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败类 > 15、见男春

15、见男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唤醒我的向往,温柔了寒窗

    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

    不怕心头有语眼底有霜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

    ……”

    夜晚。

    繁星和弦月点缀着夜空。

    落英楼的最顶层的飞檐上,叶太手拿一瓶剑南春,跟着手机里的曲调,随意的哼着这首歌。

    没有像前几日那样,一点不掩盖的用音箱外放各种神曲。

    他如今音乐才子的名头已经传开了,也不用再刻意宣扬自己的才华了。

    是的,不管是参加银川公主招亲,还是散播自己乐道奇才的名声,他都是为了“掠夺”声望。

    古代本来也有腹语一说,现实世界一篇《口技》,如今还记载在语文教材当中,被人津津乐道呢。

    在这种武侠世界,有内力的存在,乔峰有一声吼停百万师的事迹,更有善内力者千里传音。

    所以对于叶太每天变换的音色,和远传小半个王城的盛乐,西夏王城的子民们,也不会有过多的怀疑,只当是一种对于内力的应用。

    况且武侠世界中,能够将内力融入音乐的人,少,但是也不是没有。

    就连段延庆,只要他想做,也都是能做的到的。

    这首《消愁》一出,落英楼里的群芳,连带着慕名前来一闻才子仙乐的贵客们,也都目露陶醉,个个真想冲上那高阁,一睹这等奇人的真容。

    音乐婉转悠长,传入了魁伟的皇城之中。

    虽然落英楼离皇城很近,可没有音响的加持,只是手机喇叭的最大音量外放,内力不深厚者,根本听不到这隐约的美乐。

    当然,这皇城内的武林高手也不少。

    在某个装潢典雅华贵的屋内。

    一袭华丽青色绸缎裹身,脸戴黑色面纱,身材曼妙的女子,双手负在身后,对窗迎月,目露思索。

    女子虽脸部被一张面纱遮掩,但是露在华丽锦缎外的肌肤如玉光滑,象牙般光洁的额头,没有一丝岁月的痕迹,即便是隔着面纱,单只看那面部的轮廓,让人见了也不得不由衷赞叹一声,好一代绝世芳华。

    月光洒在女子面纱上,她秋水一般的眸子,微微动容,口里低声呢喃,声音如黄鹂悦耳。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宽恕我的平凡驱逐了迷惘,天亮之后总是潦草收场,清醒的人最荒唐……”

    “呵呵。”

    “世事总是潦草收场,只有清醒的人才最荒唐,何人又不是呢……”

    女子眸子如水,遥望皇城外的落英楼,仿佛记起了什么,眼神时而温柔,时而冷厉,时而叹然,时而释怀……

    “叶太,听段延庆说,他五招败于他手……”

    “能写出这样的词曲,你又经历过什么呢……”

    “迪拜?一个王子岂会体会到这样多的人生百态,难不成是落难王孙……”

    “去看看也好……”

    话音落地,一阵清风拂过,女子曼妙的身影,消失在了屋中。

    落英楼顶层。

    叶太悬坐在飞檐上,一脚踩在砖瓦上,一脚悬空随意晃荡。

    从楼下看,一手持酒,一手撑地,目视朦胧月光的他,在这种使人陶醉的仙乐当中,当真如天上的谪仙人下凡。

    落英楼的群芳们,不知道有多少,都要抢着在饭点,亲自来为他送餐,就想和这位谪仙人对语两句,那心都醉了。

    身后清风掠过。

    叶太眼神一动,不着痕迹的将手机揣入了自己的胸口衣襟。

    一曲《消愁》过后,音乐微微停顿,陡然曲调一变,响起了纯音乐《天地孤影任我行》,叶太也有感而发,烈酒对月,赋诗一首: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唉……”

    “……”

    “唉!”

    “……”

    “唉!!!”

    三声无可奈何,又悲壮至极的叹息,接连响起。

    这时,音乐也骤然一停,那是叶太催动内力,让胸口手机强行黑屏的结果。

    叶太向口里灌了一口烈酒,望月沉思,俊朗的外表,绝美的腹语,婉转的词调,霸气又无奈的诗句,把他衬托的如画中人出游,不该存在于这凡世间一般。

    他的身后,一个脸带面纱的绝美身影,望着他的背影和侧脸,怔怔出神,最后叹道:

    “好一个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好一个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你就是迪拜王子叶太?

    你就是五招逼退段延庆的叶太?

    你就是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的叶太?”

    叶太诧异的回过头去,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位身材曼妙的仙子,潇洒一笑道:“是我本尊,不知仙子为何而来?如想喝酒,我这有世间最烈的酒,如想对歌,我这有世间最美的曲,如想尝人间绝味……那西夏皇城后厨内遍地都是。”

    “呵呵,这世间最美的曲,我暂且认了,你说你有世间最烈的酒,我问你可曾喝过中原武林的‘断魂琼酿’,你说那西夏皇城内有世间绝味的美食,我问你,又与你何干?”女子负手问道。

    “不怕仙子见笑,我手中之酒,乃是家乡最美最烈琼酿,不比任何美酒差,至于那西夏皇城的绝味,只要仙子感兴趣,我去那皇庭御厨一游又如何?”叶太潇洒大笑道。

    “呵呵……你我从未相识,你便愿为我夜闯那西夏皇城?”女子打量着叶太道。

    “哈哈,如此良辰美景,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必然是那银川公主的意中人,此情此景之下,提前去我家里拿点吃食出来,又算得了什么呢?……仙子请喝酒!”

    说着,叶太将手里那瓶剑南春,扔给了青衣女子。

    女子张手接过,打量了一番这“水晶瓶”,道:“拿此等名器装酒,至少外观已是世间一等一的了,就是不知味道如何……”

    言罢,她便以袖遮面,仰头将这琼酿滚滚倒入檀口之中。

    酒水才一入口,她便皱起了眉头,咽下不过二三两,脸色就有些潮红了。

    将酒瓶扔回叶太手中,重新戴上面纱,女子清冷道:“若说此等乃是天下第一烈酒,我也认了,果然名不虚传,此酒何名?”

    “见男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