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44 不想她变成我这样的人

044 不想她变成我这样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因为杜十娘有一双巧手。

    因为石闲的帮助。

    因为九苑姑娘的好评如潮。

    所以杜十娘从一天一单,到现在请她点妆第一已经需要其他人提前预约了,真是想都没想过。

    享受着姑娘的服务,杜十娘的身子逐渐松软,轻轻靠在杜七的肩上。

    杜七推了推杜十娘的腰:“十娘,你起来些,会湿了药布的。”

    “我累了,你托着我。”杜十娘随口说道。

    “十娘真是任性。”杜七无奈的调整杜十娘的位置,让她依靠在自己身上。

    被姑娘溺爱着,杜十娘唇角勾起一个美丽的弧度。

    兴许是她不会和其他人抢生意,又毁了脸,所以并没有人针对过她,甚至连一点点流言蜚语都没有听过,看来毁了脸这件事情在春风城真的不算是什么。

    又因为点妆的收入远远比不上以前,所以在这九苑十八坊三十二楼里也引不来任何的红眼,可姑娘们出手也算是阔绰,在满足日常开销之余,她的钱箱又逐渐填满。

    所有想象中一切的负面都没有发生,有的只是越来越好。

    多亏以前的时候她总是在石闲脸上做妆。

    想起了以前的时候,杜十娘笑得更开心了。

    人果然还是需要有朋友,不需要多,一个足矣。

    其实她从没有觉得命运不公过,也从没有嫉妒过四闲。

    在四闲看来,她十三岁梳拢那一夜二人中间就出现了裂缝,可是……她从未变过。

    只是自己红倌人的身份多少会影响石闲四苑姑娘的名声,所以杜十娘才会刻意的疏远石闲,并不是石闲认为的理由杜十娘才疏远她。

    杜十娘轻轻叹息,又是一笑。

    四闲口不对心的时候也是很可爱的。

    想到这,杜十娘竟然也想去看看那城南的花了,秋季会开的花在城南大多都可以找得到,当真是十分美丽。

    一旁的杜七沾了些芦荟一样的透明发膏,在掌心搓的匀称微热之后涂抹在杜十娘的头发上,嗅着那混合的清香,杜七露出微醺的神情,她说道:“十娘真香。”

    杜十娘微微翻了一个白眼,如果是旁人也就罢了,偏偏是杜七,她便害羞不起来。

    随口说道:“这话从你这妮子口中说出来,我怎么觉得有些害怕呢,你想吃了我,别吧,留着我还能给你做饭呢。”

    杜七轻轻拉扯杜十娘的头发,不满道:“十娘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继续。”

    杜七便听话的重新变成工具人,搓着杜十娘的头发,说实话,她真的很喜欢做这种事情,她说道:“柳姐姐和连韵姐说要一些发膏,家里还有吗?”

    “倒是不剩多少了,不过我给你写个条,你去买一些之后我教你怎么做,等你学会了,做发膏的任务就交予你了。”

    杜十娘一副我看好你的样子,让杜七有些无奈。

    十娘就是懒。

    杜七问:“买了材料需要多长时间能做好啊。”

    “研磨之后晒干,再过水,天气好的话大概五天吧。”

    “五天,那钱是不是应该先还回去。”

    钱?

    杜十娘睁看眼,疑惑问道:“什么钱。”

    “连韵姐买发膏的钱,我方才不是把钱袋给了十娘你吗?”杜七说道。

    杜十娘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只是那钱袋比较小,她没有太在意。

    但这不是重点。

    杜十娘盯着杜七,很严肃的问道:“为什么是买。”

    杜七稍稍的有些紧张,一般只要十娘是这个样子那就一定是她又犯错了,认真思考之后说道:“因为买东西要付钱。”

    “?”

    “?”

    二人大眼瞪小眼。

    许久后,杜十娘叹了一口气,她说道:“连韵她们不是你朋友吗。”

    杜七点点头,说道:“是啊,她们都是很好的人。”

    “那不过是一些发膏,又不是什么什么贵重的东西,送给她们不就好了。”杜十娘说道。

    “送?”杜七很不明白,难道做朋友就要送别人东西?她没有朋友,所以不懂这些事情。

    “算了,我说的记住就好了,这一次钱就不刻意的退了,下次你注意些。”杜十娘说道。

    她是为了杜七好。

    她想要让杜七交到朋友,尤其是柳依依和连韵几乎是和她一前一后入的春风城,说一起长大的都不为过。

    了解品性,所以杜七能和她们交朋友是杜十娘很希望看到的事情。

    而这般斤斤计较在女儿家心里总是减分的选项。

    杜七想了想,问道:“十娘,那如果是贵重的东西就可以收钱了吗?”

    “当然……”

    一句话没说完,杜十娘便是一愣,因为她想到了石闲。

    万两银子算贵重吗。

    当然算。

    可是杜十娘觉得不重要,石闲也觉得不重要。

    对于她们来说,总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这么一看来,难道让杜七不要收钱的她才是斤斤计较的那个人?

    杜十娘捏着身上浴巾,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能说道:“你哪来那么多问题,我说的你照做就可以了。”

    听到十娘的话,杜七心想十娘又气急败坏了,只能闭嘴继续给杜十娘洗头。

    其实在杜七看来,没有什么贵重不贵重的分别,有的只是学到的规矩,她对一些潜规则自然是毫无理解能力。

    还好有十娘可以教她怎么做。

    杜七觉得自己很幸运。

    因为只要十娘说的就是正确的。

    ……

    秋天的凉风游进了浴室,卷走了热气,拂面的清凉让杜十娘微微清醒。她靠在姑娘身上,心情有些差,因为她觉得有时候让杜七顺其自然的去处理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好。

    她这么教杜七做事情,也许是错的。

    可是错在哪里了呢。

    对于杜十娘来说这注定是一个想不通的问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