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八十二章 借气

第八十二章 借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战斗在李梧桐刀气全开时,直接就进入到白热化。

    宁十转攻为守,一剑都没有再刺出去,木剑舞成一个圆,死命的防守。

    在李梧桐的眼中,宁十的剑有破绽,而且他可以抓住这个破绽。只是破绽太小,变换的太快,只能尝试用刀气去突破那个点。

    宁十仿佛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风雨飘摇,似乎无时无刻都可能翻船损毁,可就是不毁。

    李梧桐的刀气越来越浓,靠的宁十越来越近,近到肉搏的距离。

    然后宁十忽然就开口说话了:“我是唐人啊,你怎么不杀我呢?”

    李梧桐冷着脸:“你很快就会死。”

    宁十用讥讽的眼神看着对方:“吹牛谁不会。”

    李梧桐刀气更浓:“你在找死,你真的在找死。”

    宁十冷哼一声:“说的好像你输了不会死一样,你觉得唐人杀狗会手软?”

    李梧桐脸色骤变:“你说我是狗?”

    宁十:“我没说。”

    李梧桐:“你说了。”

    宁十:“好吧,你是狗还不行吗。”

    争吵于打斗毫无意义,但宁十跟李梧桐都觉得有必要,因为宁十需要时间消化从李梧桐身上借来的刀气,将刀气转化为剑气,而李梧桐需要时间来寻找宁十的破绽,一击毙命。

    借气。

    这是剑门独有的功法,四海神州独一份:“借他人之气归自用,何其霸道。”

    宁十孕穴开了三十六,李梧桐的孕穴其实才开了十八,李梧桐唯一比宁十厉害的就是二境的品级更高一些。可宁十并不进攻啊,他只是靠着自己的剑一止争去防守。

    守中借气。

    一位被仇恨蒙蔽双眼的捕风者。

    这一刻。

    在禅山山顶,彻底中了宁十这个典型唐国腹黑少年的套路。

    多简单直白的激将法啊。

    你想要在唐人面前显摆,那我就给你显摆的机会,你继续显摆,我让你显摆个够。

    当铁树做成的木剑与屠狗刀一齐被甩飞,宁十与李梧桐真正贴身肉搏,拳头对拳头的对轰时。

    李梧桐的嘴角裂开笑了,他认为自己终于击飞宁十的剑,贴身肉搏他必胜。

    宁十的嘴角也裂开笑了,他的笑仿佛是在看一只猴子,被戏耍的猴子。

    半个时辰的借气。

    宁十的孕穴有些臌胀。

    一粒雪花朝这边飘荡过来,落在宁十的指尖上,雪花瞬间融化,仿佛遇到了火。一拳对轰结束,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拳,李梧桐的拳头快要形成一种习惯,脑子里也形成一种惯性:“我要用拳头捶死对方,我要打服这个唐人。”

    雪花忽然静止。

    从李梧桐的视野看过去,毫无异常,但宁十的拳头在马上对轰上时,忽然变拳为指,两指点在李梧桐的手腕。

    指为剑。

    指尖含剑气。

    剑气突然暴涨,出乎预料的暴涨,剑气炸开,就在李梧桐的手腕处炸开。这一指的轨迹很刁钻,不像剑一那么周正,自然就是剑二,如蛇吞腕。

    前一眼还在拼命般刚正面的少年,后一眼忽然就身形诡异起来,一脚踩中李梧桐的胸口,一脚之后又是一脚,他的位置在上,李梧桐在下。

    风雪在禅山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地面很松软。

    宁十连续的踢踹,每一脚都踹在李梧桐灵海心河的位置,他的眼力是一绝,看了这么久,如果有画笔,李梧桐的破绽早就被他画出来了。

    脑壳儿不会转弯的持刀少年,脑壳儿就被宁十生生踩进了雪里,最后一脚,宁十将借来的气,包裹住一圈风雪,一股脑的砸向地面。

    “轰!”

    风雪如波纹般散开。

    一道清晰无比的骨裂声钻进大家的耳朵里。

    宁十喘着粗气,浑身酸疼,身上的棉衣被切割出上百道口子。

    春夜紧接着说了一声:“这人废了!”

    旁边的叶青鸟跟着说:“真惨!”

    陈余生则是觉得后背有些发凉:“自己认识的宁十,面相和善的俊朗少年,真的只有十五岁吗?咋这么凶!”

    凶?

    下一刻,陈余生才见识到什么叫凶!

    宁十面不改色,弯腰从旁边捡起自己的木剑,一剑刺在身后的雪地上,剑尖有剑气,剑气入雪地,一刺之后又是一刺,刺完又刺……一直刺到觉得万无一失为止。

    宁十时刻都谨记姑姑的教诲:“战斗结束时最危险,小心驶得万年船,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林竖横咽了一口唾沫。

    鹿严却眼眸精亮起来:“鹄国入侵唐国,一路烧杀掠夺,该死!”

    他甚至上前几步想要扒开雪看看,他想亲眼看看这些坏人的下场。

    宁十皱了皱眉:“我劝你最好别看。”

    鹿严:“我早晚都要看的。”

    宁十:“会很恶心。”

    鹿严:“我妹死的时候,我更恶心,所以,我不能让自己再恶心了。”

    鹿严扒开雪的时候,夏平凡刚好拽着中年道人出来。

    中年道人估计是还没睡醒,伸着懒腰打哈欠:“大半夜不睡觉,折腾啥?”

    夏平凡满脸焦急:“有,有……呕!”

    夏平凡话都没说完,就看到鹿严扒开的雪,雪下是李梧桐被刺到稀烂的身子……然后他就吐的稀里哗啦,差点将苦胆吐出来。

    破道观的门口。

    夏平凡抓住师父的手,吐到胃疼。

    中年道士一副很嫌弃的样子:“别这样,都看着呢,注意咱道门的形象。”

    夏平凡深吸一口气:“太,太残忍了,你们竟然杀,杀人,呕……”

    宁十有些愕然:“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他会杀光道观里所有的唐人,我们是自卫啊。”

    “呕!”

    夏平凡继续呕吐,吐完继续说:“那也不好这样的,无量天尊,罪过,罪过。”

    刚说完,后脑勺就被中年道人不轻不重的扇了一个巴掌:“什么罪过不罪过的,你是道门的弟子,又不是佛修。”

    停顿片刻,中年道人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偷偷去过山腰的慈济寺?”

    夏平凡一边呕吐一边说:“我只是去上了一炷香。”

    中年道人:“给佛像上香?”

    夏平凡:“嗯,呕……”

    中年道人:“现在知道恶心了?师父真替你丢人!”

    夏平凡:“可我是给师父上的啊。”

    中年道人脸色一冷:“你小子坑师父!”

    夏平凡:“我……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