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账号被封了 > 26、箭猪

26、箭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施展水狱给我看看。”

    回去的路上,古道白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到山林之中,实验水狱的威力。

    虽然他知道水狱的大致效果,从卡比反馈过来的感觉,也有所了解。

    但了解归了解,卡比施展出来的话,又跟单同施展出来,会不会有所不同。

    例如速度,柔韧度这些,会不会有所变化,要是真的有变化,那么就必须提前适应早做准备。

    未雨绸缪,这一直都是古道白的优秀品质,单同的事情,给古道白敲了一个警钟。

    仔细回忆对方从出现,到死亡的整个过程,古道白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反复思索了好一会儿之后,古道白才意识到了一件事,对方不是看到他眼中的年轮,才确定他是禁忌者的身份,而是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他的目标,是作为禁忌者的自己,这是吃了果实之间的相互吸引吗?

    老实说,古道白自身倒是没什么特殊的感觉,但这个还是记下了,日后求证吧!

    “嗯,就拿它做目标吧。”

    ^(* ̄(oo) ̄)^

    正在觅食的一头箭猪,就被古道白选做了实验目标,这头箭猪是一阶魔兽。

    它跟豪猪有些相似,背上长着许多棘刺,这些棘刺有保护御敌作用,最长可达35厘米。

    豪猪遇敌时,棘刺竖立抖动,发出“沙沙”声响,紧急时能后退,再有力地扑向敌人将棘刺插入其身体。

    但箭猪不同,它正面迎敌的主要手段,是他口中那两颗长长的獠牙。

    而背上的棘刺,只有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动用的,这些棘刺可以向利箭一般射出去,具有不俗的杀伤力,但想要再生出来,就得需要一段时间。

    卡比吸了一口气,给了箭猪一发空气炮作为见面礼。

    被打断觅食的箭猪,立刻将凶狠的目光,投向了卡比。

    哼哧,箭猪的鼻孔喷出两道白气,看得出来,它被卡比那奇怪的表情也气到了。

    虽然古道白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理,不过效果不错,头脑简单的箭猪,已经摆出了攻击的架势。

    (((┏(; ̄▽ ̄)┛

    装完逼就跑真刺激!

    箭猪被彻底惹毛了,撒丫子对准卡比冲锋。

    卡比这个小短腿,双腿的频率倒是挺快的,但始终还是跑不快,不一会儿就被追上了。

    当距离只剩下不到十米的时候,卡比突然一个站定转身,喷出一团水。

    卡比施展出来的水狱,移动速度也很缓慢,速度比单同还要缓慢三分,这要不是箭猪比较傻,自己主动撞上去的话,想要套路它还真的不太容易。

    移动速度虽然缓慢,但展开的速度可不慢,在接触的一瞬间,建筑就被水狱给包裹了起来。

    陷入水狱之中的箭猪,不断的挣扎,水狱的坚韧度还是很强的,以箭猪的力量,在其中不断折腾挣扎,虽然被撑得鼓胀起来,但却没有丝毫破损的迹象。

    困在其中,危险性倒不大,但很快的,箭猪就没办法呼吸,开始感觉到了窒息。

    在窒息的威胁之下,箭猪将背上的棘刺疾射了出去。

    啵啵啵……

    水狱一下子就被棘刺给扎破了,箭猪把水从鼻孔排出来,哼哧哼哧的跑路了。

    它虽然是一头猪,但猪也不是那么的蠢笨,打不过惹不起,不跑路还等着当烤猪不成。

    “果然。”

    水狱会被刺破这种情况,古道白有所预料,水狱的水壁有点像是橡胶,对于钝击和冲击,具有很强的缓冲能力。

    可要是遇上尖刺,利剑这些锐器,那就没什么办法了。

    “也不知道随着境界的提升,这个能力可不可以变强。”

    这个问题暂时没有答案,古道白只希望可以,不然的话,这个能力在以后会显得很疲软,排不上太大的用场。

    毕竟它的速度实在太缓慢了,伴随着境界的提升,无论是反应还是移动的速度,都会不断提升,有些人甚至还掌握了闪现瞬移之类的能力。

    现在想太多,意义也不大,暂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晚,实验耽误了一点时间。

    到门口的时候,古道白就看到小叔在门口转悠着,脸色有点着急,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叔。”

    “小白,你总算是回来了。”

    看到古道白的那一刻,古延似乎看到了救星,十分热情的小跑过来,那热情的劲头,古道白表示接受不能。

    “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得亲自去找你了,”

    “这是怎么了?”

    家里发生什么大事了吗,就算是发生什么大事,貌似也跟自己没太大关系吧,区区一个练气阶,也帮不上什么忙是吧。

    “家里来客人了,父亲和大哥他们正在招待。”

    看来这客人的身份不简单啊,都引起高度重视了,但这跟他古道白有什么关系呢,他又不是搞公关的。

    “有家主……”

    古道白顿了一下,古延的大哥,也就是这一副身体的父亲。

    从血脉上来讲,血缘关系是抹不掉的,但要古道白称呼对方为父亲的话。

    很抱歉,叫不出来,毕竟在古道白眼里,他们都是陌生人罢了,也就小叔得到了认可。

    “他们陪着,好像也没我什么事情吧。”

    “是这样的,来的那位跟龙须老人有关系,她之所以选择暂住在我们古家,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龙须老人,怎么说也是你半个老师啊。”

    “哦,我明白了,所以家主要我去作陪对吧。”

    “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待会你说话要注意一点,别得罪人了。”

    作陪,还真我当成男公关了!

    虽然很反感,但胳膊扭不过大腿,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古道白还是得过去一趟,就算只是露个面然后走人,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对了,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路上遇到一只箭猪拦路,浪费了一点时间。”

    “没受伤吧!”

    古延打量了一遍,没找到伤口血迹,这才放心。

    “没事,我绕开了,没跟它起冲突。”

    “那就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