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73 练红

073 练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风过,头顶传来沙沙的声音。

    摘下落至身上的枯叶,连韵与杜七说着关于淮竹姑娘的事情,时间流逝,二人在这里也坐了有些时间了。

    杜七想起了什么,问道:“淮竹姑娘是这春风城的第二神秘?那第一是什么。”

    “第一?”连韵随口说道:“是练红公子,白尊上的子嗣,也没人见过,也没有任何传闻,能排的上第一单纯只是因为他是尊上的儿子,再说了与淮竹姑娘不同,公子只是我们这些人见不到,这次秋节不是自京城来了许多人吗?练红公子诞辰在即,应该就是来祝贺的。”

    杜七将这些事情记在了心里,心道第二个问题倒是不用问了。

    就是这个练红……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她熟悉的事物可是太多了。

    “连韵姐,什么是练红。”杜七问。

    “你真是问对人了,换个人还真的不好与你解释,这南荒地大自然也是有着些许方言,在我和依依出生的淮河始有这样话。”连韵解释道:“练红即是练衣,是……额,是什么来着……”

    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可她以前毕竟年龄小小,也有细节记不清楚了。

    杜七这边还等着听呢。

    就在这时候,柳依依走出来,说道:“是亲丧一年、也就是小祥的祭礼时穿的衣裳,丫头你又不是没有穿过,怎么连这也记不住。”

    “我记性不好嘛。”连韵不满的看着柳依依,说道:“你又听墙角。”

    “那你一直不回来,我不得出来看看。”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

    闻言,柳依依拂过耳边长发,无奈说道:“你知不知道害臊两个字怎么写,阿七还在这里呢。”

    连韵哼了一声,说道:“所以你不了解阿七,她可不会在意这些事情。”

    柳依依现在很想说一句杜七不在意但是她在意啊……却也说不出口。

    杜七见到这两姐妹和好,又说道:“练红是亲丧一年所穿的衣裳?”

    柳依依点头,补充道:“三年内都是小祥,只不过一般是第一年穿练衣。”

    连韵心想比起练红公子,阿七果然对衣物更加感兴趣。

    “我知道了,谢姐姐解惑。”杜七起身,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走了。”

    “回见。”连韵依依不舍的与杜七道别。

    随后,杜七听得院子里传来一声惊呼。

    是连韵。

    她说自己饿了。

    ……

    ……

    杜七走在街上。

    漫无目的。

    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还未到十娘说的时间,她一个人在城里走着,再回过神来,已经走到了城边,十娘叮嘱过不能一个人出城,杜七便停下脚步。

    这里已经不算是春风城的中心,于是便有些东西暴露在杜七眼下。

    比如一些不那么干净的东西。

    男的女的都有。

    “姑娘让一让。”那赶车人大喝一声。

    杜七让开脚步,运尸车便出了城。

    看着那车马出了城,杜七想了自己刚刚透过那草席之后看到的模糊,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场景都有。

    杜七很平静,好像看到了什么最正常的东西。

    她想起了,那练红衣她也穿过一次,就在近些年。

    杜七抬头看了一眼那夕阳,心道时间差不多了,便转身回家。

    ……

    “十娘,我饿了。”

    这是杜七一进家门说的第一句话。

    “饿了就吃饭。”

    这是石闲回的她。

    “四闲姐你还没走?”杜七有些惊讶。

    “你这妮子说的什么话。”石闲不满的看着杜七,随后道:“去叫翠儿过来一起吃。”

    这是第一次四人同桌。

    杜七坐在杜十娘左手边,石闲坐在杜十娘右手边,翠儿作为石闲的小细作自然是挨着主人坐着。

    于是,杜七与翠儿很自然的就被边缘化了,中心变成了杜十娘与石闲,好在春风吹的姑娘遵循食不言的规矩,这一顿饭吃的还算安静。

    饭后,翠儿要去管事那边汇报情况,紧接着离开。

    杜七望着石闲与杜十娘的争论。

    “你要带着妮子一起去?”杜十娘有些不理解石闲的想法。

    “有什么大不了的,淮竹她人很好的。”石闲简单说道:“带杜七过去认识一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吧。”

    杜十娘看着她,道:“你这算利用吧。”

    “淮竹可不在意这些,我们关系好着呢。”石闲摊手说道:“还是说你要把杜七一个人扔在家里?”

    杜七很适时的拉扯着杜十娘的黑裙子。

    “那就一起吧。”杜十娘只能说道。

    她其实比较在意的是,对方可是那位淮竹姑娘,她们这么贸然上门……万一惹对方不高兴了怎么办。

    那可是连尊上面子都可以不给的人。

    ……

    ……

    天色昏暗,石闲打着灯,照着一身红衣是那么的好看。

    她身后跟着两个姑娘。

    杜十娘一身黑色长裙,在黑暗中看不大清楚,杜七当然一如既往一身青衣。

    三十二楼距离九苑还是有一些距离的,权当是饭后的散步了。

    周围一片寂静,今天没有风,青石板路上便勾不起一丝一毫的灰尘,三人凌乱的绣花鞋落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啪嗒声,在道路上传的很远。

    这条路真的很干净。

    可惜一片漆黑,杜十娘感觉气氛有些压抑便主动开口说道:“我可不知道你认识这样的人物。”

    石闲脚步放缓,回头说道:“很多年没有好好说话了,我没事与你说这些事情做什么。”

    以往的时候十娘回避她,后来她以为十娘遇上了好人家,也就与她保持距离,再后来……便是遇上了负心的人,又碰见了杜七,十娘发生了些许改变,她偶尔也能好好与对方说上几句话。

    “怎么认识的?”杜十娘问。

    “花月楼,聊过一次,住的近。”

    “原来是这样。”

    眼前是一条略微宽敞的小路,前方灯火昏暗,石闲说道:“前方有一些人守着,十娘你做个准备。”

    “嗯?”杜十娘正疑惑,忽的便跳出来一群黑衣人。

    “看吧。”石闲轻轻叹息。

    “原来是石姑娘,这位是……”那黑衣人问。

    “杜十娘,你知道的。”石闲简单说了一句。

    “杜十娘?”黑衣人微微蹙眉。

    杜七忽的开口,问道:“十娘,这是不能进吗?”

    那黑衣人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接着一怔,因为他在杜七身后看到了同样一身黑衣的同僚,那人对他做了个暗号。

    黑衣人了解,拱手退下。

    “姑娘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