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65 弄坏了东西要赔钱

065 弄坏了东西要赔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杜七不能有危险,甚至不可以受伤。

    白龙了解师先生,知道先生已经对他经营这十里春风抱有不满,加之求先生收徒失败,他们的关系本就十分敏感。

    所以白龙一出手就是全力,真气凝聚成一点,如一支利箭。

    青蛇最近灵力上涨,毒牙暴露在空气中,那腥臭气息扩散开来,周围一众侍卫只觉头晕眼花。

    蛇如一道雷光。

    杜七忽的伸出手,抓住了它的脑袋,轻轻一扭。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被杜七这么一甩,那本完美预判的小箭就这么擦着花瞳青蛇的身子划了过去,穿透了杜七的裙子,在那青色裙子之上留下一个标志的破口。

    杜七回头看了一眼。

    那坚硬的地面之上,多了一个不起眼的深洞,白龙出手隐蔽,并没有人发现。

    杜七只是看着自己眼前这个调皮的小家伙。

    花瞳青蛇被杜七捏在手里,张着大嘴一口咬在杜七的手腕处。

    众人心一紧。

    杜七面不改色,轻轻甩了甩手,只见那灵蛇早就收了牙口,与其说是咬,不如说是只是挂在她手上。

    “怎么生气了?”杜七摸了摸青蛇那微微滑腻的身子。

    青蛇花瞳中出现了不满的情绪,口中用力。

    杜七便明白了,说道:“我也就几天没有回来,不算什么吧。”

    青蛇松开嘴巴,对着杜七吐着信子,然后顺着杜七的衣服游动而下至她的脚踝,缠了一圈静静的一动不动,仿佛一个青色的脚环。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在场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先生,没事吧。”白景天冲过来,盯着杜七那白皙的手腕。

    “能有什么事。”杜七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这些人为何如此的紧张,别人也就算了……这蛇不是这人养的吗?

    杜七觉得他果然不太聪明。

    白景天解释道:“这青蛇最近愈发凶暴,毒性也完全失控,十分危险……”

    杜七掂了掂脚,那青蛇一动也不动,她说道:“凶暴?她一直很乖啊。”

    乖?

    “……”白景天无话可说,也只有杜七能说出这种话。

    真是奇怪的人。

    可方才那一幕的确有些惊险。

    他这才想起应该让杜七进门,简单道歉之后让开身后的位置让杜七进去。

    杜七摇摇头,说道:“稍等。”

    抬眼看着不远处房梁上的空地,认真的说道:“弄坏了人的衣服就这么走是不是不太好。”

    杜七微微提起长裙,只见那小腿处前后两个明晃晃的破洞,隐约可以透过原洞看到一抹雪白。

    姑娘有些生气。

    她很少生气。

    但是这次不一样,有人弄坏了十娘送给她的衣服,她很不开心,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杜七都觉得胸口堵得慌。

    杜七向来不是一个讲理的人。

    而那人弄坏了他的衣裳却想走,杜七便更不开心了。

    杜七一句话说出口,天气似乎冷了一下,空气微微一滞。

    却是没有人回应。

    空气持续流通,化作威风吹动杜七的衣角、长发,那气流略过杜七认真无比的视线。

    哪里有什么人。

    一众侍卫看向杜七视线所及之处,什么都没有发现。

    只有白景天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微变,视线在杜七面上停留。

    见那人不理会她,杜七问道:“你是听不见我说话?”

    她总是会这么问,也问过很多人同样的问题。

    本来准备直接离开的白龙忽然的揪心,下意识觉得不能装作没有听见,便只能现身。

    一席锦袍、俊朗的中年人立于屋檐上,衣物随风飘动。

    这春风吹的城主有着匀称的身材,剑眉醒目,收敛锐气却有着让人无法直视的气质,那是常年居于高位所自然诞生的气息。

    与其说是中年人,其实更像是白景天的兄长。

    一片空处上突兀出现一个人,在场众人的表现各异。

    一众侍卫齐齐跪下,震声道:“属下参见尊上。”

    那整齐划一的声音震得巷子中的树叶晃动,斑驳树影落下,与白景天的影子融在一起。

    白景天死死盯着上方的男人,一双眸子红的滴血,少年的眸子多是憎意,他咬牙说道:“你怎么来了。”

    白龙没有回应白景天,只是疑惑的问杜七:“你看得见我?”

    这姑娘身上可没有任何真气流动。

    杜七哼了一声,说道:“我应该看不见你?”

    那么大一个人杵在那里,怎么会看不到,当谁傻呢。

    一旁的白景天见白龙没有理会他,咬唇,最后还是没有说话,却因为杜七的原因也没有像往常那般直接离开。

    白龙觉得有些奇怪,师先生从选定了药童到离开春风城前后不过一日,按理说杜七应该什么都没有学到才是。

    甚至都没有了解师先生代表着什么。

    那她为什么可以那么平静。

    这姑娘就没有察觉到有些不对吗……比如那些侍卫的动作,比如……他现在稳稳当当的站在那细檐之上。

    白景天看着白龙的疑惑,转头看了一眼平静的杜七。

    他居然明白了父亲在想什么。

    很是惊讶。

    这绝对不是装的。

    原来七姑娘不是他找来的人。

    白龙心中复杂。

    此时,太阳已经出现了,天空却依旧阴暗,因为那小雨还在下。

    杜七提着裙子,觉得抬头说话有些不太舒服,便说道:“你下来说话。”

    “好。”白龙对杜七也很好奇,一跃而下,平稳落地。

    二人四目相对。

    白龙微微失神之后,赞叹道:“果然是干净的姑娘,当真不错,不错。”

    他的眼里只有欣赏,没有一丝不好的情绪,甚至没有嫉妒。

    杜七却无视了他的夸赞,生气的说道:“你夸我也没有用,赔我裙子。”

    一句话说出口,氛围变得奇怪

    侍卫们震惊于姑娘敢如此与尊上对话。

    一旁,知道了杜七和白龙没有关系的白景天也替杜七捏了一把汗,如果父亲真的生气了,谁说话多没有用。

    白龙惊讶的看着杜七,说道:“我?赔你?我说丫头做人总要讲道理吧。”

    杜七说道:“弄坏了东西要赔就是道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