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75 竹间海棠

075 竹间海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淮竹姑娘拎着锄头走出来的时候,杜十娘望着那传说中的姑娘,眸子里是些许震惊。

    “十……唔……”石闲刚要开口,便被淮竹姑娘捂住了嘴巴,后者在她耳畔小声说道。

    “七姑娘睡着了,你小声些。”

    “唉?”石闲仔细看过去,这才发现杜七并不是在杜十娘身上撒娇,而是已经依靠着她睡下。

    “这丫头搞什么。”石闲嘟囔着,接着与淮竹姑娘走过去。

    杜十娘要起身,淮竹姑娘摇摇头,十分小心的说道:“妹妹有什么要问的事情说就可以了,小声些。”

    院子里很安静。

    杜十娘看着眼前这个美的不像话,却一副小心翼翼不要吵着杜七休息的姑娘,便觉得这个传闻中的淮竹姑娘当真温和。

    “姑娘认得这妮子?”杜十娘压低了声音。

    “见过几次,七姑娘很可爱。”淮竹姑娘认真说道:“具体的事情我已经听四闲说了,这里是春风城,出不得什么大事。”

    她便与杜十娘做了简单承诺。

    其实她这样的人是不必要给予杜十娘承诺,但是石闲在侧,又是为了这个她有了几分好感的姑娘。

    杜十娘也很意外这般姑娘如此的好说话。

    “至于说……那什么景天公子……嗯……”淮竹姑娘面色有些许怪异。

    他要杜七做沁河医馆的先生?

    为什么。

    他看上了杜七?

    如果是旁的姑娘淮竹定是不信的,可那是杜七,连她见了都觉得有些心动。

    她与娘亲是那么相像,同是一身青衣。

    淮竹姑娘说过杜七是她见过第二个将青色穿的这般好看的人,第一个就是她的生母。

    对于她与练红来说,总是有着特殊意义的。

    “七姑娘是前些时日才开始学医的吧。”淮竹姑娘看着杜七腰间的玉佩,问道。

    杜十娘点点头。

    淮竹姑娘直言道:“那所谓求学的事情应当只是幌子,景天公子恐怕是看上七姑娘这个人了。”

    杜十娘闻言脸色微变,与她想的一样。

    淮竹姑娘轻轻弯下腰,仔细看着杜七那近乎完美的面容,屏住呼吸。

    杜七似是感受到了什么,睁开眼。

    淮竹姑娘一惊,以为是自己吵醒了杜七,却没有想到杜七看了她一眼之后,仿佛见到了什么理所应当的事情,又重新闭上了眼。

    总算是有惊无险。

    淮竹姑娘起身,这才恢复了呼吸。

    她说道:“放心吧,别的地方不敢说,那景天公子不算什么事。”

    石闲有些疑惑,问道:“怎么就不算什么事了。”

    “沁河医馆是我的,我没有与你说过吗?”淮竹姑娘轻轻一笑。

    石闲与杜十娘皆是一愣。

    那……珍贵无比的书阁,是眼前这个姑娘的?

    不是什么仙家、城主的收藏吗?

    “当然没有说过。”石闲咽了口唾沫。

    淮竹姑娘说道:“那沁河医馆的东西全是我个人的所有物,至于你们说的景天公子只是一个暂住的客人。”

    想了想,她又觉得可以给那小家伙一个机会,便说道:“但总归是有些身份的人,驳了他的面子也不大好,他要七姑娘做先生那就做吧,正巧一个粗手粗脚的男人待在书阁我也不大放心,七姑娘心灵手巧帮我打理书阁也是好事,这先生可做得,至于说银钱,就按照规矩来吧。”

    “……”杜十娘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想要起身,被淮竹姑娘按住了肩。

    石闲便替杜十娘行了一礼。

    红衣姑娘认真说道:“谢谢。”

    “你以为这是为了谁。”淮竹姑娘轻轻牵住石闲的手。

    石闲想要甩开淮竹姑娘的手,却做不到,便急着看向杜十娘,却发现十娘正笑着。

    杜十娘心道这才是应该待在四闲身旁的姑娘。

    淮竹姑娘又想起了什么,轻轻扬起手中带着鲜泥的锄头,说道:“至于说那什么修士,还不比景天公子,一点面子都不用给,他弄坏了七姑娘那一身青裙,便是该赔。”

    “既然景天公子都算不得麻烦,那这就更不算了,十娘你放心了吧。”石闲小声说道。

    杜十娘点点头。

    一旁的淮竹姑娘想到杜七穿着的那般好看的裙子被白龙戳了个窟窿,便心中冷哼。

    原来父亲说的十天后,是这个意思。

    只是不知道他想搭的是师先生那条线,还是七姑娘这个人。

    该是前者。

    但是淮竹姑娘总归是不高兴的,因为她很喜欢杜七,第一眼就喜欢。

    ……

    ……

    时间不早,便散场了,石闲因为就住在不远处,便没有强行要陪着杜十娘一起离开。

    杜十娘如往常那般,背起杜七,脚步轻盈的离开了这第一苑。

    淮竹姑娘拎着锄头,回到了自己的竹林,坐在那正中央两张竹椅其中的一张之上。

    这是她按照娘亲故居还原的。

    她的母亲便住在那淮沁交汇的竹林里,据说在遇到父亲之前,一直是一个人。

    那故居却不知为何有两个竹椅,所以淮竹姑娘总觉得比起后来认识的父亲,娘亲其实还有更牵挂的人。

    她转过头,仿若看到了一身青绿色长裙的女人在唤她的名字。

    已故之人常在梦中相会,所以她便在竹林中睡下。

    恍惚中看到了一个影子在给她点着妆,笑着说着耳语。

    在遇到杜七之后,她总是会想起些许关于娘亲的事情,这也是她喜欢杜七的一个重要原因。

    ……

    ……

    城主府。

    那青年般的城主处理完了所有关于春风城外来修士的事情,抬头看着眼前的一副画。

    画上有一个如精灵一般可爱的少女,与他的字迹。

    【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

    “海棠。”他喃喃开口,说道:“他们也长大了,都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时间……真快。”

    清风徐来,吹动了白龙耳边一缕碎发,带来了些许异香。

    他闭上眼睛,去回忆着妻子在她心里最美的时候。

    一片碧绿缓缓展开。

    每逢烟雨天,那名为海棠的少女静静的坐在竹椅上,一改往日的活泼可爱,静静的等着什么。

    她寿元耗尽的那一天也是这般光景,青天之上有一阵烟雨洒落。

    依旧什么都没有等到,便合上了眼。

    白龙至今不明白,妻子在等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