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一百零三章 初次见面

第一百零三章 初次见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子!

    老天爷的孩子!

    听着是不是特牛气?全天下的人都羡慕,做梦都想跟李天意换换位子。可谁能知道他的苦呢?围在他身边,像孙貂寺这样的人,话说的很漂亮,能说的李天意哑口无言。

    幸好。

    任你是高墙深锁的宫中,窗外的春风总是会吹进来的,李天意并不是一个白痴,他有眼,有耳,有心,他爱读书,他能知道一些别人不想他知道的事情。

    所以。

    李天意虽然表面客气,可他心里早就想碎这群人一脸的唾沫:“你们家孩子长身体的时候,都不让吃饱肚子吗?没你们这么变着法儿虐待人的,我可是朕,堂堂的唐国皇帝。”

    “咕咕……”

    好吧。

    真是一个好厉害的皇帝。

    李天意倍感羞愧:“儿臣愧对父皇啊,愧对祖宗,一个皇帝,把这龙椅坐成这副窝囊模样,也是没谁了。”

    人在饥饿的时候,鼻子就会特别灵,隔着老远的距离就闻到一股子清香:“猪肉、小葱、香菜、香油、醋、蒜……好像是小馄饨,没了孙貂寺,这顿夜宵一定要吃饱。”

    寻着香味。

    李天意慢悠悠拐进永欢坊。

    深夜的洛阳城不知何时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城内的喧闹终于开始降温,人流逐渐往家里移动,很快,大街小巷里就变得安静下来。

    冬日的夜,仿佛比平时更加厚重。

    宁十站在馄饨摊边上,不紧不慢的擀着面皮儿,眼睛眨也不眨,眼神非常干净,似乎能穿透这空气中的雾,比空灵的水更淡更净。鹿严依旧蹲在火炉旁照顾摊子的火,他没什么强项,就是执拗有耐心。陈余生趴在桌子上,夏平凡跟叶青鸟一左一右靠着陈余生的肩膀上,三个人鼾声四起,流了一兜子的口水。

    林竖横也在不住劲儿的打哈欠,唯独春夜,白天无精打采,这天黑了,却来了精神,瞪着硕大的眼睛,正在那边数数。一颗一颗的铜板,让小妮子颠过来倒过去的数,数了十遍都没觉出烦。

    若是有高境界的剑修站在一旁,定会惊奇,这小小的馄饨摊,竟然会有如此浓稠的剑气。丝丝缕缕,粘稠不化,仿佛粘到一起的糖稀。

    糖的一头是空中的雾气,另一头便连接着宁十。

    三十六个孕穴,这次终于有时间好好的打磨,安安静静的孕养剑气。又是在四海神州的中心,唐国的神都洛阳,天下气运聚集之地。

    剑修不是道修,剑修不需要寻找洞天福地,却讲究一个气运,虽然气运看不见摸不着,可就是实实在在的存在,无法感悟到,只是境界不足而已。

    宁十的手摸着的是面,可感悟的却是整条街道,整个永欢坊,整座神都……当然,距离越远,念力的感知越薄,画面越模糊。

    这时候。

    模模糊糊的画面中,忽然闯进来一个少年,锦衣夜行。

    就如一滴墨掉入了净湖,宁十眼眸中的雾气也跟着消退干净,一抬头,耳边就传来这少年的声音:“能给我做一碗馄饨吗?”

    少年自然是李天意,他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面相青涩,语气却异常的沉稳,单单听这一句话就知道少年心里藏着无数的心事。

    宁十少有的愣了愣神儿,仿佛没听到对方的话:“你说什么?”

    李天意微微抬头:“我说,能给我做一碗馄饨吗?”

    宁十:“哦。”

    李天意点点头,就准备在旁边等着。

    宁十熟练的捏起一个面皮儿,却不知道要放什么馅儿:“想吃什么样子的馄饨?”

    李天意微微挑眉:“馄饨就是馄饨,不是都一样吗?”

    宁十摇摇头:“猪跟羊能一样?牛跟虾味道也不同吧?”

    李天意明显是理会错了宁十的意思,肚子饿,脑子就不会太好用,而且他的思维本身就与旁人不同。御膳房可从来没问过这种问题,吃什么就是吃什么,天子想不想吃,只能去猜,不能直接去问。

    宁十似乎看出来李天意的困惑,心里想:“难道这少年没吃过馄饨?”

    瞧了瞧李天意的穿着打扮:“估计是哪家豪门大宅的少爷,姑姑曾说过,不要用咱们的眼光去看那些不知道的事情,乡村里的姑娘以为宫里的娘娘天天吃烙饼,顿顿嚼大葱,自然是不可能的。”

    李天意不说话。

    宁十也就没再为难他:“轻口一点,还是重口一点?”

    这个问题李天意懂:“重一点。”

    他现在需要刺激。

    宁十抬头观察了一下站在自己身旁的李天意:“有心事?”

    李天意抿着嘴没说话。

    宁十撇了撇嘴角,心里想:“不说就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小爷在这永欢坊大街上卖了三天馄饨,什么食客没见过,装什么装。”

    心里这样想,嘴上却说:“有忌口吗?”

    李天意摇摇头,依然没怎么说话。

    这让宁十有些微怒:“好心给你排解,不识好人心啊……”

    带着很古怪的情绪,宁十这一碗馄饨就包了些奇怪的馅儿,这馅儿是今天傍晚准备的,想着研究研究,宁十自己都没尝过,就先给李天意做了。

    现包现煮的馄饨,刚出锅,蹲在地上生火的鹿严就打了个喷嚏,很少见的抬了抬头,看了看宁十,张张嘴,想说话又没好意思说。

    宁十端着热气腾腾的馄饨,看着李天意:“坐哪儿?”

    李天意的肚子恰如其分的叫了叫,然后开口:“随便。”

    馄饨放到单独的桌子上。

    宁十甚至亲自给他擦了擦板凳。

    最后,李天意才坐下来,坐的很书生气,一看便知家教严苛。

    挑了两根相比较更工整的筷子,李天意低头就夹了一枚馄饨,轻轻送到嘴里,这动作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虽然李天意贵为天子,但说好的看看这洛阳城,他本意是不想搞特殊的,吃东西也一样,洛阳的百姓怎么吃,他便怎么吃。

    然后。

    “咳!”

    李天意第一口吃下去,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嗓子里更是蹿出来一道火:“咳咳……这馄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