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97 常客秦淮

097 常客秦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抹阳光落于面上,淮竹姑娘又闭上眼。

    白景天想了想,说道:“那太子哪里差了?你这么不待见人家,我觉得他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淮竹姑娘听到弟弟的话,轻轻一笑。

    “哪里差了?小男孩,你还小。”

    淮竹摇头,说道:“我不喜欢他是有理由的,阳儒阴释,阳奉阴违……看的人很不舒服。”

    她不喜欢表里不一的男人。

    也不对。

    她不喜欢男人。

    淮竹姑娘想到了石闲,想到了杜七,便唇角勾起一抹笑容,随后哼了一声:“你这个做弟弟的能不能体谅一下姐姐?一年中我也就休息这一天了。”

    “你不是一年都在休息?”

    “……”淮竹姑娘睁开眼,说道:“你就是这般和姑娘说话的?”

    “那……”

    “行了行了,你哪来的那么多话?管起我的姻缘了?”淮竹姑娘不满说道:“杜七你处理的怎么样了,以你的蠢样子,哪有女孩子会喜欢你。”

    杜七眨眨眼,看着这一对姐弟。

    “咳咳。”白景天忽然咳了一声。

    淮竹姑娘显然是没有明白过来,她之前误会了白景天对杜七的想法,又说道:“让一个刚看了几天医书的姑娘当你先生?找理由都不会,亏你还跟着娘亲一起长大,怎么就没学点撩人的本事?让七姑娘教你学医,你这就差把对人家有想法写在脸上了吧。”

    “……”白景天用力的咳着。

    淮竹姑娘却不明白,说道:“你嗓子不舒服?修炼白修炼了吗?”

    “……”

    淮竹姑娘合着的眼微微睁开了一些,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胞弟,接着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虽然是一个小男孩,但大抵长得还算好看,如果平日里也穿的这般符合礼数就更好了……唉?这木牌……是南望菩萨的信物?等等你去金刚寺了?”

    白景天心道还好话题转移了,希望先生不要在意她的胡言乱语。

    “我问你话呢。”淮竹姑娘说道:“金刚寺也信南望菩萨?还有你去金刚寺做什么,不要说你信佛。”

    “我不是,是先生去了给我带过来的。”白景天说道。

    淮竹姑娘愣了一下,眼睛盯着那摇晃的树影,有些惊讶的说道:“先生?师先生怎么会给你取信物?”

    白景天摇摇头,说道:“什么师先生,我许久没有见过他了,那人就说过一次我有天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是师先生?”淮竹姑娘眨眨眼,接着面露怪异,说道:“等等……你说的不会是七姑娘吧,你还真的把她当先生看了?”

    “这是自然的。”白景天认真的很。

    一般人是无法理解先生的厉害之处的,所以即便面前的人是自己的姐姐,他也不愿意与其一起分享。

    “真是奇了。”淮竹姑娘虽然在意白景天对杜七的称呼,但是此时她有更在意的事情。

    “我说小练红,看不出来啊,你还有几分本事。”

    白景天蹙眉,问道:“什么意思。”

    “南望菩萨,求的是姻缘。”淮竹姑娘饶有兴趣的说道:“这真不是你自己去求的?”

    “……”白景天闻言愣在了哪里,伸手摸上了那木牌。

    姻……姻缘?

    先生送自己的是求姻缘的信物?

    白景天的思维一时间有些混乱。

    说起来奇怪,他其实是将杜七当做长辈看的……这有些羞耻,但实际上是事实。

    得知信物的作用,他第一时间竟然是慌乱而不是惊喜。

    “人不可貌相。”淮竹姑娘捂嘴笑着,说道:“能拿下那七姑娘,我记你一功,我也很喜欢她。”

    “……”

    “你今天怎么话那么少。”淮竹姑娘有些疑惑,却见得白景天转过身说道:“先生,我没有。”

    “你和谁说话呢。”淮竹姑娘眯着眼说道,她虽然是地地道道的人族,但是也跟着修炼了一些功法,这竹林中也有自己设下的小阵,她自认为对这里了如指掌。

    所以才能很简单的发现闯入的人。

    而这一次,她只感觉白景天一个人来了,并没有注意到杜七。

    “先生,她说的话你别忘心里去。”白景天又说道。

    “我知道。”杜七点点头。

    杜七的声音很软,很轻,像是那暴露在太阳之下随着风轻轻摇摆的竹影。

    这竹影掠过了淮竹的身子,让她的眸子定住。

    她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自己之前的视野死角。

    “七……七姑娘?什么时候……”

    杜七说道:“一开始。”

    淮竹“……”

    她自竹椅上起身,狠狠的瞪了一眼白景天,接着与杜七打了个招呼。

    “七姑娘,早上好。”

    “嗯,早。”杜七点点头,她看了一会淮竹姑娘,心道她和海棠果然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简直一模一样。

    白景天整个人还有些懵,捏着木牌站在一旁。

    淮竹姑娘第一次与杜七靠的这么近,心中莫名的有些紧张,她说道:“那个……第一次见……”

    “第一次?”杜七摇摇头,说道:“不是每天都见。”

    淮竹姑娘一愣,然后看着杜七那平静的眼神,说道:“七姑娘……所言何意?”

    “我看错了吗?”杜七看着她,学着柳依依的口气叫了一声:“秦公子?”

    这是她见过的第一个男装的姑娘,第一次见是在柳依依的包子铺,那时候她穿着一身白衣,打扮成青年模样,很是俊朗。

    金刚寺的安生和尚是第二个伪装的姑娘。

    琴楼的李姓少女是第三个。

    杜七心道难道这是一种在姑娘之间流行的打扮方式?可她没有在披罗居听那些姐姐说过。

    “秦公子?什么秦公子?”白景天凑过来。

    此时他已经完全冷静了。

    差点没绕过来。

    要说为什么冷静……这可是杜七,是他的先生。

    与先生相处了那么久,白景天但凡有些脑子就不可能误会,随便一想就知道先生绝对不是姐姐说的那个意思……估计就是不懂随便请的信物,他一个人在那里在意就显得好像真的有什么非分之想一样。

    白景天倒是聪明。

    只是……他自己也没有发现,那木牌已经被他下意识取下,放入怀中保存。

    “有你什么事。”淮竹姑娘呵斥一声,接着转头看着杜七,那美丽的面容上尽是不解,她与杜七说道:“原来七姑娘认出我来了。”

    “嗯。”杜七点点头,每天早上那化成男装去柳依依那里吃包子的“秦公子”是一个女人,她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了,只不过她妆画得太好,杜七没有认出来妆下面是一张与海棠一样的脸。

    只是这一见面,自然是瞒不过她的眼睛。

    “七姑娘……好眼力。淮竹姑娘起身站到杜七面前,绿色的裙子与杜七的青色交织在一起。

    “对我来说很好认。”杜七点点头。

    她们就像一对姐妹,谈话也无比自然,就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

    淮竹姑娘一直在观察杜七,所以对她并不陌生。

    杜七更是如此,这是海棠的女儿,怎么会生疏。

    这种娴熟看的一旁的白景天一愣一愣的。

    女人……都是这般的自来熟?

    竹林中,杜七轻轻摸着那竹椅精致的手把,接着歪着头问道:“怎么称呼?淮竹?”

    “那是旁人起的,显得生分,七姑娘叫我秦淮就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