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四十二章 流血的草原,宁十的梦

第四十二章 流血的草原,宁十的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剑仙很危险第四十二章流血的草原,宁十的梦灵?

    入梦?

    宁十回想方才痛哭流涕的陈余生,原来是被入梦了!

    梦在心里,从外面看心,隔着肚皮,不知真假。如果从里面看心呢,那看到的便是一个透明的人,没有秘密的人。宁十自然不愿意有东西入侵自己的梦境,可是他知道,阻止不得。

    他已经做好咬舌的准备。

    他是剑门最后的弟子,可以站着死,但是,不能憋屈窝囊的被玩弄。那样还有什么脸去地下见人啊?宁十跟着孟八九行走人间,他姑姑可从来没有被人羞辱过,更没有让人羞辱过自己的宝贝徒儿,在孟八九心里,宁十就是她徒儿,虽然这臭小子只愿意喊姑姑!

    这样想着,宁十就有些委屈,莫名的委屈。

    委屈着。

    委屈着。

    灰线便入了他的梦境。

    陈余生被梦魇折磨的伤心欲绝,叶青鸟被镜中月折磨的百思不得其解,那么宁十的内心会是什么呢?

    ……

    灰线入宁十梦的时候,在铸剑草庐三百里之外的盛唐北境,二十万盛唐铁骑与南下的草原狼骑打了一场十分罕见的恶仗。踌躇满志的盛唐皇帝,势在必得,根本不愿意在雄城中防御,在他心里:“帝皇的丰功伟绩都是依靠血和战拼出来的。”

    战事在第一次交锋时便进入了白热化。

    深秋的暮色中。

    红色甲胄的盛唐骑兵已经占领了北地的一片辽阔草原,周围的山头上灰蒙蒙的,落日下全都是一个个剪影,望都望不到边。

    被驱逐的草原狼骑退在远方,虎视眈眈的盯着唐军,随时准备依靠马背上的血腥争回家园。血色晚霞逐渐消退,双方依然在死死对峙,没有一方愿意提前撤退,也没有一方会肆意冲杀。

    盛唐的皇帝血腥满胸,但对于军事并非不懂,甚至可以说是深有研究。

    何时出兵?

    何时收兵?

    何时乘胜追击?

    这位皇帝,了然于胸!

    而且,他远比外人想象中的更加冷血,草原上的累累尸骨,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个数字。

    “北地确实如消息中显示的一般,外强中干,一击即溃。”

    “这场仗,必须争出个胜负,草原的蛮子斩首七成,断其百年气运。”

    “可胜,不可败。”

    乌云遮月。

    秋风萧瑟。

    北地狼骑的伤亡率统计上来,战功可喜,出乎预料的可喜,百年来从未取得过如此战功。

    夜幕中,兴奋的唐军逐渐进入无边无际的鼾声,养精蓄锐,准备迎接第二日的胜利,陛下御驾亲征,战无不胜!

    没人发现战场上飘荡的灰色薄雾,深秋的草原,气候本就阴冷。

    有雾,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篝火军灯下。

    薄雾飘散百里。

    第二日。

    战斗继续,被斩杀的狼骑越来越多,北地的牧民部落相继被发现。杀无赦,盛唐陛下的旨意只有三个字,杀无赦,尤其是男丁。

    草原上只要没了男丁,草原就不是北地蛮子的草原,起码百年之内不再是了。

    头颅越杀越多,夜幕下的薄雾越扩越远,鼻息间甚至都可以闻到一丢丢的异味。可是没人在意,杀人是会杀上瘾的,杀起来就止不住,没人会勒住荣耀的马缰。

    加官进爵已经在战刀的边缘了。

    秋霜晶莹。

    终于,当战无不胜的唐军屠掉第十七个草原部落时,军士间开始流传一种怪病,病症上吐下泻,高烧不退,无药可解。

    李天意的父皇,盛唐的陛下也染上了这种怪病。

    不出三日。

    唐军的步伐便止住了,然后另外一个可怕的消息传来,西陵鹄国联合残余的北地狼骑,突然开始包围唐军。

    坠马草原上。

    三军血拼了整整一天一夜。

    这草原成了名副其实的绞肉机。

    四十万三国亡魂丢在这片草原上,几乎没有将士逃脱,就连盛唐的陛下都在这场疯狂的战斗中暴毙而亡。

    最后参战的鹄国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挥军东进……

    消息传回神都洛阳,年仅十五岁的太子李天意,一夜就成了唐皇。

    没人征求他的意见,不需要,也不会去询问,他是太子,生来就是要做皇帝的。盛唐有一套严苛的制度,很快就运转正常,内阁、三司、六部各司其职……

    李天意只有十五岁,他对于皇位并没有太多的概念,他的生活也没有太多的变化。他的父皇离开之后,他便已经开始审阅奏折,严格来说是誊抄内阁的草稿。

    每一份奏折,都有明确的草稿。

    李天意只需要工工整整的抄一遍,便可。

    夜深人静时,锦衣黄袍的李天意看着手中的奏折:“我可不可以写自己的意见?”

    蟒袍老太监沉声道:“您是皇上,您自然可以写。”

    李天意:“那我……”

    话都没说完,蟒袍老太监就补充了一句话:“写,可以,但您要想好,这草稿是内阁大臣们给您写的草稿。您不用,就代表您不再相信他们了,他们就必须去死。”

    李天意:“……”

    盛唐的天子很悲催,宁十同样很悲催。

    梦都被人给入了。

    可宁十的梦中会有什么呢?

    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可能有满坡的山楂,可能有满眼的蜜饯儿,可能有无数张特美的画儿,可能有无数坛特香的酒,可能有……

    可能有很多东西,但这些东西是属于宁十的,不是谁想看谁就能看。

    因为他是有身份的,他是剑门最后的弟子,他有一个姑姑叫孟八九,他姑姑很厉害,眼里不揉沙子。

    只因孟八九这三个字,就不是谁想入宁十的梦,谁就能入的。

    梦是由记忆组成的,在宁十的记忆里,最多的便是他姑姑孟八九。

    灰线是一个剑灵,草蛇剑的剑灵。

    草蛇剑是铸剑草庐最厉害的两把剑之一,可再厉害,当年草蛇剑的主人也不是剑仙,不是剑仙就肯定没孟八九厉害。

    灰线入了宁十的梦。

    梦的门口站着一位女子,手握油纸伞,青竹梗,梅花面。

    这灰线仅仅是看到女子的背影,就仿佛见了鬼,整个蛇身都开始颤抖,抖成一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