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四十五章 一堆火,四个人

第四十五章 一堆火,四个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对于穿甲境的剑修来说,钻木取火自然是小菜一碟,天黑了,暴风雪来了,山洞里却暖和和的。

    耳边是呼啸的冷风声,眼前是摇曳旺盛的火苗,叶青鸟跟陈余生眼巴巴的看着宁十将山猪开膛破肚。

    肥嫩嫩的大肉块串在木棍上。

    没有锅。

    也没有其他厨具。

    只有火跟肉,自然只能烤肉。

    宁十很早时候的愿望就是:“游山玩水,浪迹天涯,吃遍天下,所以他不学剑的时候,经常研究食物。虽然很懒,少有操作,但是非常懂,起码比身边这两位懂。”

    昏迷的姑娘痛苦的哼了几声,身子还在不住的颤抖,眉眼皱在一起。宁十只好将火堆烧的更大,火苗在干柴上升腾而起,山洞里的温度开始逐渐升高。

    山猪肉很肥。

    串在木棍上的大肉块在火苗上缓慢的翻滚。

    肉块的颜色很快就变成了金黄色,烤肉的过程中,宁十到洞口位置捧了一捧雪,雪在手心里融化,化成一兜清水,用手的温度将水慢慢暖温,最后喂到昏迷女孩的嘴里。

    女孩的嘴唇实在是太干裂,干裂到脱水。

    猪肉烤好。

    肥嫩的肉块跟果冻似的,滴着油脂,光是看看就让叶青鸟跟陈余生直流口水。肉香四溢,包括宁十自己,山洞中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咕咕声。

    饿坏了。

    确实是饿坏了。

    根本不用招呼,三个人直接就开始大快朵颐,火堆旁的烤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消灭。

    宁十第一次烤了大约三十斤的肉,平均下来,一个人吃了足足十斤,纯肉啊!

    都是‘牲口’。

    饥饿感终于得到了缓解,吃完肉,叶青鸟跟陈余生还捧了雪塞到嘴里当水喝。红衣女孩依然处在昏迷当中,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

    夜。

    更加的深沉。

    风雪。

    更加的猛烈。

    女孩嘴巴里不住劲儿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声,很痛,很疼……

    三个人有些苦恼,谁都不是大夫,没人懂医啊。

    “风寒咋治?”

    “没方子又没药,没法子治啊!”

    “咱们把人带进来,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就这么烧下去,非烧坏了不可。”

    “那你说咋办?山洞找到了,水也喂了,火也生了,能做的咱们可都做完,只能听天由命,看老天爷给不给她活路了。”

    宁十听着叶青鸟跟陈余生的讨论,没有结果,没有个所以然,然后这两位就开始疯狂的打哈欠,打着打着就睡着了。

    背靠着背,头枕着头,凑在火堆旁睡着的,睡的死沉死沉。

    宁十看看地上的红衣女孩,叹了口气,然后直接将自己从铸剑草庐中顺来的宽大棉衣脱下来,盖到了对方身上。

    山洞虽说是避风,可是暴风雪过境,温度肯定是非常冷的。

    宁十只能凑在火堆旁取暖,同时眼睛死死的盯着洞口:“不能都睡着了啊,万一有意外呢,总要有人守夜的。”

    夜。

    很漫长。

    最难扛的就是后半夜,寒冷跟困意席卷而来,就算是修行者也需要休息的,宁十可不是大罗金仙。

    “咳咳。”

    “冷,好冷……”

    轻微的咳嗽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哼声。

    宁十身旁的红衣女孩还是冷,可是,宁十看了看自己身上,脱无可脱了啊,低头皱眉:“难不成还要抱着你吗?”

    “非亲非故。”

    “衣服都给你了,仁至义尽了啊。我家姑姑说过,义尽,就足够了,你可别奢求太多,小爷可不是烂好人。”

    “好,好,别咳嗽了,我再把火给你生旺点,你这姑娘可真麻烦。”

    宁十索性将身旁的木柴一股脑全部添了进去,火苗被烧的很旺,但是,于事无补……

    天冷。

    就是冷。

    除非将人扔进火堆里。

    最后,没有办法,宁十看看周围,叶青鸟跟陈余生睡的跟死猪一样:“抱着就抱着吧,情势所迫,我是在救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般想着,宁十就挪到火堆旁,轻轻将红衣女孩从棉衣中掏出来,然后搂到怀里,再将棉衣盖在两个人身上。宁十不胖,女孩也不胖,甚至有些瘦瘦小小,宽大的厚棉衣刚好能将两个人裹住。

    两个人的身体刚刚接触。

    红衣女孩直接就扭了几下身子,整个人都挤到宁十的怀里,小脑袋更是死命地朝宁十心口位置蹭,仿佛知道只有那里才是最暖和的。

    这期间。

    女孩还吧嗒了两下嘴,咽了一口唾沫,眉眼皱了皱,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野猫。

    可怜,又可爱,那是真招人疼。

    一种哥哥疼爱妹妹的感触油然而生,宁十的眼眸都柔和下来,左手揽住红衣女孩的脑袋,右手放到她的后背上。

    一堆火。

    一座山洞。

    四个少年少女。

    洞外是满天的风雪,满世界的苍白,天地都在肆虐,宁十的耳边却只剩下呼吸声。

    叶青鸟的呼吸声,陈余生的呼吸声,红衣女孩的呼吸声,还有自己的心跳声:“或许,这就是患难与共的感觉吧。”

    “真好。”

    对于宁十来说,失去了孟八九之后,他的世界其实就什么都不剩了。可是当他遇到了叶青鸟,这个愿意拿着木刀挡在自己身前的女孩。当他遇到陈余生,这个晕血就会失忆,没事就爱吹笛子的死胖子,话唠臭屁鬼……当他们一起经历了剑冢的生死试炼,世界,仿佛一下子就有了色彩。

    恍恍惚惚间。

    宁十并没有发现,自己怀里的红衣女孩,脸颊竟然浮现出一层鳞甲,很淡很淡的鳞甲。

    这一夜,宁十从始至终一刻未眠,睁着眼睛扛到了天亮。

    这一夜,宁十在感恩中祈祷,然后暮然发现,自己的经络中竟然多出了一丝剑气,非常精纯的剑气。

    梦。

    好像是真的。

    他姑姑好像真的出现在自己身体里,灭了草蛇剑的剑灵灰线……他姑姑,一直都在,一直都在守护着自己,守护着自己的梦。虽然身体被封印在魔山峰顶,但心还在,影子还在,永远都在。

    只要在就好。

    有姑姑在,宁十就会心安,就有动力前行,然后便觉出时间紧迫,要更加努力的修行,更加刻苦的学剑,争取早日去魔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