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败类 > 157、魔门、魔皇,叶太(五更求订阅)

157、魔门、魔皇,叶太(五更求订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叶太依在河塘旁的栏杆处,将手里最后几粒鱼饲料,扔进了百鲤争食的小亭下。∵八∵八∵读∵书,↗▲o

    同时,也读完了天魔dafa的最后一行字。

    合上书,心中若有所感,微微抬起手,便只见他身前的池塘里水波涌动。

    一团一团的池水,不断涌向空中,直至汇合成了那比亭子还大的一泓空中泉眼。

    最后一条鲤鱼,也在水团里打着旋,融入了空中游弋争食的鲤鱼群中。

    叶太隔空双手操持,那一泓空中泉眼,就像是棉花团一样,在他手中不断变化形状。

    遮天蔽日的水团内。

    数百上千条锦鲤,就像是受人操控一般,不断汇聚、分散,便化为各式各样的形状。

    耳畔,琴声骤停。

    鼻尖,香风扫过。

    祝玉妍笑着替叶太擦拭着,不断自口鼻喷涌而出的蓝色鲜血,道:“真是羡煞人也,天魔力场的第十八重境界,你已经达到了,不过你要为了这几百条鱼儿负伤吗?”

    话落。

    天空便下起了锦鲤雨。

    扑通扑通的落入了池塘内,水花四溅。

    叶太咳着血,并未运功,祝玉妍便挥手一扫,那朝他们扑溅而来的水幕,便哪来的回哪去,卷入了池塘当中。

    叶太接过手帕,擦拭着鲜血,道:“天魔策对我借鉴很大,一时手痒而已,比起我都觉得玄奥莫名的长生诀,天魔策更加有人气,像是人创造出来的,可以牢牢掌握在掌心,而不是蒙着一层纱一般,可触可及却不可尽懂,果真玄妙。”

    祝玉妍笑道:“天魔策是我魔门宝典,若论最玄妙的,除去阴癸派掌握的天魔dafa,还有邪极宗的道心种魔dafa,可是在邪帝向雨田失踪之后,不知邪极宗还有那一卷秘典了吗。”

    叶太将手帕还给了祝玉妍,道:“阴癸派掌握十卷秘典之二,这次杨广身陨之后,天下群雄并起,注定逐鹿中原,魔门也该合一了。6八6八6读6书,□≠o”

    祝玉妍没说话,只是笑容渐浓。

    五天后。

    江都一处宇文阀麾下的宅院。

    这里聚集了六个人。

    四大世家的代言人,两男两女,道门佛门的人,一位山羊胡老道,一位面容端庄,手持拂尘,若菩萨在世的艳尼。

    他们在等人。

    等一个从未见过的人。

    传闻中的魔皇。

    无人言语。

    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即将做什么,无需交流,七家联合,也没有计划失败的可能,只需要让其他人分担罪孽罢了。

    “咳咳咳。”

    门外。

    一阵咳嗽声传来。

    一位面如病鬼,身形纤瘦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

    短发。

    病态。

    孱弱。

    这是所有人的共同想法。

    他打量着六人。

    六人打量着他。

    气氛陷入了一种微妙。

    终于,在那人的咳嗽声中,宇文士及忍不住开口道:“这位……兄台,你是不是走错门儿了?”

    这话问出了其余五人的心里话。

    是不是走错门儿了。

    您哪一点有魔皇这个称谓的威势与霸道?

    分明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身染风寒的书生。

    恐怕只有腰间那一柄细长的银剑,才有一点江湖游侠的模样。

    叶太闻言一愣,“我走错门儿了?”

    接着,回头望了望门外,转头头来,道:“应该没走错吧,不是诸位邀请我来的吗?”

    独孤阀的代言人独孤雁开口道:“你就是魔皇?”

    叶太看向众人,说出了理所当然,又让人觉得有些荒谬的答案:“是我,诸位,做好了成为千古罪人的准备了吗?”

    “唉!”

    宇文化及叹息一声,也不多问,因为真有人走错门,还自认是魔皇的概率,微乎其微,根本不可能。

    他也不测试这位魔皇的实力,因为江湖上扮猪吃老虎的人多了去了,特别是魔门,上一秒就对你憨厚大笑的老伯,下一秒可能就化身为刀子捅入了你的胸膛恶魔。

    魔皇是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众人勉强接受了这个设定。

    宇文士及看向众人,道:“既然如此,出发吧,皇帝陛下应该正在临江宫观看歌舞,尽量让他走的痛快一些吧。”

    其余人不语,跟随他走出了小院。

    江都。

    临江宫。

    被天下人视为暴君的杨广,正搂抱着自己心爱的萧皇后,观赏着殿下穿着暴露的宫女的歌舞,时不时的饮上一杯酒,吃上一颗萧皇后亲手剥好的水果。

    即便天下大乱,烽火四起,他这位别人眼里的暴君,也在尽力符合天下人给他的设定。

    昏聩。

    baozheng。

    穷奢极欲。

    突然,杨广拍手称好。

    萧皇后不知何意,因为皇上早就厌弃了这些歌舞,若不是ang江都,早就掀桌子命人换一批供他赏乐的艺人了。

    可如今为何拍手称好呢?

    像是看出了自己爱妃的疑惑,杨广哈哈大笑道:“爱妃,你看朕这位暴君,给天下人演的是否惟妙惟肖?比殿下这些戏子如何?”

    萧皇后看着眼前的皇上,就如看到了昔日那意气风发,要一展宏图大志的青年一般,柔声道:“杨郎雄才大略,岂可谈得上暴君一词?”

    “雄才大略,雄才大略!”

    杨广哈哈道:“爱妃,恐怕这天下,就只有你一人如此看我了。”

    萧皇后浅笑着将螓首埋入自己夫君的胸膛,道:“不就够了吗。”

    杨广一愣,随后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搂着萧皇后的肩头,道:“爱妃说得对,朕,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往后的盛世,终会由我起头,从乱世走向繁荣,但是此刻,都及不上拥你在怀,谈什么雄才大略,谈什么天下兴亡,何曾比得上爱妃你的一颦一笑啊。”

    他,杨广,少年虎将,昔年亲自率领大军南下,越世人认为不可破之长江天堑,攻克南陈!

    开凿大运河,为万民怨愤,却加强了南北政治、经济、文化交流,功不在当代,因为当代已经把他诋毁为了一位昏聩暴君,可是必定利在千秋,杨广的目光,似乎已经跨过时空长河,看到了在自己开辟的这条大运河上,船来船往,盛世繁荣。

    推进科举制度,也就是这一条,动了门阀世家的根基,加之他建功立业,想要建立一个千秋盛世的yuwang太过澎湃热烈,以至于劳民伤财,怨声载道,才终被门阀世家,顺应民心的推为了千古暴君。

    可是他已经起了一个头,埋下了一个种子,即便不是他杨氏在位,以后的朝代,这颗种子终会萌芽,长成参天大树。

    门阀世家的根底,终究会被这颗参天大树的根络所撬动。

    杨广搂着萧皇后,饮下一杯烈酒,高声道:“出来吧,诸位!我知道你们已经来了!”

    四男三女,共七人,缓步走入了临江宫。

    本应重重防守,严密把关的临江宫,竟如同虚设一般,被七人组成的屠龙剑,所长驱直入。

    杨广霸气不掩,睥睨这七人,道:“报上名来!也好让朕知道,是死在哪些人手里的。”

    “魔门,魔皇,叶太,其余人不必报名字了,因为他们不值得陛下你记住。”11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