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五十五章 一层雪,三丈风

第五十五章 一层雪,三丈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鬼修手中的灰色小伞无风自动。

    雪地上的尸体就跟着这小伞发生了变化。

    一群灰色的‘透明小人儿’从尸体中缓慢的钻出来,然后直接就跑到了伞中。‘透明小人儿’刚刚消失,地上的尸体就开始燃烧起一层黑色的鬼焰,几个呼吸之间就把尸体烧的干干净净。

    天将暮,枝头雪乱舞,梅山积雪道,灰伞噬死魂。

    宁十眼眸已经瞪直了,他家姑姑被称作是吃剑女魔头,可也只不过是吃别人的剑,这个穿貂皮大袄的鬼修却是在吞噬死者的魂魄。

    这是要让人永世不得超生啊。

    鬼焰烧烬。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几条人命已经被吞噬了,而且还是一群上过战场的悍卒。

    狭窄的雪路,悄无声息,不远处的鬼修,将自己沾了些许鲜血的手掌在貂皮大袄上蹭了蹭。

    冷风吹过,吹起鬼修的头发,冷冽的面容上挂着一层薄薄的寒霜,双眼灰沉沉的,宛若死物。

    宁十拍了拍春夜的大腿:“要准备战斗了,你先下来吧。”

    背着小妮子可没办法战斗。

    一百步的距离。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对于普通的武夫来说,这一百步能做的事情不多,可对于修行者,而且最少都是穿甲境以上的鬼修,这段距离已经很长了。

    春夜小声的叮嘱:“这个貂皮大袄的应该是个二境鬼修,实力不俗,别太勉强。”

    勉强?

    宁十挑了挑眉,木剑出鞘。

    叶青鸟身前横了三把刀。

    陈余生点燃了他的咒火。

    在宁十的修行字典中,从来就没有勉强这个词,很奇怪,说要小心的人是他,可真正面对鬼修,战斗欲望最强的依然是他:“春夜啊,你说那人身上的大貂儿会不会很暖和?我喜欢那身貂儿!”

    宁十说着话就示意叶青鸟把刀收起来,又让陈余生灭了他的咒火:“你们好像都没见过我在风雪中练的剑,我现在很厉害的,不骗你们,让我先去试试看,试试是鬼修厉害,还是咱这剑修厉害。”

    说完话。

    宁十还不忘比了比自己的胳膊,好像这动作能显示自己很强壮似的。

    十五岁的少年。

    只学了两年的剑,能有多强壮?

    很搞笑,春夜直接就笑了,笑的很浅,美的不行。

    春夜的笑仿佛拥有仙力,一下子就冲淡了雪路上的冷冽阴森,百步之外的鬼修自然是看到了宁十,可这对于他来说,真的是无关痛痒:“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崽子,能翻起什么风浪不成?笑话!自己的时间很有限,没工夫耽误,要知道,这割草可是个力气活儿呢!”

    从坠马草原下来。

    方圆几百里。

    有无数条道路可以让那些唐军四散而逃,一个唐军将士就是一棵草,任务里可是说的明明白白,一棵草都不能活着离开北境。

    李天意的父皇从神都洛阳带出来的兵,一个都不允许回家。

    这事儿是北地部落、魔山、西陵鹄国还有鬼谷一起制定的战略,这盘棋不求灭掉唐国,可也必须将唐国打成筛子。

    此战之后,四海神州再无第一国,大家平起平坐。

    因为足够重视。

    所以任务苛刻。

    霍千里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否则的话,方才在三岔口酒家,他杀的人就不会只是那九个逃兵了,他会把里面所有的人全部杀个精光。他甚至不愿意浪费时间等待酒家里的鬼焰燃烧干净,只要收取了唐卒死魂,割草就算是成了。

    霍千里是鬼谷恶人宗的鬼修,他知轻重缓急。

    至于宁十,木剑在握,神情瞬间严肃下来,心里却琢磨着:“有些记不清姑姑跟没跟鬼修战斗过了,看来要靠自己了,只是不知这鬼修是不是真的厉害,别是个吹牛的,不然都没办法检验自己这段时间的学剑成果了。”

    宁十看过太多的比试。

    所以。

    恐惧在他这里是没有的。

    常年观赏他姑姑那个级别的‘神仙打架’,哪里还会对蚂蚁厮杀有畏惧之心!

    先出手为强。

    宁十脚踩地面,整个人直接就冲了出去。

    在地河中逆流学剑,在风雪中拼命学剑,每日挥剑一万二,又吃了无数的灵丹妙药,宁十的体魄已经淬炼的很凝实,实打实的穿甲境,甚至已经超越了穿甲。

    一脚。

    一层雪。

    一脚。

    三丈风。

    宁十看上去是一个人,却跑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雪在飞舞。

    地在震颤。

    霍千里冷眼旁观,有些小小的意外,一个穷山僻壤里的少年,没想到竟还是个修行者,还是个标准的剑修,也不知是哪个正道宗门的弟子。

    “可惜了。”

    “小小年纪就要殒命于此。”

    “玩玩就玩玩,这些个唐卒也是忒差劲,骨头都有些不舒服,活动活动正好。”

    霍千里是鬼道中的体修,功法讲究不动如山,所以他任凭宁十冲过来,甚至连询问都没有询问,在他想来:“马上就要被杀死的少年,没资格诉说遗言,狂妄是要付出代价的,初出茅庐可不是犯错的理由。”

    宁十是剑修不假。

    宁十年纪小也不假。

    可宁十是孟八九的弟子啊,宁十是剑门唯一的剑修了,他的剑可不是一般的剑。

    在这四海神州,还真没听说过,有谁敢这么大胆,硬扛剑门的剑。

    一百步的距离,宁十用了七个呼吸。

    木剑直直的刺出。

    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

    只有一剑。

    他自己的剑二。

    蛇动!

    霍千里是真的自信,他自信自己的体魄可以直接震飞宁十,然后轻而易举的获胜:“自己是二境的鬼修,这个少年最多是穿甲境的菜鸟,一境之差呢。”

    金鸣之声!

    紧接着就是一道波纹般的涟漪!

    金鸣震落了枝头的雪,涟漪挡住了宁十的剑。

    霍千里很自傲,然后是嘲笑,嘲笑宁十的自不量力,最后伸出一指,他准备用在酒家里的方式,一指头戳死宁十,结束这场没有悬念的战斗,心里还想着:“真是无聊,一点惊喜都没有,现在正道的剑修都这般无用吗?”

    剑修无用?

    霍千里真的是眼瞎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