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八十章 嚣张的少年

第八十章 嚣张的少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被砸飞回来的陈余生,肩膀上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鼻梁被砸的有些趴,眼圈红肿,感觉快要哭出来了。那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让人止不住的想笑。

    叶青鸟接住陈余生,连退了五六步才站稳:“呦,这不是喊着要给我斩一颗大好头颅的人吗,这是咋了?被人给揍了?瞧瞧这模样,可真别致!”

    说着话,叶青鸟还伸出手故意摸了摸陈余生的鼻梁。

    陈余生:“疼!”

    叶青鸟:“敢吹牛就别怕疼!”

    陈余生:“谁吹牛了?”

    叶青鸟:“那头颅呢?你的猪头吗?”

    陈余生:“这是意外。”

    叶青鸟:“呵呵,你可真行,有锁妖笛都能被揍成这样。”

    陈余生:“现在没了。”

    叶青鸟:“你说什么?”

    陈余生:“笛子被抢了。”

    叶青鸟:“你可真是蠢到家了。”

    陈余生:“你行你上啊。”

    叶青鸟:“上就上,好好学着点。”

    透过风雪,叶青鸟已经看到道观外的李梧桐,这让她很兴奋,因为李梧桐手里握着的是刀,而且年纪不大。

    都是修行者,都是刀修,叶青鸟希望瞧一瞧别人的刀是什么样子的。

    叶青鸟本身就不是磨叽的人,知道陈余生没什么生命危险,直接就将人扔在了雪地里,自己翻身越过人群,双臂一抖,两把刀出窍。

    刀身震开风雪。

    一刀就斩向李梧桐。

    叶青鸟已经是妥妥的穿甲境,皮肉筋骨血早已打磨的相当坚实,这一刀如果是普通悍卒,就算是身穿玄铁甲胄,一样得死。

    当然,陈余生被揍成了猪头,连锁妖笛都被抢走了,那就足以证明,风雪中的少年一定很厉害。叶青鸟敢冲上去,就存着磨砺刀心的意思,她已经打算开刀穴了,这次是一个契机。

    借着地势之优。

    叶青鸟的刀有些势不可挡。

    兴许是被叶青鸟激出了火气,也兴许是来了性质,李梧桐重重的冷哼一声。然后这冷哼便格外的刺耳,仿佛连周边的风雪都被刺到了,直接卷起一层涌向叶青鸟。

    叶青鸟看到了李梧桐,看到了插在雪地上的刀,然后很气愤:“无声的鄙视吗?拿起你的刀。”

    木刀斩在卷起的雪。

    雪破。

    木刀斩开迎面的风。

    风,没有停。

    因为李梧桐抓住了叶青鸟的木刀,能一刀劈开甲胄的刀,又夹杂着力劈华山的气势,依然是被抓住了。

    唯一的改变,可能就是李梧桐的脚陷入雪中一分。

    刀被抓住,叶青鸟没有慌乱,因为她有三把刀,右手刀丢开,左手刀直接斩向李梧桐腰间,迎接这第二刀的是两根手指以及一连串的火星。

    火星摩擦到刀身中央。

    李梧桐的手指快速的弹了两下。

    嘎嘣!

    木刀应声而断。

    粗暴不讲理的手法,蛮横霸道的对决,这是想着杀人又诛心啊,要把叶青鸟对刀的信心都打破。

    一刀被夺,一刀被断,叶青鸟反手就从背后抽出第三把刀,眼眸非但没有黯淡,甚至越发清亮,遇强则强,要想磨砺自己还是要找厉害的对手。

    失败不要紧。

    要敢于出刀才行。

    叶青鸟在这一方面自是不用多说,她在没有修行的时候就敢拿着刀迎向寻魔师,现在已经是迈入修行者的行列之中了,怎会不敢出刀?

    砰的一声。

    叶青鸟的第三刀砍在了被夺走的第一刀上面。

    两把刀身同时亮起一道刀气,李梧桐的刀气汹涌澎湃,叶青鸟的刀气微弱黯淡,可再黯淡,那也是刀气。

    有刀气便是入了二境。

    心满意足的被砍飞,叶青鸟人在半空中,嘴角都在笑,甚至不忘朝李梧桐做了一个口型:“谢谢你的刀!”

    李梧桐没有追过去,只是站在原地不动:“不用谢,因为早晚都要死,今晚这道观里的人都要死,只要是唐人就得死,早死晚死都一样。我允许你出尽三刀,只是让我登山更有价值一些,你的刀会让我来的不那么无趣。”

    抬手甩飞叶青鸟的第一把木刀,李梧桐轻轻一跺地面:“还有谁?”

    “别让我瞧不起你们唐人。”

    “早死晚死都是死,换成我,我一定不选择憋屈的死。”

    陈余生被打成猪头。

    叶青鸟丢了两把刀。

    鹿严咬着嘴唇,心里想:“原来自己未来要杀的人这么厉害!”

    林竖横深吸一口气,神情无比凝重,他已经是出门的人当中年龄最大的,纯境界最高的,他还是地火风雷阁的大师兄,不,现在已经是阁主了,好像下一个就要轮到他了。

    然后,林竖横便朝前面踏出一步,紧接着,他就被一只手给拽回来三步:“伤都没好,逞什么强,老实待着。”

    宁十将林竖横拽回来,一是因为对方确实有伤,二是因为他的手心确实很痒。

    不学剑的时候,特讨厌姑姑跟人比试,心里想着:“这些人真是无趣,打来打去,杀来杀去,有什么意思?就不能坐下来吃点山楂,喝喝茶,聊聊天?”

    学了剑才知道:“真不能喝茶、聊天、吃山楂,那些都是身体上的愉悦,握住剑,刺出剑,胜了,这才是精神层面的愉悦。”

    更何况,宁十真的是土生土长的唐人,他可能比大多数的人看唐国看的都多,几乎走遍了唐国。现在,有人羞辱唐人,叫嚣着要唐人受死,还大刺刺的站在那边,好像一人可挡千军万马的样子。

    欠不欠打?

    能不能揍?

    捶死他有没有人管?

    宁十真的很想说:“孙贼,当你宁爷爷不存在吗?一把刀插在雪地里就穷横穷横的!瞧瞧你那模样,欠揍,真的是欠揍啊!”

    宁十拿起自己的木剑,竟然鬼使神差的也说了一句:“生鱼片,煮一壶酒,等我斩一颗大好的头颅。”

    陈余生脸颊通红:“没酒。”

    然后便感觉好丢人,只好说:“我等你的头颅。”

    宁十往前迈出几步,盯着李梧桐:“我就是唐人,拿起你的刀,我不占你便宜。”

    风雪拍打李梧桐的身子,刀却没有拿起来:“看来你们唐人不行啊,只会逞口舌之快,拔不拔刀我自己会看着办,你出剑便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