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七十七章 捕风者,红劫

第七十七章 捕风者,红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灰袍的脚步朝边上挪了挪,让自己跟鸡腿儿隔开一段距离。

    胖和尚仿佛没意识到灰袍的反感,竟然还想着凑近瞧瞧人家在看什么,然后灰袍就将手里的经书抬高了一点。

    胖和尚撇撇嘴:“易禅三意经有什么好看的,晦涩的很,看看这本,参语心经,这本比那本好看多了。”

    灰袍依然没有搭理胖和尚。

    但是这胖和尚似乎也不在意,甚至好心的提醒:“别着急,慢慢看,看不完就拿回去,反正这几年来藏经阁的师兄弟越来越少了,寺院都封山了,来的人就更少了。”

    灰袍翻书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胖和尚吃着鸡腿儿自言自语:“修行是为了扬名立万,不管是剑修也好,佛修也罢,都一样。现在寺院都封山了,那就是不用再跟修行界比试了,没了动力,谁还愿意吃苦,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灰袍总算是抬了抬头,似乎是撇了一眼胖和尚。

    紧接着。

    这胖和尚竟然故作热络的将手臂搭在灰袍的肩头,真是个自来熟:“兄弟,你要是真对这些经书感兴趣,找哥哥啊,哥哥对这里熟悉的很,哥哥带你找。”

    胖和尚的动作很突然,灰袍没有躲开,然后浑身都抖了抖:“闪开!”

    灰袍的声音很闷,声响也不大,听不出是男是女。

    胖和尚呵呵一笑:“哥哥不骗你的,我对这边真的很熟。”

    灰袍帽檐下边似乎射出来一个眼刀,剐了胖和尚一眼:“起开你的脏手!”

    胖和尚还在笑,然后就以为是自己拿着鸡腿儿的手,太油了,使劲在佛袍上蹭了蹭。

    蹭完还想去搭灰袍的肩膀。

    手还没搭到灰袍的身上,整个人就有些僵硬,仿佛触电了一般,浑身都是一麻。

    耳朵边响起一声:“滚!”

    胖和尚这下才意识到,这灰袍似乎很反感自己,心里想着:“偷书的小贼,站在藏经阁里还这么嚣张,我可是经阁长老的亲传弟子,没点眼力见儿吗?新来的?”

    正准备要教训一下这个不开眼的师弟。

    胖和尚忽然就发现,自己方才搭灰袍的手臂竟然齐肩断掉了。

    灰袍的手心里多出一把匕首。

    神出鬼没的一刀。

    胖和尚张嘴就要呼喊,灵海里的佛灵同时开始疯狂的翻涌,然而,为时已晚,这灰袍的第二刀已经来了,就割在他的脖颈处。

    声带被毁。

    呼喊声,戛然而止。

    胖和尚剩下的那条手臂,使劲捂住脖颈:“你,你是?”

    灰袍抬起头,露出一张秀满纹身的妖艳面庞:“鬼谷,捕风者。”

    胖和尚表情很意外,但是再意外,瞳孔都开始涣散。

    灰袍不男不女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我讨厌肉,我讨厌肥猪,我讨厌话唠。”

    “你全占。”

    “你得死。”

    “不冤吧?”

    灰袍杀完胖和尚就继续在经阁里翻书,怀藏依然是没有任何发现。他自然是无法发现的,如果他能发现这个捕风者,在大雄宝殿的时候他就应该发现。

    佛像流血泪,看着是佛祖的启示,可真相是什么?其实就是这名灰袍做的手脚,她是捕风者,她接到的任务自然就是捕风捉影。

    鹄国的大军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占领唐国的北境,幽云十六州,鬼谷的‘烟花计划’最少要在春节前拿下幽云二州,这是底线。

    为了配合烟花,鬼谷自然谋划了很多,禅山处在幽云二州的交界处,地理位置敏感,自是不能出差错的。

    慈济寺坐落在禅山上。

    这种佛宗,弟子多,口号又是慈悲为怀,肯定要重点照顾,只是这捕风者没有想到,她只用了一招,慈济寺竟然就封山闭门了。

    用她的话说:“佛修这胆子真是太小了,比芝麻粒都小,佛门住持的脑子也太木,佛像流泪都相信,鬼都不信!”

    一个时辰的时间,灰袍就扫完了这座经阁,拿走了几百本书,最后,她钻进了怀藏的禅房……

    钻入怀藏禅房的灰袍叫卜红笺,鬼谷六闲老大的贴身婢女,修为深不可测,鬼谷最厉害的捕风者之一。

    怀藏自喻得道高僧,可若真是得道高僧怎会不开山门?可若真是得道高僧怎会容许寺院里有吃鸡腿的胖和尚?可若真是得道高僧就一定可以抵抗卜红笺的诱惑。

    短短一个时辰,慈济寺住持禅房中就呈现出一抹诡异的粉红。

    香艳的粉红。

    卜红笺修的是幻魅之道。

    堕入色海的高僧哪里还能称之为高僧,一番云雨之后,怀藏再睁开眼,心境直接就被攻破了,彻底沉浸到自责与崩溃的边缘。

    这一夜。

    怀藏跪倒在大雄宝殿的佛像前,希望佛祖可以给他指一条明路,然后‘佛像’便将他拽入了无边杀戮之中。

    “身为慈济寺住持,你已经破了色戒,铸成大错。”

    “错了便是错了,要懂得弥补。”

    “如何弥补呢?”

    “只要没人知道,只要没人听到,只要这件事情没有传出去,那就不会有人发现,错,就只会藏在自己心底。”

    怀藏不清楚寺院里有谁发现了自己的秘密,感知飘散出去,整座慈济寺院三百多号佛修弟子谁都有可能。

    放下屠刀可以立地成佛。

    那我先举起屠刀,然后再放下,是不是也能成佛呢?

    作恶其实不可怕,只要我能悔改,只要我可能放下,佛祖一样会接收我的,要相信自己的佛根足够聪慧。

    怀藏的弟子刚好起夜,看到大雄宝殿还亮着烛光:“师父,夜已深,您怎么还不休息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怀藏听着这句话,神经一下子就绷紧了,“他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对!他一定是发现了!”

    “过来,师父有话要问你。”怀藏朝大殿外招了招手。

    小沙弥很听话的走进来,走到怀藏身前,下一刻,他的心口直接就挨了一拳,慈济寺的贴身金刚拳。

    金刚一怒。

    血溅五步。

    鲜血溅在怀藏的眉眼之间,血,遮蔽了他的眼眸:“必须让所有知道自己丑事的人闭嘴,只有死亡才是最信守承诺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