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七十八章 野火燎原

第七十八章 野火燎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风雪可以覆盖很多事情。

    风雪也可以覆盖血腥。

    慈济寺刚刚封山闭门,当夜就遭遇了一次灭门之祸,此祸,起于院墙之内,以欲为支撑,杀人于无形……卜红笺站在大雄宝殿的屋顶,隐于雪雾之中,嘴角含笑地欣赏完自己一手促成的好戏。

    仅仅一个时辰,怀藏就完成了对自己内心的‘救赎’,一边喘息一边凄惨的笑,嘴里念念有词:“都得死,都得死,死了就不能说话了,死人才会保守秘密,师父会给你们诵经的,会的,一定会的,师父最擅长诵经了……”

    卜红笺脚尖一点,飞身从大殿屋顶落下来,脚步轻盈的走近怀藏:“大师,春宵一刻值千金,做了,就要负责,现在人都死了,不会有人知道了。我真的很佩服你啊,三百多名弟子,你杀起来一点都没有手软,厉害。”

    怀藏猛的抬头,眼眸通红,身躯颤抖:“你!”

    卜红笺白嫩的手指从灰袍袖子中伸出来,慢慢的在怀藏脸颊处划过:“原来佛修也懂偷袭啊,原来佛修的拳,杀人比杀魔更厉害。”

    怀藏微微低头,沾满血腥的手掌缩回佛袍袈裟之中:“你到底是谁?你就是一个魔鬼!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卜红笺是怀藏的第一个女人。

    年过半百的佛修,生平第一次体验人伦之事,在他心里,卜红笺再魅惑自己,那也是自己的女人了。杀谁,不能杀她,他以为,这种事情女人是不会自己说出口的。

    “哼哼。”

    “不想看到我?”

    “那可要看你自己的定力了,我很期待,记住啊,我叫卜红笺,我是鬼谷的捕风者。”

    山腰的慈济寺一片血腥时。

    山顶的破道观却透露着无尽的温馨。

    中年道人将慈济寺的棉被全都取了过来,温暖的棉被裹着大伙儿的身子,人挨着人,火盆里的火也很旺盛,自然是温暖如春。

    春夜蹭到宁十身旁,又开始缠着他给自己讲故事,听故事已经成了春夜最大的爱好。

    幸好宁十跟着他姑姑去的地方够多,听的戏文够杂,记性够好。

    中年道人早就回自己的床上睡觉去了,夏平凡却凑到宁十他们这边,道观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他睡不着觉。

    宁十轻声细语的讲述一个剑客纵横江湖的故事。

    故事很俗套。

    但宁十讲的声情并茂,周围睡不着的人都被吸引过来,大家全都跟着宁十的思绪起伏。

    厨房的大锅里,所有的冬瓜肉丸汤被吃的一干二净,老人们经历一整天的颠簸全都入了梦乡。有几个哺乳期的女人喝了汤之后终于来了奶,小娃娃们也可以饱餐一顿了。青壮汉子们挨个查看了自己村儿的情况,确保不出什么大问题,然后三三两两的凑到火堆旁,低声交流着什么,大抵就是今后要咋办?去哪儿生活?哪儿安全?

    再苦,日子都要过下去。

    雪夜按道理不算长,但是今夜注定不是一个平安夜,当宁十讲到剑客仗剑入魔窟,拯救仙子时,他没来由的朝道观外面瞧了瞧,心头有些发怵。

    此时的禅山,风雪交加,一个单刀赤脚的双瞳少年,穿透风雪而来,方向正是禅山山顶。

    少年叫李梧桐,是闻着味道过来的。

    李梧桐跟卜红笺一样,都是鬼谷的人,都是捕风者。

    卜红笺的目标是慈济寺,李梧桐的目标却是这些幽云二州的逃脱之人,该死的没死,那就要喂了他的刀。

    李梧桐的刀叫屠狗,在他眼里,所有的唐人都是狗,因为唐人以前也将他看作是狗。他是被唐国丢弃的稚童,他是回来复仇的,他的仇敌是所有唐人。

    ……

    千里之外的鬼谷。

    有两个人在对弈,一老一少。

    方方正正的棋盘,半黑半白。

    棋盘上的线条是一道道的血红丝线,棋盘很大,三丈有余。

    老人盯着星罗棋布的棋子,仿佛陷入一场长时间的思索,少年盘腿坐在对面,一只手拄着下巴,有些兴趣缺缺。

    黑子原本占少数,此时却成了一条黑龙出洞,白子占多数,却安于现状,步步为营。

    鬼谷的这一局棋下的是乱唐之战。

    执白子的老人瞧着棋盘上的黑龙,感叹道:“百年蛰伏,一朝出世,不同凡响啊。”

    执黑子的少年摇摇头:“谈不上蛰伏,百年之间很多人都在做事,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时间也能改变一个人的信仰,这人间不是没有能人,想单靠一颗野草就掀翻大树,太过乐观了,后面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老人捋一捋胡须:“只要允许变,总有办法推倒大树。”

    少年捏起一颗黑子:“您说如果种的野草多了,会不会多过庄稼啊?如果野草比庄稼都多,那还会有收成吗?”

    老人沉默半响:“野草跟庄稼都生活在土地上,自然是可以的,而且野草比庄稼的生命力更加旺盛,头年如果你敢在草原上种一把火,来年会发生什么呢?”

    少年咧开嘴一笑:“野火燎原!”

    话音刚落。

    棋盘上的棋子忽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白子一下子就翻了个身,摇身一变成了黑子,有的虽然没变黑,但是却成了灰色,还有一些半黑半白的棋子。

    纵观全局。

    黑子杀机肆意。

    四海神州已经沉默了太久,安逸了太久,这块土地上的人,好像都快要淡忘了鲜血的味道。

    现在的唐国神都,最出名的东西是什么?

    牡丹花!

    一朵花竟然会成为一座城池,一个帝国的象征,那这个帝国就距离灭亡不远了。

    坠马草原的几十万亡魂只是导火索。

    战火会从北方开始。

    一路南下。

    一路烧。

    ……

    通往禅山山顶的雪路上。

    李梧桐走的不算太快,衣着也很是单薄,将将遮住眉眼的头发上落了一层的霜雪,屠狗刀握在右手中,刀身不沾一片雪,刀刃四周,雾气弥漫。

    夜深人静的破道观里,一群人围在宁十身边听他讲故事,两个青壮汉子悄悄起身蜷缩着身子走出道观,肉丸汤喝的有些多了,需要出来方便方便。俩人谁都对破道观不熟悉,一时半会儿竟是找不到茅房,又不好在院子里,只得迎着风雪走出院子,想着找个避风的地方解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