入这么高,又怎么会窘迫到捡烟头来卷烟抽呢?”王见刚疑惑地反问道。

    “答案只有一个,”林江北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笑眯眯地讲出了自己的推测,“那就是这个木匠或者泥水匠嗜好赌博,把自己每天的收入都在赌桌上输光了,所以才会窘迫到捡烟头抽的地步。”

    这时站在一旁的物证室小张插言道:“林顾问,有没有可能这个木匠或者泥水匠是鸦片鬼?把自己的收入都用来买烟土抽了,所以才会这么窘迫?”

    “小张,”林江北还没有回答,王见刚这边就先开了口,“你什么时候见过鸦片鬼去捡烟头抽的?真要是犯了烟瘾,他们宁可蹲在烟馆门口闻里面飘出来的味儿!除此之外呢,染上鸦片瘾的人大部分身体虚弱,想要单靠绳索勒死曹阿大这么健壮的人,尤其是在曹阿大还剧烈反抗的情况下,基本上不可能。”

    小张红着脸讪讪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了,小张,你现在量一下这根烟头的长度,做一下记录,再给这根烟头拍几张照片固定一下证据,然后我们就要把这根烟头拆开,检验里面的烟丝了。”

    林江北适时地发话,为小张解了围。

    “好的,林顾问,我马上就做!”

    小张感激的望了林江北一眼,连忙拿出尺子对烟头进行丈量,在本子上做好记录之后,把尺子摆在烟头旁边做参照物,拿着照相机连续拍了两张照片,完成了证据的固定,这才退到一边。

    林江北走上去,拿镊子轻轻把烟头拆开,把里面的烟丝拨出来,然后细心地一根一根的进行分类。几分钟后,烟丝被分成部分,平摊在白纸上。

    周凤山跟王见刚凑上去仔细鉴别了半天,然后不得不承认,林江北之前说的不错,这三部分烟丝,果然都跟哈德门、三炮台和老刀牌的烟丝一模一样。

    真是不服不行啊!林江北这小子不但脑子聪明,推理缜密,连鼻子都这么好使!

    “周校长、王队长,现在这根烟头主人的形象基本上出来了,木匠或者泥水匠,嗜赌如命,经济窘迫,经常捡烟头抽。”林江北见周凤山和王见刚没有什么异议,于是就给出了自己最后的结论,“考虑到他又很大的可能是凶手的话,那么还要加上手臂或者手臂上有伤,ab血型,以及左撇子这几个特征。”

    “当然,他是不是凶手,也很容易就能够判定。”林江北继续说道,“等一下我们回到局里,让法医用法医室的设备检验一下烟头外面这层草纸上唾液的血型,如果也是ab型的话,那么烟头的主人应该就是杀人凶手了!”

    “什么?用唾液也可以检查血型吗?”王见刚惊奇地问道。

    林江北这才想起来,唾液检查血型的技术是由威纳教授1946年才提出来的,这个时候并没有。不过从唾液物质中检查血型的技术并不复杂,用现有的法医检验试剂完全能够实现。大不了他亲自到法医室去做这个检验。

    于是他就点头回答道:“对,现在最新的技术是能够用唾液检查血型的。”

    王见刚并不了解这一点,见林江北如此笃定的回答,于是就放下心来,招手把站在一旁的曹山根叫了过来。

    “曹山根,你仔细回想一下,你父亲有没有什么认识的或者比较熟悉的泥水匠或者木匠?”他的打算还是准备从曹阿大的社会关系入手去调查泥水匠和木匠。

    “木匠和泥水匠啊?”曹山根想了一下,说道:“我父亲倒是认识几个,有一个和我父亲还比较熟悉。”

    “那个跟你父亲比较熟悉的叫什么名字?有多大年龄?是不是左撇子?喜欢赌博吗?手臂上有没有伤?”王见刚一连串地问了下去。

    “他叫杨老四,七十八了,是不是左撇子我不知道,他年轻的时候倒是喜欢赌博,不过他去年就瘫痪了,一直躺在床上由孙子抚养呢!”曹山根回答道。

    “那其他几个木匠和泥水匠呢?他们中间有没有左撇子,手上有没有伤?”王见刚又问道。

    “有一个是左撇子,不过手背和手臂上都没有伤。”曹山根回答道,“还有这几个人前几天分局已经都调查过了,说是没有什么问题。”

    “你把他们的名字和住址都写出来。”王见刚说道,“不管有没有问题,都必须这几个人全抓过来重新调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