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六十一章 血,可以热起来

第六十一章 血,可以热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竖横走的时候说的话,声音并不大,也没有什么冲锋的嘶吼,但就这么一句话,却炸在身后少年的耳边。

    “弄死鹄国的垃圾!”

    “对啊,我们就应该弄死他们!”

    “我们为什么不弄死他们呢?他们侵占了我们的城池,杀害了我们的亲人!”

    “这人啊,一辈子就应该有这么一次,上马提枪奋不顾身,犯浑不要命的时候。”

    高飞尽一拳砸在雪堆上,大声喊道:“跟着大师兄,弄死鹄国的垃圾,拔了鸿鹄飞鸟旗。”

    “呼呼。”

    “呼呼。”

    所有少年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然后下一刻齐刷刷地吼道:“上,跟上大师兄,弄死鹄国的垃圾,拔了鸿鹄飞鸟旗。”

    “告诉他们,谁才是幽州的主人。”

    “地火风雷阁不是垫底儿的。”

    “凭什么每年都嘲笑我们。”

    “老子才不是最菜的呢。”

    “爷爷要给孙贼上一课。”

    林竖横冲出去之后,很快,又有三十个穿着白袍的少年冲了出去。

    幽州是北境出了名的风口,风将这几日的雪刮起来,吹到这群少年的脸上,多出来一些奇怪的东西。

    林竖横看着追上来的师弟们:“阿尽,鼻尖怎么红了?”

    高飞尽赶紧揉揉鼻子:“刚才跑得太快,摔了个跟头。”

    “你哭了?”

    “放屁,是风迷了眼。”

    “跟紧我。”

    “跟着呢。”

    “握紧剑。”

    “握着呢。”

    “别手软。”

    “小爷宰牲口的时候,从不手软。”

    “……”

    当一群发疯的少年偷偷潜向幽州城时。

    距离他们藏身之地仅仅几百步的山坡上,宁十都看傻了。

    “这是一群疯子吗?不知死活吗?”

    “现在冲过去就是找死啊。”

    “双拳难敌四手,修行者境界再高,也害怕被围杀啊。”

    叶青鸟也看傻了:“我没看错吧,这群人难道是准备去幽州城救人?看装扮应该是唐人。”

    陈余生同样看傻了:“应该是修行者,普通人跑不了那么快,手中持剑,多半是剑修。”

    宁十眉头紧锁,手心有些痒:“跑出去的人是剑修,这些人全都是剑修,他们要干什么?”

    幽州城的战斗已经结束,到了打扫战场的时刻,鹄国的士卒也有死伤。

    朝阳拂面。

    照耀在脸颊上让人有些疲惫,精神头明显不像方才冲杀时集中。

    风雪很大。

    视线受阻。

    还真没多少人注意到,有三十几个少年猫到了城墙下面。

    地火风雷阁处在幽州地界上,林竖横这些人自然最熟悉幽州的环境,最熟悉幽州城。他们是修行者,有时候是不会真的理会什么宵禁的规矩,黑夜里入城,黑夜里出城,全靠自身的本事。

    尤其是玩心最大的少年郎。

    冬季的城墙早就被一层厚厚的冰雪所覆盖,一片雪白,刚好跟林竖横他们的袍子融合到一起。

    人手两柄短匕首。

    找最隐蔽的角落处登城。

    一刀一刀刺进城墙的冰雪上,三十一个少年如同三十一只爬墙虎,还真就悄无声息的爬到了城墙边缘。

    宁十眼力极好,他能够隐约看清楚城池附近的动静,手掌忽然就攥紧了,似乎是在为林竖横他们加把劲儿。

    至于准备登城拔旗的林竖横,此时此刻,正在布置最后的任务:“所有人,登上城头之后,全力朝鸿鹄飞鸟旗冲刺,不管是谁拔到了旗。拔旗就走,如果看到附近有五爪金龙旗,记得顺手插上。”

    “都别恋战。”

    “拔旗是关键。”

    “谁都不要逞强,这可不是咱平时的点到为止,这是生死之争,手别软,想想城里被屠杀的老百姓。”

    “上!”

    林竖横一马当先,翻身跃起,直接就上了城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满地的鲜血跟横七竖八的尸体,此处在破晓时分经历了一场血战。

    十步远的地方,背对林竖横,有一鹄国士卒,手握长枪,走几步就会刺出一枪,刺的是地上的‘尸体’,幽州城,守城士卒的‘尸体’。

    地上的尸体肯定已经战死,可这些鹄国的士卒不放心啊,他们为了确认是不是死透了,打扫战场的时候就会补上一刀。

    战争就是这么血腥。

    鹄国没有资源来优待俘虏。

    那便不要俘虏,一个唐卒的俘虏都不要。

    林竖横强行压下涌上心头的恶心,一步便冲到这个鹄国士卒的背后,长剑直刺其后心。

    这是林竖横这辈子第一次背后偷袭。

    剑修本不应该这样。

    但是,林竖横就是这般做了,做的心安理得。

    一剑毙命。

    然后抬头,迅速确认鸿鹄飞鸟纛旗的位置,目测有三百步距离,身后有脚步声,师弟们也上来了。

    “嗡……”

    “敌袭……”

    几乎就是林竖横刺死那名打扫战场士卒的同时,不远处便传来呼喊,仿佛一滴水掉进了油锅中,刹那之间,城头便沸腾了。

    四面八方的鹄国士卒挥舞着兵器,全部朝这个方向涌过来。

    “拔旗!”

    两个地火风雷阁的少年红着眼睛,嚎叫着便冲杀上去,不管是谁,看到脚底下的血腥,要不被吓晕,要不就会被激怒,发狂。

    “鹄国的畜生,拿命来。”

    修行第一境,被世人称作‘穿甲’。

    何为穿甲?

    一剑可穿甲胄,便为穿甲。

    最先冲杀上去的少年,自然是达到了穿甲境,一人一剑,一剑便刺穿了鹄国士卒的甲胄:“敢来我唐国的土地上杀人,我日你八辈儿祖宗,记住了,小爷是地火风雷阁的剑修。”

    这少年狂吼之后,在对面士卒的眼中看到了畏惧。

    畏惧?

    在修行界里,可从来没人用畏惧的眼神来看地火风雷阁的弟子,平日里他们最常见的便是嘲笑。

    痛快!

    原来身体里的血,热起来,是这个感觉!

    “拔旗,赶紧去拔旗!”林竖横作为大师兄,自然没有被热血冲昏头脑,他的脑子里一直都绷着一根弦,就是三百步外的那面旗。

    鹄国的士卒自然也听到了这吼声,做了几个手势,城墙上的士卒明显变换了阵型。

    鸿鹄飞鸟纛旗下面的士卒明显开始增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