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六十二章 三百步,三十人

第六十二章 三百步,三十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竖横他们是剑修,不是将军,兵法肯定是没有学过的,只能靠一腔热血。

    “师弟们,帮我护住两侧!”林竖横看到了对面士卒的变化,当下便有些焦急。

    “交给我了,大师兄你尽管超前冲便是!”高飞尽紧紧地跟在林竖横的身后。

    锥字形。

    林竖横站在最前面。

    三十个少年站在他的两侧跟身后。

    三十一把剑,灵海经络中蕴藏的天地能量,不要命的被抽取出来,没有后手,没有点到为止,招招要命。

    穿甲境的剑可以刺穿对方的甲胄,可鹄国的士卒都是在鲜血中打着滚儿才活下来的,自然有应对的办法。

    拿命去夺剑。

    很快就有一名地火风雷阁的少年,剑刺进鹄国士卒的身体里,却没能第一时间拔出来,队伍在朝前冲,一个眨眼的工夫,剑就没了。

    剑没了。

    直接就是短暂的手足无措,因为在平日里,这时候就算是点到为止了,决斗就算是输了,下一步应该弯腰承让。

    可战场上,哪里会给你这个分神的机会。

    足足七把长枪刺在这少年的胸膛上,长枪上的槽钩一个扭转就将人拽出了冲锋的队伍。

    下一秒便是乱刀砍成肉泥,死的不能再死。

    死亡在一盏茶的适应之后便开始接连发生,三百步,每十步就会有一个少年被击杀。

    一个人。

    换取前进十步的距离。

    林竖横能听到身后有师弟死亡的声音,可是骑虎难下,根本没有退路与商量的余地。

    只能硬着头皮朝前走:“拔旗,必须拔了那面旗,这旗不该插在幽州城的城头上。”

    ……

    “傲骨多少,风雪几勺,化入几分自在逍遥。”

    “磊落心肠,玲珑风貌,义挂眉梢。”

    “勇字为刀,侠字为鞘,饮热血一瓢。”

    “烹悲喜,尝味道,癫狂何妨趁年少,怕只是嫌这长生太过无聊。”

    宁十很久之前听过这样一首小曲儿,当时听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也不知这曲调到底在讲些什么,在唱些什么,只是觉得词很美,意境很足,可美在哪儿,足在哪儿,又想不通。

    趴在山坡的雪松后面,望着远处城墙上纷飞的血跟雪,宁十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然后身子就有些颤抖,手心里的剑更是颤抖。

    “我要过去接人。”宁十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接人?”叶青鸟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难道发疯还会传染不成。

    “对,我觉得他们会成功。”宁十斩钉截铁的说道。

    “成功?”叶青鸟都不知道那些人要干什么,眼看着已经被包围了,还有什么生还的希望吗?

    “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但我必须过去看看,我要过去,我应该过去,我必须过去。”宁十说的很肯定,然后他便起身了。

    “你太鲁莽了。”叶青鸟劝诫道。

    “你这样是不对的。”陈余生也劝诫道。

    “祖母告诉过我,无论何时,要珍惜生命,懂珍惜才能活得长久。”就连春夜都在劝诫宁十。

    可宁十是那种能被劝诫的人吗?

    孟八九都劝不了他。

    孟八九直到被魔山封印都没能见到自家徒儿摸一摸剑。

    宁十就是这般执拗,他认定的事儿,他就要去做。他不想学剑的时候,谁劝都没用,他想学的时候,他可以拼了命的虐自己。

    驴脾气的少年!

    很早之前,孟八九就这么评价过宁十,那时候他才多大啊!

    叶青鸟焦急地劝说:“会死人的。”

    宁十:“死就死吧。”

    叶青鸟:“你过去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宁十:“不试试怎么知道。”

    叶青鸟:“试了也白试。”

    宁十:“你说了不算。”

    叶青鸟:“你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宁十:“不,我只是一个剑修。”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开眼,这幽州城外的天,说变就变,方才还能看到朝霞满天,眨眨眼就突降大雪。

    风急。

    雪大。

    风雪中。

    宁十晃眼之间就不见了。

    风雪落在幽州城头,破晓时分的血被很快覆盖,然后鸿鹄飞鸟旗附近的血又飞溅而来。从林竖横爬上城头的位置望过去,这一条热血之路刚好三百步,就仿佛是一把扩大了十倍的长剑。

    三十一名地火风雷阁的少年。

    此时此刻,只剩下两人,林竖横还有高飞尽,而鸿鹄飞鸟旗就在咫尺之间,高飞尽已经满身是伤,左臂也被砍断了,林竖横同样是满身伤痕。幸好,他是二境的剑修,他拥有剑气,他的剑并不会轻易被夺走。

    “大师兄,我助你一臂之力,拔旗。”

    “阿尽,你去拔旗,然后赶紧走。”

    “我走不动了。”

    “走不动也要走,我是大师兄,我命令你去拔旗。”

    “少废话,我才不要听你的呢。”

    高飞尽最后一句话声音压的很低:“大师兄有什么了不起的,烂好人一个,脾气好到窝囊,实力也不行,年年都打不进幽州海选,我们都不服你的,我也不服……可,可我们就是愿意让你来当我们的大师兄,我们愿意跟着你发疯,我也愿意替你去死,我知道这样会显得很傻,但我就是愿意,我自愿的,我乐意,我……”

    高飞尽抬手。

    助林竖横一臂之力。

    然后回首。

    拦下四面八方的长枪。

    林竖横持剑‘飞’到鸿鹄飞鸟旗边上,这大纛旗真是刺眼,丑陋不堪,看着都恶心。

    直接挥剑劈砍。

    整面大旗被林竖横从上到下笔直的砍了下来,随手抓在掌心里,感觉自己满手都是鲜血。

    身子下面是高高竖起的长枪。

    长枪旁边是正在被乱枪刺死的高飞尽。

    再远一点的地方,二十九具白袍少年的尸体,风雪中,依稀可见。

    林竖横的眼眶已经湿润,忽然就觉得:“这一行到底对是不对?师弟们的热血是自己亲手点燃的,路是自己帮他们选的,旗子现在拔下来了,可很快就会有新的旗子竖起来。城破了,再努力,也是枉然,守城的士卒逃的逃,死的死,一个武夫还在这里较个什么劲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