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九十章 你咋不上天呢

第九十章 你咋不上天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气氛变得很是凝重。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准备看看宁十怎么选择。

    沉默。

    良久的沉默。

    铁甲宗的执事叹了一口气:“卢先生,申小姐,这龙船是带大家回神都的商船,不是打架斗殴的比武场。隆冬腊月去太平河里游一圈,已属不易,我看就这么算了,铁甲宗过后会献上一份薄礼,就到此为止吧。”

    卢飞瞧了瞧申媚儿。

    申媚儿没有应答。

    没应答那便是不同意。

    卢飞耸耸肩,表示这并不是自己能左右的,自己能做的就是不出格,不出人命:“斟杯酒,道个歉,不算过分吧?不道歉也行,欠债还钱啊,我们申家剑炉可是最讲道理的,可别过后说我们欺负人!”

    这话是准备打死都要给宁十难堪了。

    铁甲宗的执事最后努力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卢飞阴笑着说:“卢某是个粗人,没读过书,不懂什么大道理,只懂得不能让人污蔑了师门,不能让人欺负了师妹。所以,还是请您,闭嘴吧。”

    这时候。

    宁十还是满身冰水的站在甲板上,寒风刺骨,说不出的凄凉。只是,如果有细心的人就会发现,他的手已经准备蓄力了,右脚甚至朝申媚儿的方向挪了挪。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龙船二楼传出一道声音:“好大的胆子,好大的排场,好他娘嚣张啊,你咋不上天呢?”

    话终。

    一人,从软塌上,懒洋洋的站了起来。

    说话的人是李七夜,唐国的七王爷,北境最有权势的贵人。

    肾虚的李七夜懒洋洋的从龙船二楼上走下来,一直走到甲板上,身上裹着厚厚的锦衣。

    李七夜靠近申媚儿:“你就是斐南徽选的儿媳妇?”

    在李七夜面前,申媚儿早就站正了身子,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媚儿见过七王爷。”

    李七夜冷哼一声,转过头又看向卢飞:“你是?”

    卢飞微微低头:“申虎豹是我师父。”

    李七夜挑挑眉头:“申家剑炉的弟子啊,你也是皇亲国戚?”

    卢飞一愣,急忙回复:“草民不敢。”

    李七夜:“既然不是皇亲国戚,那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敢动我的人!”

    卢飞又是一愣:“您的人?”

    李七夜指指宁十,立即就有一个身姿婀娜的女子过去给他披了一件厚厚的大棉衣。

    盯着宁十身上的衣服,卢飞脸色数变,最后沉声道:“七王爷,草民只记得这人是从禅山道观下来的,不记得是您的人,大家都看到了,他是后来上的龙船。”

    卢飞姿态摆的极低,话却说的很强硬。

    “哼哼。”

    李七夜忽然就笑了:“难道我喜欢谁,还要分时候吗?我说他是我的人,他就是我的人,你有意见?”

    卢飞低声道:“您是大人物,您要讲道理。”

    李七夜伸出手给卢飞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子:“我现在就是在跟你讲道理啊,否则,你动了我的人,我会只跟你说几句不轻不重的话吗?”

    卢飞声音压的更低:“您要保这个人?如果是这样,卢飞给七王爷这个面子,两清了。”

    申媚儿还想说点什么。

    卢飞直接拽了拽她的袖子,摇了摇头。

    李七夜转过头又盯上旁边的两位铁甲宗执事:“你们是瞎子吗?还是说我的人缺了你的船票?”

    站在一旁的铁甲宗执事看到李七夜出面,已经有些头疼,这位爷在北境就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平日里只看到过为姑娘出头,今日怎么会为一个少年站出来呢?难道咱们这位肾虚的王爷,口味变了?

    不敢想,不敢想啊,细思极恐!

    话说回来,那卢飞只能算是‘阴险’。

    这李七夜那可就是‘明骚’了。

    但只要铁甲宗还在吃唐国的饭,就必须要尊重唐国的王爷,必须尊重,别管这位爷有没有实权。

    尴尬的是,宁十还真就没买船票。

    执事凑近两步,小声道:“这位公子,确实没买船票,他是禅山道观夏山道人的朋友,我家宗主……”

    这人话都没说完,李七夜忽然就指着对方的鼻子喊起来:“没买船票?”

    李七夜伸手朝后面勾了勾指头,一沓船票就递了过来,然后直接就甩在这个执事的脸上:“吃什么饭就干什么事,怕惹祸就别跟船,你真是给铁甲宗丢脸了,还好意思提你家宗主,说出来是准备把他的脸也丢尽?”

    李七夜都快要气笑了,指着对方的鼻子骂道:“我要是你家宗主,今晚就要打断你的狗腿,客人就是客人,该灭火的时候就要灭火。站着不动,不是和事佬,是白痴,白吃饭的痴呆傻瓜!连看门狗都不如,要你何用?你自己说说,你有什么用?”

    这维持秩序的执事已经被骂晕了,一句话都不敢说。

    李七夜得理不饶人:“船票够了吗?不够我还有,缺几张,你告诉我,这种东西,你七爷爷要多少有多少。你也不打听打听,爷爷在你铁甲宗花过多少银子。”

    别说是被骂的执事,就连旁边围观的人都被李七夜的气势给震住了:“这还是他们印象中的肾虚王爷吗?”

    “男人气概也太足了点吧!”

    “不太正常啊!”

    事情已经进展到这种地步,卢飞很清楚,自己根本不能拿宁十怎样了。出丑是肯定不可能出丑了,只能再找机会给师妹出气,使了个眼色就要拉着申媚儿离开。

    步子还没迈开。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厉喝:“等等!”

    又是李七夜:“谁让你走的?那三个男孩跟你的债两清了,这边呢?我的人可是去太平河里游了整整一圈!”

    卢飞深吸一口气,即便他猜到李七夜是故意找茬,但他也不能顶撞对方:“七王爷想怎样?”

    李七夜努努嘴:“给我的人道歉,赔罪,斟一杯酒,桑落酒,斟满了,双手端过来,说你错了,弯下腰去说。”

    一模一样的话。

    一模一样的说辞。

    卢飞脸色骤变,思索片刻,压住怒火,给李七夜弯了弯腰,行了个礼:“七王爷,打人不打脸,如果卢飞哪里得罪您了,我给您赔罪。斟酒,我看就免了吧,非常时期,卢飞代表的不是自己一个人,还请您见谅。”

    非常时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