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四十九章 白草为路,踏雪出山

第四十九章 白草为路,踏雪出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相不相信世间有龙?

    有与没有,又有什么关系呢?

    宁十和叶青鸟包括陈余生,谁都不关心这个事情,因为距离他们太过遥远,十五六岁的少年应该关心一些更接地气的事情。

    比如说:“女孩子的美貌是美给男孩子看的,每一个女孩子这辈子都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热恋,爱过才知人间的悲欢离合。”

    比如说:“相忘于江湖不如相濡以沫,温一壶前尘的茶,斟一盏恩怨饮下,刀剑之中合一笑,茶酒之间度生平。”

    再比如说:“谁仗剑,谁逍遥,谁凝望,谁癫狂,寥寥几笔勾画,守风云叱咤道义年华……”

    这,才是四海神州。

    这,才是修行者的世界。

    这,才是独属于人的人间。

    而这雪。

    却下了九天九夜。

    山洞里的故事持续了九天九夜。

    一直到第十日,天色破晓之时,终于放晴,雪停了。站在山洞的洞口朝外面望出去,一望无际的雪白,上山与下山的路全部被大雪所覆盖。

    白草为路。

    踏雪出山。

    下山的路不陡,但是雪很多,雪很厚,可能一脚踩下去你就消失了,平缓的盘山小路步步陷阱。

    宁十看着春夜说:“我背着你吧。”

    春夜摇摇头:“不用,我自己能走。”

    陈余生搂住宁十的脖子:“春夜妹妹不让你背,我让,你背我吧,雪融化了,地上有水。”

    宁十翻个死鱼眼:“滚。”

    陈余生转过头:“青鸟肯定愿意背我。”

    叶青鸟:“蛋。”

    一个滚,一个蛋,加起来就是滚蛋。

    春夜的外伤已经养好,但是内伤还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所以根本走不快,只是尝试着慢悠悠的溜达:“小小的冰雪可难不倒我,我可是……”

    啪的一声。

    话都没说完,就听到一个摔跟头的声音,不远处的陈余生真的滚出去十几米,他太胖了,越来越朝球儿发展,摔倒就会滚出去。

    宁十跟叶青鸟直接就被那滑稽的模样逗笑了。

    春夜想忍,但是没忍住,也跟着笑了,然后笑着笑着脚下一滑,也跟着摔倒在地上。

    这雪实在是太光太滑了。

    陈余生是滚成了一个雪球。

    春夜则是脸颊着地,除了眼睛跟嘴巴,全都是雪,火红的头发都被染成了白色。

    宁十跟叶青鸟笑的合不拢嘴,然后陈余生跟春夜就很是生气。再生气都没办法,胖子就是容易摔倒,受伤的人身子就是弱,没办法的事情啊。

    春夜撅着嘴说:“嘲笑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

    话都没说完,春夜的鼻尖就流出来一串血,摔破鼻子了。

    然后,刚刚起身的陈余生眼眸就有点发呆:“好凉,好多雪,咦?你们是谁来着?你们……”

    好吧,这胖子又晕血了,现在成了穿甲境的修行者,晕血不会再昏迷,可该失忆依旧失忆。

    没等陈余生唠叨完,叶青鸟就没好气的走过来,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别犯傻,起来。”

    陈余生木纳的皱眉:“你干嘛打我?”

    又是一巴掌。

    陈余生有些生气:“很疼的,男女授受不亲。”

    依然是一巴掌。

    陈余生脸色有些发红:“你再打我,我可生气了。”

    继续打。

    陈余生继续生气:“我要还手了啊。”

    叶青鸟的巴掌停了片刻,作势要招呼过来。

    陈余生抬起手挡了挡:“好凉,好多雪,咦?你是谁来着?你要干嘛?”

    恨其不争啊。

    叶青鸟叹口气,然后蹲下身子,直接拧住陈余生的耳朵:“站起来,我没有心思回答你的问题,你只要记住我是你惹不起的人就行了,喂,你要减肥了啊,你也太重了吧。”

    陈余生:“啥?你说啥?疼,疼,轻点,我起来还不行吗。”

    叶青鸟:“闭嘴。”

    陈余生:“我……”

    叶青鸟:“闭嘴。”

    陈余生:“emmm……”

    宁十自然不会像叶青鸟这般霸道,春夜也不像陈余生这般呆傻,只是很倔强,非常倔:“我摔倒,这可不能怪我,不是我的问题,应该怪这雪,是雪太光了。”

    宁十点点头:“雪确实很滑。”

    说完宁十就伸出手,看模样是准备要把春夜拽起来。

    春夜很自然的去扶,然后就扶了个空,脸颊第二次栽在雪里。

    宁十笑的贼坏:“故事里都告诉你了,出了那山洞,就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世俗险恶,人心不古啊,哥哥是在给你上课呢。”

    说完,宁十还不忘补充了一句:“当你摔倒的时候,一定要提高警惕,因为落井下石最容易发生在这个时候。”

    春夜没听进去那些话。

    她很生气。

    非常生气,伸出手擦了擦脸颊上的雪花,可这些雪却是越擦越多:“春夜生气了!”

    宁十:“哦,生气了吗?没看出来啊!”

    春夜冷哼一声,立即起身准备朝宁十扑过去,可没扑几步,又是一个跟头。

    追宁十?

    根本是不可能追得上的。

    宁十在风雪中练剑,已经练出了指甲盖大小的剑气,十五岁的二境剑修呢,厉害着呢,一个能打好几个呢!

    叶青鸟跟陈余生还在没完没了的斗嘴。

    宁十跟春夜却在肆无忌惮的追逐,好吧,说是追逐,不如说是遛猫,春夜当然就是那只被遛的小猫,张牙舞爪的小野猫儿。

    一路追。

    一路倒。

    一路摔。

    从山坳摔到山腰。

    春夜已经摔的蒙圈了,生平第一次觉得很沮丧,为了走路而感到沮丧,为了自己的身体受伤而感到难过。难过着,难过着,就觉得有些委屈。委屈着,委屈着,就觉得有些想流泪。脸被摔的通红,鼻尖肿成一个胡萝卜,脑门儿上鼓起一个大包,长发披散,满头雪白,鼻子下还挂着两串长长的青鼻涕。

    青鼻涕在阳光照耀下。

    闪闪发光。

    宁十眼睁睁看着春夜使劲的吸溜鼻涕,吸溜一下还朝自己袖子上蹭一下,蹭一下再吸溜一下,时不时还会蹭一下眼角,但就是不服输,还想追宁十,那模样仿佛是在说:“你给我等着,我肯定能追上你,有你好看。”

    宁十盯着春夜看了半响。

    春夜不动。

    他也不动。

    然后宁十突然一个冲刺,吓了春夜一大跳,然后整个人就蹲到雪地里,蹲的屁股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