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八十五章 霓裳羽衣桑落酒

第八十五章 霓裳羽衣桑落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肾虚的七王爷全名李七夜,是李天意的亲叔叔,唐国硕果仅存的王爷,因为是李天意父皇一奶同胞的弟弟,所以保住了性命。

    只是。

    自小就没啥‘尊严’。

    一个男人,肾虚啊,想想得有多凄凉,身旁说那番话的女子都是李七夜的心腹,贴身婢女。为了在外人面前给主人找点面子,也算是煞费苦心了,真的是费了好多的苦心。

    可这些苦心,每一次都像是刀子般刺进李七夜的胸膛,奈何李七夜还没办法发火。

    这些人都是为了讨好他啊,都是为了给他争点面子:“男性的雄风啊,这个对男人是多重要的事情啊!”

    “只是,这些话听着,脑壳儿真特么疼!”

    李七夜在苦恼不堪时,宁十跟叶青鸟几个人已经开始登上船楼,每走一个台阶,几个人之中就会发出一阵惊呼。

    “快看那朵花,冬天竟能开放。”

    “栏杆都是香的呢。”

    “我好像闻到猪蹄儿的味道了。”

    “……”

    宁十走在最前面,一阵叮叮咚咚的古曲自二楼中央传来,伴着这曲调,一个穿红衣的少女长袖凌空,翩跹起舞。

    红衣少女身后坐着七名穿粉衣服的姑娘,各持一件乐器,笙、筝、磬、笛、箫、筚篥、箜篌。

    七件乐器齐鸣,跳珠撼玉,金石丝竹,令人陶醉,当真是:“天阙沉沉夜未央,碧云仙曲舞霓裳。一声玉笛向空尽,月满骊山宫漏长。”

    这里自然是没有骊山的,可龙船也足够精彩,一曲,一舞,一人,将这羽衣霓裳演绎的绝伦精妙。

    红衣少女的身旁摆着一个小竹篮,竹篮旁摆着一块木牌,木牌上写着‘白羽’二字。这时候,竹篮里已是盛满了花,每一朵花都娇艳欲滴,不时还有人从座位上起身,朝白羽走过去。

    宁十左右瞧了瞧,这些送出去的花全都是从进二楼侧面的一位仆从手中买去的,一锭银子一朵花。

    真贵!

    霓裳羽衣舞结束之后,又有其他女子陆续登台,每一位都会博得一些人的掌声跟鲜花。

    叶青鸟和春夜还好,毕竟是女孩子。像宁十、陈余生、鹿严和夏平凡都看傻了,林竖横估计是见过这种场面,稍稍有些定力。

    “真漂亮。”宁十和陈余生肩并着肩,摸着鼻子,不自觉的夸赞。

    “嗯嗯。”鹿严跟夏平凡使劲地点头。

    “偷得浮生半日闲,俗世的声色犬马而已。”林竖横故作姿态的说,眼角的余光却不曾离开中央的舞台。

    “丑陋!”春夜鄙视的翻了个白眼。

    “流氓!”叶青鸟朝陈余生脚丫子上使劲跺了一脚。

    “不堪啊……你们,没救了。”春夜背过手,一副大人的口气。

    鹿严跟夏平凡的脸颊瞬间通红,想跑,然后直接就被宁十给拽住了:“别听她们的,这是欣赏,这是技艺。再说,我们都是男人,是不是啊林大哥。”

    林竖横挑了挑眉,点点头:“必须是男人。”

    然后。

    五个‘贼眉鼠眼’的‘小男人’直接就在二楼侧面蹲点了,蹲成一整排,一动不动,目不转睛。

    最后还是春夜气不过,非得拽着宁十拉上叶青鸟,去了三楼参观。

    其中有个小插曲,三个人在上三楼的时候直接被楼梯旁的仆人拦了一次:“三位应该是夏先生的朋友吧,睡的可好?”

    宁十点点头:“挺好。”

    仆人一脸微笑的说:“我帮三位换身衣服吧。”

    说完话,这人指了指楼上:“想上去,穿成这样,不太好。当然,我可不是拦着几位,夏先生的朋友在咱们铁甲宗的船上,想上哪儿上哪儿,什么地方都能去。我只是为咱们考虑,不想让几位平白遭了旁人的白眼,不是谁都能跟咱铁甲宗一样平易近人的。”

    停顿片刻,这人凑到宁十耳边,小声说:“有些人,特世故,眼神儿都是长在脑瓜子顶上的。”

    有理有据。

    话,听着也顺耳。

    宁十没道理不从,只不过这人在中间插了一句嘴:“船上贴身的衣服不多,这几件都是我们平日里穿的,丑是丑了点,但肯定是干净的,您放心穿。这三件脱下来的我会找人给您修补一下,明早送到您住的船舱。”

    宁十点点头:“劳烦您了。”

    换完衣服。

    确实神清气爽,三个人迈步就上了三楼。

    入眼便是一水儿的美食,烤鸭、烧鹅、猪蹄儿、红烧肉、佛跳墙、冰镇的果蔬、咕嘟咕嘟冒着泡的肉汤……直接就让三位吃货挪不动步子。

    叶青鸟小心翼翼的询问:“这些东西怎么卖?”

    一旁的人微笑着回答:“随便吃。”

    免费的!

    随便吃!

    真是贴心啊!

    世界在一瞬间就只剩下身前的吃物,三个人甩开膀子就胡吃海喝起来,吃的满嘴流油,吃的肆意妄为……

    一直吃到二楼传来一阵欢呼声。

    宁十这才第一个抹抹嘴唇,走向栏杆。

    正当宁十扶着栏杆准备朝楼下瞧一瞧,发生什么了时,身侧忽然伸出来一只芊芊玉手。

    手心里是一盏翠绿色的酒杯。

    耳边传来一声:“给我盛一杯桑落。”

    芊芊玉手的主人同样是一位姑娘,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只手给自己递着酒杯,腰身微微扭着还在跟另一边的人说话:“这桑落可是前朝的名酒,岭南桑叶落时取桑井之水酿造,有‘千日醉不醒,蠕渌胜桑生。十年味不败,翠涛过落薤。’的美名。姐姐可要好好尝尝,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铁甲宗出手就是不凡。”

    旁边的妇人恭维的说:“少庄主真是女中豪侠,知之甚广。”

    被称呼为少庄主的姑娘,得了夸赞眼角都笑开了花:“家父爱饮美酒,受老爷子熏陶而已,略知一二,只是略知一二。”

    妇人:“据说老庄主已经入了三境?”

    姑娘:“有些时日了。”

    妇人:“可喜可贺,等回了洛阳,媚儿一定代姐姐向老庄主问好啊。”

    姑娘:“一定。”

    恭维告一段落,可这位妇人口中的少庄主却没有拿到自己点名要的酒,稍稍皱眉:“给我盛一杯桑落,没听到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