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七十九章 煮酒斩头颅

第七十九章 煮酒斩头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寒风凛冽中尿尿讲究个速战速决,否则都有可能给你冻坏喽,想想多可怕啊。

    出了破道观三十几步的地方,刚好有个大石头,大石避风,位置隐蔽,道观里肯定是看不到的。

    两个青壮汉子夹着腿猫到大石头后面,裤子还没脱下来,就看到有一少年穿透风雪而来。

    “喂,你也是从慈济寺过来的吧?也没给你开门?快点进去,这么冷的天儿就穿了一件外衣,可怜的孩子啊。”青壮汉子大声的喊道。

    “可怜的孩子?”

    “你是在鄙视我吗?”李梧桐微微抬头,然后一刀劈出。

    刀过。

    两个青壮汉子直接就被分尸。

    血从伤口的位置涌出来,分分钟就被风雪冻结。

    杀完人,李梧桐朝风雪中吐出一口痰:“你才可怜人呢,你们全唐国都是可怜人!”

    李梧桐的身世很可怜,所以他最反感有人说他可怜,尤其是唐人,他杀唐人的时候更是从未手软,老弱妇孺皆杀。

    当然,他也有反感的东西,比如走了很远的路来到这禅山山顶,如果只是这种手起刀落,只是毫无意义的喂食屠狗刀,那会很无趣。李梧桐不想把事情搞得很无趣,所以他不会直接走进破道观偷袭,就像卜红笺不会亲自动手杀那些小沙弥一样。

    捕风者不是割草人,捕风者在鬼谷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他们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寻求自己的个性。

    有趣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屠狗刀朝地下一戳,李梧桐直接喊了一声:“道观的唐人!”

    “出来!”

    “受死!”

    吼声穿破风雪钻进堂屋,宁十第一个抬起头,正在讲着的故事,戛然而止。

    有些老乡被这吼声吵醒,浑身都是一哆嗦,他们以为是鹄国的追兵来了:“这是要赶尽杀绝吗?追到禅山山顶都要杀了我们?”

    春夜不急不躁,只是瞪大眼睛瞧了瞧屋外,又皱了皱鼻子:“声音是从道观门口传来的,有血腥味儿,非常浓非常浓的血腥味儿,有两道很新鲜。”

    宁十沉声问道:“方才有人出去吗?”

    半响:“我们村儿铁柱跟三黑子出去了。”

    叶青鸟没说话,直接拿着自己的三把刀就准备朝外面走。

    陈余生也不知从哪儿找来一顶厚帽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你要出去?”

    叶青鸟瞅了陈余生一眼:“当然。”

    陈余生:“又没喊你。”

    叶青鸟:“我不是唐人?”

    陈余生:“我是害怕有陷阱。”

    林竖横跟了一句:“确实可能有埋伏,要小心一些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夏平凡这时候也站了起来,想出去看看,可又有些不敢,只好说道:“我去喊我师父。”

    叶青鸟:“胆小鬼!啥陷阱这么快能布置完?我可是修行者,我可是很厉害的刀修呢,我倒要去看看,屠杀百姓的鹄国士卒有多凶残,幽州城墙太高太凶险,上去是送死,难道这禅山上的道观还会有成千上万的士卒?你们信吗?”

    没人说话。

    然后宁十就摇了摇头:“我不信。”

    春夜跟着摇头:“应该只有一个人。”

    陈余生很认真的问:“一个人?”

    春夜点点头:“如果我没有感知错,应该只有一个人。”

    一个呼吸的安静。

    陈余生这小胖子忽然就变得满脸潮红:“他娘的太特么嚣张了,觉得咱唐人没好汉是吗?看我不捶死这龟孙子,你们都别拦着我啊,小爷去去就来。”

    陈余生很兴奋的大喊一声:“宁十,给哥哥煮一杯酒!”

    紧接着又喊了一声:“青鸟,等哥哥斩一颗大好的头颅!”

    陈余生喊得很响亮,似乎故意要让堂屋的人都听到,一个人冲杀上禅山山顶,就算是再厉害的战场悍卒,难道他一个前蜀山弟子还胜不了?

    这两年多的时间,宁十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成长为二境的剑修,吃了很多苦,每日勤加练习,兢兢业业,流的汗或许都能盛满几十个水缸。可他陈余生也没有偷懒啊,在试炼之地,宁十每日学剑,他也在修行的,他只是缺一个证明的机会,尤其是在叶青鸟面前,他得证明:“自己不只是一个会失忆的生鱼片,自己爷们儿着呢!”

    ……

    煮酒?

    斩一颗大好头颅?

    陈余生将自己比做是那关二爷了!

    可陈余生确实曾经是蜀山弟子,修为还是可以的,叶青鸟肯定是不会拦着他,其他人也就没有再拦着他。

    宁十左眼跳了跳:“有些不放心啊,生鱼片不是晕血吗?怎么跟对方死磕?”

    叶青鸟摇摇头:“不清楚,该不会是打算蒙着眼盲打吧。”

    陈余生没有盲打,但也差不多了,出门前就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还打了一把伞,似乎是担心雪太大了。

    然后宁十就更加不放心,想着还是跟出去看看吧。

    宁十站起来,春夜也跟着站起来了,紧接着是叶青鸟和林竖横,夏平凡去找他师父了,最后站起来的竟然是鹿严。

    中年道人给鹿严找了个骨灰匣子,按照鹿严的说法是:“他妹妹从小就没去过南方,没见过花海,他要把妹妹埋在唐国最美的地方。”

    鹿严站起来肯定不是准备出门拼命,他很执拗,但他有自知之明,他要变强之后再去找那些鹄国士卒的麻烦。

    他只是把自己的靴子脱了下来,递还给宁十:“外面雪大,地滑,风冷,我还是把靴子还给你吧。”

    宁十在鹿家寨把靴子借给鹿严之后,直到现在他都是光着脚呢,冷是冷了些,但不是忍受不了,只不过看看鹿严的表情,宁十没再坚持:“这已经是个男子汉了,有自己的坚持跟尊严。”

    最后出门的时候,一共有五个人,宁十、叶青鸟、春夜、林竖横,还有光着脚跟在最后的鹿严。

    一番交谈,大约迟疑了三十个呼吸的功夫。

    然后宁十就在道观门口遇上了被砸飞回来的‘一坨肉’。

    大喊着要煮酒斩头颅的胖子,都没坚持到大家出门,就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