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21 十娘可以不要脸

021 十娘可以不要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杜七想起了什么,问道:“先生,你说晚上要去哪里?”

    师先生回道:“哦,有一个断腿的小子,我过去看看。”

    他一般是不接这般人的单子的。

    可是有趣的是,那小子是那场莫名其妙的雷劫中唯一受伤的那一个,虽说已经确认了并非是飞升劫,也不是有妖孽出世,甚至作为宝物出世也很是奇怪,但是师先生依旧是很好奇。

    他当晚可着实被吓到了,那场天雷怎么看都是要将春风城从人间抹除掉的样子,天空都被撕开了,结果呢?

    只持续了一刻钟,更有趣的是,除了那小子就没有人受伤了,而他作为雷劫中唯一受伤的人,说不定这场雷劫就和他有关。

    这样想是最正常的事情,一般人都会这么想,比如……能引来的天劫的宝物是不是就在他的身上。

    既然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那显然就不会只有师先生一人这么想。

    杜七合上蜜饯袋子,说道:“那场雷雨是蛮奇怪的,把十娘吓到了,我很不喜欢。”

    师先生想到了在画舫上与杜七的对视,随口问道:“你们那晚也在金风楼?”

    杜七点点头,说道:“十娘带我去吃东西,味道很不错,可惜没有吃到鱼。”

    师先生说道:“我下次带你去。”

    “好。”杜七认真的点点头。

    师先生见状,微怔。

    带杜七去用餐,这可不像是他会说出来的话,当真是奇怪的紧,他说道:“也不知你这妮子怎么回事。”

    他总是容易忽略两人之间的身份差距,想来是杜七的问题。

    “嗯?”杜七不解的看着他。

    “没事。”师先生摇摇头。

    杜七认真说道:“那早些去,十娘还等着我回家呢,我不想回去太晚,到时候翠儿姐又要念叨了。”

    “行,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师先生拎起药箱。

    “唉?”杜七轻轻歪着头,显然没想到那么快。

    “你又怎么了。”

    “给我些水。”

    “这池子里的水随便喝,加了灵气的。”

    杜七闻言很不满,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说道:“不要,十娘说喝了凉水会拉肚子,先生,给我一杯温水,刚才的蜜饯有些甜齁了。”

    师先生说道:“那是你能吃,那么多甜食下肚,当然会不舒服。”

    从见面开始,杜七的嘴巴就没有停过,会吃腻是当然的事情。

    “我吃的不多。”杜七微微抿嘴,看起来有些生气,她不会生气,但是你不能说她吃的多。

    “好好好,等着,我去给你倒水。”师先生只能说道,他可没有骗杜七,这池子里的确是灵水,他可是一个丹师……准确的说,这院子里连杂草都充满了灵力。

    这丫头居然说喝了会拉肚子。

    要知道,从见面开始他就没有掩饰自己修士的身份,比如忽然出现,比如用乾坤袋收东西……因为杜七很自然,所以他才很自然。

    杜七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或者说不在意他的行为,让他稍稍的有些……失落?

    师先生也不知道怎么说。

    待杜七喝了水,他们便动了身。

    ……

    ……

    李太乙住在壬丁搂,他看着杜十娘在那里添着炉火,总觉得有些奇怪。

    有小厮入门,在李太乙右耳边说了什么。

    他闻言之后马上激动的坐起,大声道:“快去请先生上来,还通报什么!!”

    “是,二公子。”小厮退下之前,望着一旁散着发的杜十娘,微微蹙眉。

    ……

    杜十娘戴着蚕丝手套,取了一块火红的石炭,刚滴了露水,暗火燃烧,完全呈赤红色。

    真就一点都不烫。

    她满心的事,自然无暇顾及李太乙和小厮的对话。

    李太乙问:“是不是很神奇?”

    杜十娘点点头。

    话语间,李太乙看着杜十娘的侧脸,感觉大兄会被迷惑也许是很正常的事情,便叹道:“倒真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杜十娘抬起头,认真说道:“十娘可以不要脸。”

    杜十娘握着炭火的样子很美,不过李太乙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他说道:“什么意思。”

    杜十娘心道比起死,其实她更怕疼,杜七现在给她洗发的时候还是掌握不好力度,对于这一点她真的是十分的无奈,又庆幸李太乙有冰蚕丝手套这样神奇的物件,至少……手不被烫伤的话,还不耽误给杜七做饭。

    “只要你将杜七给我,我会帮……”

    李太乙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戛然而止。

    红碳突兀的出现在了杜十娘的右脸上,本镶着墨点的美玉瞬间融化,石炭的温度有多高李太乙完全不敢想,所以……他呆住了。

    屋内起了一种奇怪的味道。

    杜十娘手指微微颤抖,她捧着那红宝石一样炭,心道果然很疼,眼睛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眼泪落在那红炭上,又起了很多的雾气。

    她站在那里,也有些像是蹭着宝石的姑娘,又像是生了病,脸色苍白的西施。

    李太乙看着杜十娘那因为高温血液蒸发后的不堪面容,终于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大叫道。

    “你疯了吗!!!”

    李太乙努力的挣扎,却因为断了腿而无法起身,只是愤怒的看着杜十娘。

    这个女人,不惜毁了自己脸也要违抗自己?她是不是脑子有病。

    “没了这张脸,你拿什么养活杜七姑娘!”

    “这也不是公子需要烦忧的事情。”杜十娘的声音很微弱,她又问道:“十娘现在可让天家放心了?”

    相信以后这张脸就没办法看了,那一颗她喜欢的泪痣也完全融化,望姑娘不要害怕她。

    “疯子!真是疯子!”李太乙喊着,眼珠疯狂颤抖。

    听着杜十娘的话,他仿若感觉到了若有若无的嘲讽。

    他慌了,他知道的杜十娘不该是这样贞烈,任谁也不可能想到一个在红尘中摸爬滚打的红倌人居然有这般的魄力,如果是九苑那样的清馆人也就算了……红倌人,难道不应该是最下等的人吗。

    他怕了。

    其实公主只是问了一句。

    其实天家根本不关注。

    其实只是他的谎话。

    他认为杜十娘好拿捏,所以才这样说。

    如果……这件事被大兄知道了……

    李太乙抬头望着杜十娘那张彻底无法挽回的脸,如坠冰窟,连着打了好几次哆嗦。

    ……

    杜十娘努力撕下黏在脸上的赤红炭火,一头冷汗如水落下,她取出早就准备好的手巾捂在脸上,很快,鲜血便透了出来。

    她取出那张黄纸,放在桌上,说道:“十娘可以走了吗。”

    再不走,她怕自己的体力撑不住,她还要回去做饭,那姑娘吃的多,还蛮累人的。

    李太乙大吼一声:“你不能走!”

    没人理解现在李太乙心中的悔意,如果早知道杜十娘一个红倌人却如此的贞烈,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威胁她。

    李太乙的内心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团乱麻,他忽的想起了什么,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先生……对,还有先生……先生能治我的腿,应该也有办法……”

    杜十娘不懂为什么她毁了容,李太乙却这般激动。

    说起来,杜十娘觉得有意思的是,除了疼,她却并没有后悔。

    只是遗憾,自己以后没有办法赚钱养杜七了。

    有人敲了敲门,道:“二公子,师先生来了。”

    李太乙闻言,用力砸了桌子,拳头通红,他几乎是用最大的力气叫道:“请先生进来!”

    杜十娘听见了什么,她惊讶转头。

    先生……师先生?

    她看过去。

    门开了,一抹青色踏入房间。

    这是今天的第一百三十八位上门客。

    那青色很好看,像是烟雨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