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四十三章 姑姑帮你守着梦

第四十三章 姑姑帮你守着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宁十梦中的孟八九,看着入梦的灰线,嘴角微微一笑:“当年断你剑身,留你剑灵,是看你成灵不易,没想到越活越不济,竟然学会入梦行凶了。”

    孟八九的笑,孟八九的声音,灰线永远都不会忘记,一切仿佛是一个轮回,当年那些话,那些声音,依稀可辨……

    “剑门,孟八九,草庐借剑。”

    “青鸾草蛇,我要其中之一。”

    “宁家可敢与我一战。”

    九云下垂。

    江河逆流。

    那一年,孟八九用了十三剑,宁家家主便败了,草蛇剑也被折断。那时候的孟八九张狂肆意到青云之上,断了草蛇,吃了剑半,潇洒离去。

    灰线被扔入剑冢。

    十几年如一日,再无出头。

    若说这灰线最害怕什么?那一定是孟八九,孟八九便是这剑灵的梦魇,永远摆脱不掉的梦魇。

    “你……你怎么在这里?”灰线很困惑,十分困惑。

    “这梦是我徒弟的梦,你入他的梦,你说会不会见到我。”孟八九继续冷冰冰的笑。

    “他是你徒弟?”灰线震惊不已,然后便觉得自己流年不利,好容易等到一个合适的人,竟踢到了铁板上。

    说实话,别看它剑气无双,可它连朝孟八九出手的勇气都没有:“那……那我让他离开便是,我还能继续等,我有时间。”

    灰线直接就投降了,直接就服软了。

    可悲啊。

    “离开?”孟八九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想进就进,想出就出,我这徒儿年纪小,确实有些天真,但做师父的总不能是个白痴,你该不会觉得我傻吧?”

    “不敢。”灰线小心翼翼的说。

    “你不敢,那就要负责任。”孟八九说。

    “我送他们出试炼之地,然后亲自送他们从地河离开,保证分毫不伤。”灰线试探孟八九的底线。

    “你入了宁十的梦,见到了我,你不送他们也能出去,不要想的太美太天真。”孟八九语气依然冰冷。

    “那你想怎样?”

    “草蛇剑配不上我家臭小子,他好不容易才开始学剑,不能被你这种臭虫带坏了。你的存在就是对剑门的侮辱,臭小子是个天才,他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剑道。”孟八九很骄傲的说,草蛇剑配不上宁十,那意思就是你这剑灵更配不上他了,既然这剑无用,自然就不需要存在了。

    孟八九对于剑,从来就不曾手软过。

    下一刻。

    灰线和那把断剑,直接就被孟八九抓在了手心里,方才嚣张至极的剑灵,此时此刻,奋力的挣脱,可越是挣脱,它身上的剑气就越是溢散。

    最终。

    刚刚认主的断剑加上这个蛇格分裂的剑灵,全部成了宁十灵海经络中的养分,被提炼成最最精纯的剑气。

    穿甲境之面是信剑境。

    剑气便是这两境的分水岭。

    孟八九站在自家臭小子梦境的门口,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站了会儿觉得有些累,然后就盘膝而坐,一坐就开始打盹儿,很快就睡着了,睡着前嘴里还轻轻的嘀咕了一句:“臭小子,你放心走自己的路,姑姑帮你守着心海,有姑姑在,谁都别想害你。”

    很诡异的梦中人。

    很诡异的梦中事。

    身在魔山顶峰的孟八九,竟然在宁十的梦中留下一道影子。

    孟八九的影子睡着时,宁十就苏醒了。

    不仅仅是宁十,叶青鸟和陈余生都醒了,醒来就出现在剑冢之地。之前剑气纵横的地方,这时候却哪里还能看到半分剑气,就连头顶的剑阵之光都开始变得越发暗淡,能看出来,这种暗淡不是昼夜交替的暗淡。

    阵法被关掉了。

    宁十使劲揉了揉有些肿胀的额头:“青鸟,生鱼片,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姑姑了,她好像就守在我梦境的门口,不让别人闯进来。”

    陈余生同样是揉着头:“我也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我娘了。”

    叶青鸟有些尴尬:“我好像没做梦,一口井给我出了一道题,好难。”

    宁十指了指头顶:“这阵法应该是破了,一切都是灰线那条臭蛇的陷阱,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轰隆隆……

    话音刚落。

    头顶就飘来一片黑色的雷云。

    远处的地河更是汹涌澎湃到极点。

    雨。

    很快就开始下。

    细雨变中雨,中雨变暴雨,暴雨如柱。

    雨越下,地河越凶,然后就开始逆流,河水从低处朝高处逆流。

    宁十眼眸坚定:“走吧,离开这里。”

    叶青鸟咽了一口唾沫:“这水会不会有些太凶了?”

    宁十:“再凶也要走,不离开就是等死,对吧生鱼片?”

    陈余生被淋了一身的水,整个人都木了:“啥?你说啥?”

    叶青鸟吐出一口雨水,一把搂住陈余生的脖子:“生鱼片,咱们肯定淹不死对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拼了。”

    宁十抱紧自己的木剑。

    叶青鸟抱紧自己的三把木刀。

    陈余生一手一个,抱紧他俩的大腿。

    三个人直接就跳进了地河之中,几百天的修行,三个人都已经算了正式入了门,宁十甚至已经开始朝第二境冲刺,叶青鸟和陈余生也将将入了穿甲,所以,闭气内息是肯定没问题的。

    入河便是水,满眼都是水。

    地河表面汹涌澎湃,可这地河的下面却是另外一番景致,与平日里见到的什么晨风、暖阳、落花、秋日……完全不同,这里的世界,入眼全是湛蓝,身周是荡漾的流波,抬头是飞逝而过的河鱼,耳边寂寥无声,眼眸五彩斑斓。

    鼻尖不时划过丝丝缕缕的水草,痒痒的,宁十的头发已经过了眉眼,发丝散开,如一柄柄刺剑。

    地河之水逆流,水推着三个人一直朝前走,速度越走越快,一直快到看不清楚景象,然后宁十的身体就飞了起来,仿佛倒流的瀑布。

    月下飞天镜,

    云生结海楼。

    一路逆流而上,三个人终于在快要窒息时回到了海牢。

    宁十最先爬出地河,然后赶紧将叶青鸟和陈余生拽上来,随后死死的捂住两个人的嘴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这里可是被魔山占领的海牢,能回来是运气,能逃出去才算是本事。刻意的放缓呼吸节奏,三个人缓了好久才算恢复了正常脸色。

    “慢点走,别发出声响,如果遇上魔山弟子,尽量一击毙命。”宁十压低声音说道。

    “放心,一定让他们好好尝尝我的三把刀。”叶青鸟咬牙切齿的说。

    “还有我的咒法,弄死他们。”陈余生恨恨的嘀咕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