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五十章 梅子酒,炖羊肉

第五十章 梅子酒,炖羊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宁十弯下腰看着春夜,忽然抬起手慢慢将她散乱的发丝拢到耳朵后面,将脸上的雪蹭干净,走到她身后,将她齐腰的长发整整齐齐的扎成一个马尾辫,将她拽起来拍打干净身子上的雪,最后一把背到了后背上。

    春夜:“不要你管,走开,放我下来。”

    宁十:“喊哥哥。”

    春夜:“谁稀罕你的不怀好意。”

    宁十:“喊哥哥。”

    春夜:“朋友都是王八蛋,故事里都是骗人的。”

    宁十:“喊哥哥。”

    春夜:“你以为我是真的摔倒?我可是在淬炼皮肉筋骨血呢!”

    宁十:“喊哥哥。”

    春夜:“你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你是在嘲笑我吗?我可是春夜,我可是代表着黑暗呢。”

    宁十:“我知道,春夜很牛,哥哥这不是在拍马屁吗,等你真的天下无敌了,我好跟人吹牛,哥哥当年……”

    春夜身子骨很小,宁十看一眼就有保护欲。

    下山路上。

    显现出一连串的脚印。

    宁十跟叶青鸟并排走在雪地上,宁十的背上趴着睡着的春夜,叶青鸟的手边拧着哀嚎的陈余生。

    春夜睡着觉感觉都是气呼呼的,似乎已经被宁十玩坏了,至于陈余生?叶青鸟就是他命中的克星。

    暖暖的阳光刺透云层照耀下来,照耀在春夜身上,小姑娘睡的更香了。

    鼾声四起。

    颠簸着走了很长一段时间,走到太阳快要落山,宁十终于看到一块碑,巨大无比的石碑,石碑上工工整整的刻着两个字。

    上面是梅。

    下面是山。

    “梅山?原来我们被那个寻魔师抓到了北境,怪不得这么冷呢。”宁十自言自语的说道。

    宁十心里没有地图,但是他听孟八九提起过这座山,因为这座山很出名,是盛唐北境最大的风口,常年冰雪不化。

    山脚的雪明显要小了很多。

    一阵风吹过。

    路边的松树上落下来一片雪花,落在春夜的嘴唇边。

    雪很凉。

    直接就把她凉醒了。

    春夜抹了抹嘴,脸色有些尴尬,她以为自己流口水了,然后下意识的便打了宁十的头。

    宁十脑门一疼:“下来!”

    “手痒了是吧!”

    “你再碰我一下试试……”

    “……”

    傍晚时分,四个人终于走出了梅山。

    雪路在这个地方分成了三叉戟,每一个岔路口都望不到尽头,曲曲折折,悠远悠长。三叉戟的位置刚好有一个村寨,寨子看着不大,寨口却挂着一面旗,三角形的旗子。

    看旗子的形状,宁十就知道这里有什么。

    旗是酒旗。

    旗子下面自然就是酒家。

    走近了才发现,这酒家的生意好像还不错,门口竟然还能看到几匹上好的草原高头马。

    宁十有些兴奋的将春夜喊醒:“春夜,生鱼片,青鸟,快看,有好东西了。”

    可能是躺在人背上真的很爽,这位小姑奶奶,半天才回过神儿,睁开眼一看,春夜眼眸直接就亮了:“有吃的?”

    春夜是属小狗的。

    狗鼻子。

    灵的很。

    春夜:“好香啊?这里面有什么好吃的吗?”

    宁十也跟着闻了闻,然后问:“你们喝过酒吗?”

    边说,宁十边拍了拍春夜的屁股,示意她下来,别耍赖,小爷快要累死了。

    春夜不用说,肯定是没喝过。

    叶青鸟摇了摇头:“宗门里的师姐不让喝。”

    陈余生也跟着摇了摇头:“喝不起。”

    宁十微微昂头,从宽大棉衣里掏出来一个香囊:“这是我从铸剑草庐的棉衣里找到了,全都是碎银子,今儿哥哥开心,请客。这几天你们只是尝了烤肉,独独缺了这酒,不够爽快,都别推辞,这喝酒也是一种修行。”

    叶青鸟翻着白眼问:“谁说的?我怎么那么不相信呢。”

    宁十斩钉截铁的回答:“我姑姑说的,肯定没错。”

    酒家厚厚的门帘上,一半挂着雪,一半却是暖和和的。

    宁十带头撩开门帘,张口就喊:“掌柜的,拿你们梅山最烈的酒,煮上一锅最好的羊肉,麻溜的。”

    雪天,饮烈酒,喝羊汤,再美不过于此。

    酒家不大。

    一共也就九张桌子,五张坐了人。

    宁十拉着叶青鸟三个人,找了最里面的位置坐下,等着酒肉上桌。

    梅山最烈的酒自然是梅子酒,号称冰火两重天,再加上一锅咕嘟咕嘟冒着泡泡的羊骨头汤。下雪不冷,化雪冷,正好适合这种时候喝,一大碗羊肉汤下肚,身子骨都会被暖酥的。

    宁十闻着这梅子酒,看着这羊肉汤,口水都要流出来。

    根本没有招呼其他人,他自己直接就开动了,酎一口梅子酒,喝一口羊肉汤,吧嗒吧嗒嘴,闭着眼睛感受胃里的美妙。

    “酒配肉。”

    “肉配酒。”

    “极美,真是极美。”

    宁十用丰富的面部表情诠释了舌头跟味蕾的碰撞,自然是馋人的很,叶青鸟和陈余生还有春夜不甘示弱。

    尤其是春夜。

    别看比宁十还要小一岁,那喝起酒来,就跟喝水一样。

    然而。

    噗!

    第一口就全吐了出来。

    春夜伸手扇着舌头:“这是什么鬼东西,这么辣。”

    宁十奇怪的说:“酒不辣还是酒吗?笑话!不敢喝就说不敢喝!”

    春夜仿佛是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对世俗的东西果真是知之甚少。

    陈余生跟叶青鸟自然不会那般不堪。

    只是,陈余生不喜,叶青鸟却非常痴迷,喝一口就迷上了:“真香,原来酒这么好喝啊,宗门里的人果然又在骗我。”

    宁十眼眸发亮:“我没骗你吧,真的香。”

    叶青鸟眼眸弯弯:“确实香。”

    春夜:“可……”

    话都没说完,宁十跟叶青鸟一起喊道:“闭嘴,没喝没有发言权!”

    春夜最吃激将法,紧锁眉头,一口就把梅子酒饮了个一干二净,那动作,怎一个漂亮了得。

    半响之后。

    春夜的眼眸也变成了月牙:“真香,我喜欢,我喜欢喝酒,我要再来一杯。”

    好吧。

    又一个酒鬼!

    宁十加上两个女酒鬼凑到一起会是个什么景致?

    酎一口梅子酒,吃一口鲜羊肉,美滋滋的吐一口香气,赛神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