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01 此间该有一少年

001 此间该有一少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距南荒有妖族大圣横空出世已过了两年,此前天下皆震动,风波不下于多年前道天君暴薨于东玄。

    ……

    春风城有十里春风,不知吹断了多少鸳鸯梦。

    ……

    世界上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有人望而不得的夙愿,另有人在想着怎样才能将其丢掉。

    这兴许是最不公平的,但也寻常可见。

    仿若此时,杜十娘连着遇到了三次这样的事情,便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天底下最倒霉的人。

    杜十娘沾染了一身的海水与泥沙,从那浅滩中爬起,望着刚刚将她从海水中推回来的“东西”。

    那是一个人,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一身青衫。

    那人长发散落着,如果是别人可能分不清这是个小公子还是小千金,但她可是杜十娘,是这春风城有名的角儿,所以尽管青衫人闭着眼睛、面上粘着海草、下巴染着泥灰,杜十娘还可以认出她是个女儿家,而且是个美人胚子。

    她伸手确认了青衫少女还有呼吸,便松了一口气,定睛看着那浅滩上的人儿。

    “如稍作打扮,定是吃这行饭的好料子。”杜十娘正想着,忽的便啐了一口,怒骂道:“猪油蒙了心,该十娘你一辈子吃这行饭。”

    之后便是沉默。

    此时正值盛夏,煌煌大日照在这两个狼狈的人身上。

    这算是同病相怜吗。

    杜十娘想。

    她见这个小姑娘该也是跳下来没多久便被海水冲了上来,怪可怜的。这人世间有什么事情想不开了要跳海?

    这么想着,她噗嗤笑出声,垂下眼帘,许是真的笑了。

    “十娘啊十娘,这话可轮不到你说。”

    阳光洒下来,杜十娘身上本染着海水的花裙有些干了,有徐徐海风从她身上过,沾染了风尘气息。

    这风也唤醒了地上的少女。

    青衫少女睁开眼,大日晃目,她又赶忙闭上,直到感觉到有阴影才缓缓睁开。

    她看到了一个女人。

    约么三十出头,一身碎花裙子,眼角有一颗痣,非要说也只有两个字。

    风韵。

    杜十娘一边惊讶于这雏儿的眼神清澈,一边说道:“姑娘可还安好?”

    青衫少女看着她,心想到。

    “这声音真好听。”

    少女没有说话,她又借助着杜十娘的影子看着那一方青天,眼底有一丝疑惑。

    杜十娘瞧出了少女已经没有了力气,她其实想要扶少女起身,可是被那眼睛一看,便是不敢触碰了,许是不愿让青衫少女沾染上她身上的风尘。

    八面玲珑杜十娘,此时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姑娘,遇了什么事?”杜十娘问道。

    青衫少女看着她,轻声说道:“我不知道。”

    她的声音如那未沾风尘的海风,又如那十里青空一般清澈干净。

    杜十娘心道:“这小姑娘的声音真好听。”

    杜十娘又露出一抹了然,说道:“不记得了吗?”

    青衫少女轻轻“嗯”了一声。

    她是真的不记得了。

    杜十娘也没有追问。

    自两年前,妖族有大圣出世实力大增,这南荒人的日子便难过的紧,家破人亡的事却也成了寻常。

    杜十娘看这姑娘穿的也不是很好,虽有几分姿色,可也不像是大家闺秀。

    该是书香门第。

    是了,也只有那种姑娘能有如此清澈的眼睛。

    杜十娘对她更加心怜了,因为她曾经也有这样一双清澈的眼睛。

    杜十娘问道:“姑娘,你还记得什么。”

    就算有半分可能,她还是想要送她回那书香。

    青衫少女却是摇摇头,用陈述的语气说道:“很多都不记得了。”

    杜十娘又问:“那名字呢?”

    青衫少女认真想了想,说道:“我没有名字。”

    杜十娘心想哪有人没有名字的,定是忘了。

    杜十娘帮着她挡住了那大日,阴影洒落,青衫少女望着杜十娘的裙角,问道:“你呢?”

    她只是淡淡说了两个字,杜十娘却明白她的意思,如果是往昔,骄傲如十娘是不会和第一次见的人说那些事,可是这一次,杜十娘看着少女那被水浸泡的青衫,恍惚间看到了那烟雨下的蓝天。

    杜十娘笑了笑,在青衫少女身旁坐下,那浅滩上的海水一来,浮动了少女的青丝,也拂动了十娘的裙角。

    十娘讲了她自己的故事。

    “坐中若有杜十娘,斗筲之量饮千觞。”杜十娘朗声道,她兴许仍没有丢下那捡回来的骄傲,如果值得骄傲的话。

    故事便从这春风城的十里春风开始了。

    十娘讲完了她的故事,一个角妓所托非人的故事。

    青衫少女听完了她的故事,认真的说道:“那个李公子很没有眼光。”

    在她看来,杜十娘是很漂亮的人。

    杜十娘看着青衫少女那清澈的眼睛,竟然也得到了些许安慰,海风吹在杜十娘脸上,那妆容之下是一张干净的脸。

    青衫少女问道:“十娘今年多大了。”

    杜十娘听着她的问话觉得很是奇怪,她想起了很多年前,学堂的先生摸着她的头,问一句:“丫头今年多大了。”

    “十九。”杜十娘一如从前,乖巧说道。

    青衫少女说道:“倒不像十九。”

    “吃这一行饭总是这样。”杜十娘认真的说道。

    “不值得。”青衫少女也认真说道。

    不是这一行不值得,而是为了那李公子寻死不值得,杜十娘明白这姑娘的意思,她轻笑了一声,抬头望着那青天。

    云遮住了太阳,下了一道烟雨,杜十娘轻轻挪了身子,替少女挡住了那烟雨,水湿了鬓角。

    “也该是不值得。”

    她想。

    “阿嚏。”青衫少女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揉着小鼻子的样子也有些可爱。

    少女想了想,认真的陈述了一个事实。

    “十娘,我没有地方去了。”

    “嗯?”杜十娘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青衫少女认真说道:“我可以跟着你吗?”

    她是在问,要么可以要么不可以。

    也只是在问。

    杜十娘看着那眼睛,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是天底下最走运的人。

    春风十娘遇负心,南荒怒沉百宝箱,谁曾想转眼便遇了青天。

    青衫少女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十娘,你的百宝箱呢?”

    杜十娘微微一怔,看着身边空荡荡的浅滩,起身,望着那茫茫海面,低头又看着那清澈如海面的眼睛。

    杜十娘又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天底下最倒霉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