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八十一章 一个标准唐人的心思

第八十一章 一个标准唐人的心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剑拔弩张之下。

    李梧桐觉得自己很酷:“让你们唐人觉得自己优秀,让你们唐人傲慢,让你们唐人欺负我,丢弃我。现在我回来了,我就要羞辱你们唐人,你们能怎样?”

    能怎样?

    说实话,宁十觉得真是天上掉馅饼啊,一句激将法,这人还真就不打算拿刀了。

    孟八九很早的时候就叮嘱过宁十:“江湖险恶,修行者的世界尤其险恶,四海神州中,唐国修行者的世界最险恶。”

    唐,能屹立在四海神州许多年不倒,自是有原因的。

    唐的修行者,敢自认为是最厉害的修行者,那自然也是有原因。

    足够审视适度,足够变通,足够想方设法。说白了,足够猥琐不要脸,肚子里的弯弯绕绕足够多。

    山路十八弯。

    说的便是唐人的心思。

    别觉得唐国多牛,牛是打下来的:“站得直,是曾经弯的次数够多。”

    反过来想:“这几年弯的少了,腰杆子绷得直了,就容易折,就容易让人钻空子。”

    宁十跟着姑姑行走人间,打心眼里知道,要想活的久,要想活的明白,不能太在乎脸面,弄死别人之后再重新看,有的是办法制造脸面:“不拿刀可是你自己选的,没人逼你啊。”

    林竖横的境界最高,可真要论起战斗力,道观门口这些人,宁十绝对是第一,尤其是这种生死之战。

    因为他看的足够多。

    因为他天生不要脸。

    因为他的姑姑叫孟八九。

    因为他嘴角有酒窝,却装了满肚子的腹黑坏水。

    你跟宁十好,那肯定没事儿,你若是敌人,宁十有的是办法制服你。想当年,宁十还没学剑时,只是靠鬼点子就能……好吧,往事不堪回首,都是伤心事儿。

    宁十木剑出窍。

    一手直刺,占了先机再说。

    李梧桐看着眼前平平淡淡的一剑,真的是有些索然无味:“苦修这么多年,第一次出谷,第一次来唐国寻仇,难道就没有点挑战性吗?无趣啊,真的是无趣!”

    “夺了这剑?”

    “还是一掌拍飞这人?”

    “要让这些唐人知道恐惧,要让他们求饶!”

    李梧桐这样想着,空手就去接宁十的木剑:“一把木剑而已,手指都能掰断它。”

    不远处的春夜有些吃惊:“这少年是哪国人啊?”

    叶青鸟吐出一口血水:“鹄国人吧,要不就是北地部落的狼崽子。”

    春夜:“这人的刀很锋利,但脑壳儿不太好使。”

    陈余生好奇的问:“什么意思?”

    春夜翻个白眼:“跟你一样傻。”

    李梧桐确实有些傻了,当宁十的剑刚刚碰到他的指尖时,他就有些傻,因为这木剑上喷薄而发的剑气差点斩断了他的手指。

    扮猪吃老虎,这木剑不是穿甲境的剑!

    李梧桐第一次后退半步,变掌为刀,掌心刀气凌厉。

    可掌刀毕竟短,剑气却很长,宁十的‘剑二,蛇动’直接就开始连刺李梧桐的手腕。

    刀修重腕力,手腕如果被刺伤,战力肯定要折半。

    远处观战的春夜很是雀跃:“瞧瞧我家宁哥哥,再看看你俩,故事里怎么说来着。”

    陈余生很尴尬:“故事里没说。”

    陈余生话才说了半句,后脑勺就被叶青鸟使劲拍了一巴掌:“别说话,好好看,学着点,这可都是经验,比你在蜀山上可实用多了。”

    确实很实用。

    因为是死战,招招要命,宁十的剑,跟毒蛇一般,缠上李梧桐就不准备撒口,木剑上的剑气不长,只有寸许,可割在身上一样疼。

    当然,李梧桐也不是吃素的。

    一个恍惚。

    拼着手腕被刺了一剑,终于拉开三尺的距离:“真是个狗皮膏药。”

    刀终于到了李梧桐的手中,他胸口的闷气也被宁十撩拨到了极点,在他心里已经给宁十下了定义:“这是一个死缠烂打的二境剑修,剑气不强,但很凝练,应该是开了很多孕穴,却不曾在孕穴中养剑气。”

    当下的修行界给修行者分了修世六境,化神三境,可真正对敌时,不一定高境就能杀了低境,因为在大境界之中,是有很多区分的。

    比如二境,剑修是信剑,佛修是信佛,刀修是信刀。

    ‘信’很简单。

    ‘孕’却很难。

    从二境开始,每一境都分九品,你可以选择修满九品再破境,也可以直接尝试去破境。

    就像慈济寺的怀藏,他虽然是三境的佛修,可他就是打不过二境的卜红笺,因为怀藏在二境的时候佛品修的很低,只是机缘巧合直接入了三境。

    境界高,战力却很低。

    像越境杀人,高境碾压,在这个修行时代都不是什么难事儿。越境杀人比比皆是,高境虐杀成海的低境也屡见不鲜。像孟八九,二境的时候可是孕满了三十六个孕穴,又修满了九品的信剑,才慢悠悠破的境。

    孟八九可以一人压四海神州剑修一头,就是从淬炼皮肉筋骨血开始,每一境都修满,每一品都砸实。她走了一条武道巅峰之路,加上剑门的吃剑,一切就理所当然了。

    宁十走的是另外一条路,但他肚子里装的是剑门的功法,他的吐气纳新,他的凝神聚气都是从剑门一道提炼出来的。

    剑门的二境,自然是要修满九品,剑门的三十六孕穴,自然也要开满,并且孕足了剑气。

    宁十很幸运,他的孕穴是孟八九碎了草蛇灰线帮他开的,三十六穴全开。不幸的是,孕穴开满,他自始至终都没机会养剑气。

    一个穴都没养满。

    没满就要养,如何养呢?

    宁十在道观门口盯着李梧桐已经看了许久,他的出手,动机本身就不纯:“你的刀气,很足,方便借一些吗?”

    这是宁十的真实想法。

    一个标准唐人的心思想法。

    很简单,但很多唐人都快要忘记了,因为安逸的太久,因为觉得自己已经举世无敌,优越感太足。

    优越感这么足,唐人不吃亏谁吃亏?

    李天意的父皇被杀,二十万唐军死于坠马草原,这就是优越感太足的下场。

    扪心自问,有什么好优越的:“人家孟八九走南闯北,可从来没觉得自己比其他剑修牛多少,人家什么时候出手都是全力以赴,这才是宗师,这才是……够谨慎。不谨慎不行啊,剑门一共才几个人,一个?两个?死一双可就灭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