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15 莫道不值得

015 莫道不值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春风城聚变,山中之人只能仰望天穹,静待事情的发生,无法做出一丝一毫的改变。

    天威之下,当如是。

    金风楼,杜七站在那里,窗外是龟裂的天空。

    杜十娘握着黄纸,面上依旧是迷茫,她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一切,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做着抉择,她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房间变得很亮,那电光在她眼里温暖像是冬日的阳光,就好像杜七的温度。

    杜十娘没有听到一丁点的雷声,只觉得周围一片安静。

    她低头看着那张黄纸契。

    暴雨透过窗子闯了进来,倾泻在少年身上。

    锦衣少年双手捂着耳,俊朗的面容扭曲,痛苦不已。

    该死,为什么这么近的距离会有惊雷,金风楼不是有避雷措施吗?

    李太乙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的耳朵会出问题,因为他的左耳已经听不到一丁点的声音。

    忽的,有人靠近了李太乙,他便抬起头。

    是他想的那位杜七姑娘,姑娘嘴巴在动,可是他什么都听不见。

    七姑娘真的很好看,即便屋外是电闪雷鸣的可怖,姑娘仍然可以让人觉得世有美好。

    可此时的李太乙望着七姑娘却情不自禁的后退,直至连着板凳一起滚在地上,金丝长袍沾满了油污,狼狈不堪。

    杜七居高临下,平静的问道:“你聋了吗?”

    李太乙没有回答。

    他听不见。

    他只能看到杜七嘴唇在动,顿时心下恐慌更甚。

    他要去看先生。

    他要去找这春风城最好的先生给他治耳。

    定是这杜十娘不详。

    在此时,天降祸端,他哪还有一丁点的心思去在意面子的问题。

    杜七的视线放在地面上的烤鱼上,许久之后缓缓移开,转过身看着窗外的电闪雷鸣。

    这一幕有些熟悉。

    可为什么忽然打雷了?

    杜七不明白。

    忽的,一人抱住了她,力气很大,像是要将她揉进身子。

    杜七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麝香气息,她反手抱住那人,听着那人在她耳边急躁恐慌的声音。

    “妮子你没事吧,刚才的雷有没有伤到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我们去看先生……”

    杜十娘此时看着这一地的狼藉终于是明白了发生了什么,第一时间担心的自然是站在窗边的杜七,如此大的冲击力,她真的很害怕杜七受到伤害。

    杜七在十娘耳边轻轻说道:“十娘,我没事。”

    杜十娘正要说话,这才看到了那地上狼狈的少年,少年耳边那一丝血液是那么刺眼,此时她不知是什么心情,攥着手里那张黄纸,对着李太乙行了一礼,说道:“公子,容十娘考虑两天。”

    有时候,对于懦弱的人来说,即便有了答案却依旧会优柔寡断。

    如果是往时,李太乙定不会给杜十娘逃避的机会,可此时,他看着杜十娘张嘴自己却听不见一丝一毫的声音,终于是忍不住,怪叫一声,冲出了这雅间,披头散发状若疯魔。

    杜七瞥了一眼他的背影,平静的说道:“真是狼狈。”

    刚刚这人一动也不动,她还以为他腿断了呢,原来并没有。

    她可以感觉到十娘在微微颤抖着,不知是因为那李公子,还是因为这漫天的雷电,又或是因为害怕她受伤。

    她不想让十娘觉得害怕,便看了一眼窗外,心想如果雷停了就好了。

    然后那雷就停了。

    雷光走的时候还修复了漫天的裂缝,拨开云雾重见青天,明月光辉洒下,一切都是那么祥和。

    天上便又下了一道烟雨。

    这一切也发生在转眼间。

    除了那破开的窗棂,一地的炭火,一切仿若从没有发生过。

    杜十娘当然不能理解眼前的一切,她收起了那黄纸,仔细的检查着杜七。

    果然,没有发现一点受伤的地方,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瘫在地上。

    杜七想要扶着杜十娘,却没有抓住,便问道:“十娘,你没事吧。”

    杜十娘看着腿边那已经烧焦的鱼,没有抬头,低声说道:“对不起,让你撞见了这样的事。”

    她是想让杜七今天过得开心的。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看来真的是她错了。

    杜七摇摇头,说道:“十娘没有错。”

    说着,杜七捡起了那已经焦黑的鱼——如果还算的上鱼的话。

    杜十娘见状,说道:“不许吃。”

    这一刻,她又恢复了在杜七面前的威严。

    杜七看着杜十娘那微红的眼眶,放下了那鱼,说道:“那我们回家。”

    回家。

    杜十娘微怔,握着那黄纸的手轻轻一颤,便是用力的点头道。

    “嗯,回家。”

    ……

    ……

    无论遭遇了什么样的事情,生活都是要继续的。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的单金风楼给杜十娘免了,没有拦住登徒子让其扰了客人的兴致,本就是金风楼的错。

    在春风城的地盘,城主定下的规矩最大。

    杜十娘的房间很简单,面积很小,堪堪可以住下两个人,不过很精致,当然只有一张床。

    初秋的天气,床上已经铺上了一层软褥,姑娘已经换了睡衣,在床内坐着。

    杜七手指在杜十娘眼角划过,绕着那颗泪痣画着圈,情不自禁的说道:“十娘真好看。”

    “妮子,还不睡觉。”杜十娘无奈的抓住杜七的手。

    “这就睡啦。”

    不久之后。

    杜七睡着了。

    她的睡相很乖,所以杜十娘总是看不腻,她将毯子给杜七抚平,定睛看着眼前的姑娘。

    她可以感受到杜七的呼吸,这丫头睡前有好好的清理牙齿,明早可以夸夸她。

    窗外月光透过窗棂。

    清风徐来,杜十娘将那黄纸垫在床下,然后继续看着杜七。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般乖巧的姑娘。

    终于,杜七陷入了熟睡,听着那呼吸均匀,杜十娘心道她睡了,那我也该睡了。

    杜十娘换了衣服,上床休息,明个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

    ……

    ……

    几天后清晨。

    杜十娘紧了紧杜七的马尾,又弯腰将姑娘微皱的青色长裙抚平,认真严肃的说道:“师先生让你今儿就去,记得好好听先生的话,不要惹他生气,先生教你什么都好好记下,那都是可以吃饭的宝贝,可不许像在家里那样懒散,然后如果在师先生那里遇到什么不认识的人,能行礼就尽量行礼,礼节到位了即便是遇到什么贵人,也不至于惹祸上身……”

    杜十娘的话很多。

    杜七却听得很认真,一条一条的记在了心里。

    杜十娘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许和除了师先生之外的男人接近,这春风城的男人就没有几个好人,听见了没?”

    “听见了。”

    “走吧,做先生的药童,白天也就别回来吃饭了,晚上再一起吧。”

    杜七很不舍,不过还是出了这院子。

    杜七离了家,杜十娘愣了好一会,换了一身艳丽长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心道如果七姨再问她一次,她也许真的会选择带着杜七离开这春风城,莫道不值得。

    可现在是真的不值得了。

    得罪了天家,这南离国哪还有她们的容身之地,纵然知晓李太乙只是在狐假虎威,可事情的性质却是存在的。

    加上杜七遇到了师先生那样的贵人……倒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生活要继续。

    杜十娘取出那张黄纸,看了许久,终于是决定了什么,带上了黄纸契约离开了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