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踪 > 第0003章 左撇子

第0003章 左撇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见刚三十出头,身形偏瘦,外表十分干练。听了周凤山话,他打开面前的卷宗,向林江北介绍起来案情。

    案情本身并不复杂。

    三天前,也就是2月12日的早上,曹山根去曹家祠堂去给在祠堂看门的父亲曹阿大送饭。却发现祠堂门大开,父亲被勒死在大厅内,与此同时,大厅内供奉的十几块镶嵌了金箔的曹家祖宗牌位也不翼而飞。

    由于曹山根本身就在省会警察局第二分局横河桥分驻所担任长警,接受过专业的警察训练。他在悲痛欲绝喊人去警局报警的同时,自己还不忘留在祠堂保护现场。

    第二分局自然知道曹家祠堂就是民政厅曹副厅长的祖祠,接到报案一边派人赶去曹家祠堂,一边赶紧打电话向周凤山汇报。

    周凤山接到电话不敢怠慢,立刻命令侦缉队长王见刚召集局里刑侦方面的精兵强将,会同法医室的法医,立刻赶赴曹家祠堂。

    虽然曹山根把现场保护的很好,但是王见刚率领的几名破案老手却没有在现场找到脚印、指纹等任何有用的线索。

    唯一的收获则是凶手很可能是曹阿大的熟人。因为在祠堂现场的门窗没有任何撬痕,外墙上也没有发现任何攀爬的痕迹,唯一的解释就是曹阿大本人打开的大门让凶手进入了祠堂。

    根据曹山根的讲述,曹阿大每天晚上到了九点就准时关闭祠堂大门上床睡觉,很少有过例外。那么深夜十二点能够让曹阿大主动从床上爬起来打来大门迎进祠堂,不是相熟的人就很难解释。

    另外经过清点,发现除了镶嵌金箔的祖宗牌位之外,祠堂里还丢失了一只纯银香炉,因此可以肯定凶手的目的就是为了钱财,案件的性质可以定位盗窃杀人。

    更大的收获则是来自于法医室的法医。法医除了判断曹阿大是深夜十二点左右被人用软绳从后面套住脖子勒死之外,还从曹阿大右手指甲缝里发现少量血肉碎屑。经过鉴定,这些血肉碎屑的血型为ab型。

    按照法医的判断,这些血肉碎屑应该是曹阿大被凶手套住脖子的时候用力挣扎,用手在抓挠凶手的手背或者手臂时留下来的。

    根据曹山根提供的情况,曹阿大虽然已经六十三岁,但是身体很好,平时也常做一些粗重的活计。再考虑到他一公尺七的身高和六十八公斤的体重,能够在他强烈反抗的情况下还能把他勒死的肯定是健壮的男性。

    因此,法医最后的结论是凶手应该是ab血型并且手背或者手臂存在有抓挠伤痕的健壮男性。

    王见刚立即针对性地做了布置。

    第一、围绕着曹阿大的社会关系展开调查,只要是手背或者手臂上有伤痕的,不管是男人女人,一律先抓起来进行甄别。

    第二、命令省会警察局下属八大分局全部行动起来,对辖区内的当铺和金银首饰作坊进行大排查,看看有没有人今天早上来出售或者典当来历不明的金银器物。

    第三、在全杭城范围内展开大扫荡,把所有惯偷惯盗都抓起来,除了让他们逐一过关,交代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的去向之外,也鼓励他们提供可疑线索。

    在报请周凤山批准之后,王见刚一声令下,省会警察局两千多名员警除了必要的机关留守人员之外,其他人都紧急出动,在全市范围内分三个方向进行调查。

    让王见刚没有想到的是,三天时间过去了,撒出去的两千多名警力在他确定的三个方向上竟然都一无所获,没有查到任何跟凶手有关的线索……

    听完王见刚的案情介绍,林江北也不说话,伸手从王见刚手中接过卷宗仔细翻阅了起来,重点当然是案发现场的照片和曹阿大的尸检照片。

    把所有证据都查阅了一遍之后,林江北合上了卷宗,对饱含期待地望着他的周凤山说道:“周校长,从卷宗中的证据来说,王队长的调查方向是没有错。唯一需要额外注意的一点,那就是从尸检照片上来看,凶手很可能是左撇子。”

    “左撇子?你怎么判断出来的?”一个坐在会议桌末尾的青年警官忍不住发声问道。

    他叫万江驰,毕业于直属内务部的北平高等警官学校,自视甚高,虽然身处在浙警系的大本营,但是对浙警系毕业生一向不大瞧得起。此时听林江北竟然从尸检照片上能够看出凶手是左撇子,自然忍不住要发声质疑。

    “你应该是负责尸检的法医官吧?”林江北看着万江驰,从卷宗里拿出一张照片,“这是案发现场所拍摄的曹阿大的照片,你注意到了吗?曹阿大右侧的衣领是竖起来的,遮盖住了脖子。”

    万江驰心中一惊,他当时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林江北伸手又从卷宗中取出一张照片,“这是尸检是拍的照片。曹阿大的脖颈上的勒沟虽然左右深浅一致,但是颜色却有细微的差别。左边呈深色,右边呈浅色,这也提示了,曹阿大再被凶手勒死的时候,右边的衣领其实是在勒绳的下边的。”

    “学过法医的人应该都知道,如果勒绳衬垫布片,衣领或发辫时,则勒沟中断或浅而不显。现在曹阿大右侧脖颈垫有衣领,勒沟的深浅却与左边一致。说明勒绳右边受力较大。”

    “考虑到凶手是从后面把曹阿大勒死的,那么很容易就判断出,凶手左手力气比较大。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凶手要么是左撇子,要么是右手受了伤。”

    林江北一边说着,一边望着万江驰。

    “再考虑到曹阿大的身高体重以及健壮程度。凶手如果右手有伤的话,很难在曹阿大剧烈反抗的情况下将他勒死。因此,凶手是左撇子的可能性最大!”

    说完自己的结论,林江北让人把两张照片都递到万江驰的手里,“当然,这只是我根据照片做出的判断。究竟准不准确,还需要去亲自去看一下曹阿大的尸体,才能做出最后的结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