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一百零五章 宫里多了只猫,宫外多了双眼

第一百零五章 宫里多了只猫,宫外多了双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猫一个跃起跳到桌子上,猫眼跟徐帘幕平起平视:“好歹受过李家的恩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为了飞上枝头,连过命的朋友都不要了。”

    徐帘幕眉眼动了动,似乎有些生气,随后恶狠狠的瞪了猫一眼。

    如果李天意在此一定会惊掉下巴,在他印象中,这肥猫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不屑一顾的猫样儿,何曾这样苦口婆心,活像个话唠。

    “徐帘幕啊,你可真有福气,瞧瞧现在这打扮,日子过的一定很舒服吧。”

    “真香,你的袖子里都是香的,真是活的比姑娘家都漂亮。”

    “别动,难道你还想打我?”

    “阿嚏!”

    “这是谁给你化的妆啊,粉儿是不是扑得太厚了?”

    “画皮的技术有长进,佩服!”

    “你就朝这个路子继续往下走吧,我保证你能很成功的把你们老徐家的脸给丢尽了!”

    “锦衣徐家出了个娘炮,还是个贪生怕死的娘炮,徐帘幕啊徐帘幕,你可真是条好汉!”

    “是我天真了,那恶毒的女人毕竟是你的初恋,还给你发了俸禄,真好奇她出了多大的好处,人都送你了?让你这般捧她的臭脚!”

    “别以为不说话就显得多壮烈,你就是个缩头乌龟!”

    “……”

    这猫扭着猫屁股,站在徐帘幕的眼巴前儿,张牙舞爪的唠叨了一炷香的功夫,终于将徐帘幕给惹烦了。

    拽过一张纸。

    刷刷刷的写下一行字:“锦衣死于话多。”

    猫个翻白眼:“你要做一辈子的王八?”

    徐帘幕继续写字:“不要侮辱我,老徐家没有孬种。”

    猫继续翻白眼:“那这指挥使怎么来的?”

    徐帘幕一阵无力,只能继续写字:“活了一百八十岁的猫妖,不懂得韬光养晦?”

    猫愣了愣,一爪子拍在徐帘幕的脸颊上,呵呵一笑:“早知道你小子不是叛徒。”

    肥猫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锦衣卫所。

    留下一地莫名其妙的躁动与不安。

    这躁动是徐帘幕心底的躁动,不安慌乱在黑夜中持续的弥漫加重,一直延续到天亮前,然后他就背着一个大箱子离开了锦衣卫所,悄悄入了后宫。

    先帝在世的时候,徐帘幕就能自由的出入后宫,现在宫里的主人换成了皇太后斐南衾,他一样可以自由出入,锦衣卫的指挥使如果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他都不配肥猫的一顿挖苦。

    李天意终究是不愿意再去寝宫见斐文秀,反而是躲到了侧宫的书房中等待,反正那位皇太后也知道自己的动向,洞房花烛夜是做给天下人看的幌子,去给她请安一样是做给文武大臣们看的幌子。

    御书房烛火通明。

    李天意站在一张羊皮地图前愣愣出神。

    徐帘幕来的悄无声息,来的有些让李天意诧异,递上一张纸,上面写着:“见过陛下。”

    李天意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颈:“见过陛下?你是谁?你见过我?”

    徐帘幕递上第二张纸条:“我是锦衣卫所新上任的指挥使,我叫徐帘幕。”

    李天意看完便没了兴趣,这种职务,想来早就让那个恶毒的女人收买了,还是新上任的,看来是手刃了自己的老上司。

    只是,这时候来找自己,做什么?

    苦肉计?

    贴身的眼线?

    试探自己内心的想法?

    李天意都有些想笑:“真当自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还是想瞧瞧自己的演技有没有进步?真是闲情雅致的紧啊!”

    摇摇头,李天意装作很友善的模样:“徐指挥使找我何事?”

    徐帘幕看着李天意的微笑,挺了挺身子骨,又抽出一张纸条,继续介绍自己:“我叫徐帘幕,是那只肥猫喊我来的。”

    一行字。

    李天意的脸色都微微变了变。

    没有说话。

    李天意沉默不言。

    徐帘幕同样是闭口不言。

    两个人,眼睛对视着眼睛,良久的对视,一直到李天意的眼珠发酸,他才眨了眨眼,咽了一口唾沫:“徐指挥使找我何事?”

    同样的问题,问了两遍,意思自然不同。

    徐帘幕没有再递上纸条,直接将自己背后的大箱子咚的一声放到地上,从声音上就能听出来,大箱子里的东西很沉,非常沉。

    李天意没有犹豫,伸手打开箱子,入眼全是一本一本的册子。

    “书?”

    “这个到是有些出乎预料。”他现在需要的可不是书啊。

    有些无奈的拿起一本,李天意随手翻开:“御林军第十七骁骑营花名册……”

    往后翻,全部都是一个一个的名字,名字后面是简短的户籍介绍:“这是?”

    徐帘幕恭敬的抱了抱拳,没有再打扰,直接就离开了御书房。徐帘幕离开的同时,李天意的身后就出现了一只肥猫,虽然走路一瘸一拐,可走的怎么看怎么霸气,这是一只走路带风的肥猫。

    这个破晓的清晨,深冬暮雪,天寒地躁,可李天意第一次觉得打心底里多了一丝暖意。因为,宫里来了一只肥猫,宫外多了一只眼……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战斗’。

    清晨的神都还是颇有些凉意的,尤其是霜雾下的神都,早晚时分的凉风非常的寒冷,能凉到刺人的骨头。

    时辰已经不早。

    可宁十他们暂住的小院里,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没有起床,因为太累了,连续三天清晨出门,深夜回家,铁打的身子都要吃不消的。

    天,亮的又晚。

    从窗户缝儿里都能感觉到屋子外面的寒意。

    宁十也实在不忍心再折腾他们,霜雾又重,多半也不会有几个人出门吃早点,心里想着:“那就再晚些出去,让他们多睡会儿。”

    三天的孕养,宁十终于填满了一个孕穴的剑气,养的晚不一定就养的慢,厚积薄发,宁十从来都是相信奇迹的。

    木剑在手。

    十二个基础动作,连续练习了一千遍,一直练到日上三竿,练到满头大汗。紧接着就是自己独创的剑一止争,剑二蛇动……

    剑三在宁十的心里已经有了些模糊的目标,但不是太真切,需要再打磨思索。

    上魔山的路很长,急不得,也没人能帮他,只能一步一步慢慢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