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三十五章 向生而死还是向死而生

第三十五章 向生而死还是向死而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宁十带头走在最前面,他决定搏一把。

    三个人手拉着手,慢慢朝蛇身洞口移动,宁十先用手试探了一下,担心黑洞后面是悬崖之类的东西,右脚还轻轻踩了踩。

    没问题,是硬实的地面。

    左脚紧跟着朝前挪了两步,身子一点点消失在蛇身洞口。

    飕的一声。

    宁十当即就觉察到不对劲,脚底下变成空的了,想要松开手,把叶青鸟推开,可叶青鸟拽着宁十的手却非常非常的紧,仿佛生怕出现危险一般。

    连成串儿的糖葫芦。

    叶青鸟没有拽住宁十,反而是被其拖了下去,再后面是陈余生。两个人没有拽住一个人,就像背后有什么东西推了一把似得。

    而且这蛇身黑洞拥有一种特殊的引力,宁十不到百斤的体重,掉进去却仿若千斤。

    三个人分分钟消失在洞口。

    灰线是最后进去的,平日里嬉皮笑脸的剑灵,有那么一瞬间,却显现出一丝狡黠。

    这是一场超速的坠落体验。

    宛若流星。

    宁十眼前飞速的飘过各种各样的画面,但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楚,脚下是望不到尽头的闪光隧道,很像管道,反正宁十从来没见过。

    坠落仿佛没有停歇。

    隧道仿佛没有尽头。

    正当宁十快要麻木的时候,视野忽然一亮,整个人就被直接甩了出去,半空中出现一道优美的弧线,身子下面出现了一丛丛柔软的云。

    坠落。

    不断的坠落。

    宁十梦想过自己能飞,御剑飞行,可他真的不会飞,他只是修行界里的菜鸟,刚刚步入穿甲境的小菜鸟。这种情况下,只能伸出手胡乱的抓,左手是云,右手也是云,浓厚无比的云。

    几百,几千,几万层云。

    借着这云的阻碍。

    宁十下坠的速度终于缓下来,也不知砸穿了多少云之后,最终落地。没有想象中的头破血流,命丧黄泉,屁股下面的泥土很松软。

    下意识的侧身仰望。

    叶青鸟出现在头顶,尖叫着落下来。

    宁十伸手接了一下,好吧,没接住,然后是陈余生,灰线。

    “狗屎运啊!”

    “这都死不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吓死了,吓死了,吓死你灰大人了!”

    宁十第一时间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有没有危险,一看之下,很是诧异,跟他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满眼都是翠绿到一尘不染的山岗,耳朵里是鸟语花香,皮肤感受着风林秀合,剑冢那边的严寒,一去不复返。阳光照耀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人如痴如醉,话说,已经多久没照耀过阳光了?

    宁十昂头看着天空:“这是真的太阳吗?”

    天是蓝的,地是黑的,花是香的,云朵是成团的。

    这里的一切仿佛都是梦幻到完美的仙境,第一眼看着很是赏心悦目,可越看就越觉得不太真实,虚假的可怕:“这里的一切应该都是在欺骗我们的眼睛。”

    虚幻自然无法长久。

    很快。

    花香换成了朽木的酸臭,白云换成了成群的黑鸦,画风突变。

    就连路边翠绿的树,都枝枝杈杈挥舞着开始偷袭,宁十第一时间拔剑开路,大喊一声:“跑!”

    墨绿色的粘稠汁液翻飞。

    仙境成了匪夷所思的幽暗绝域。

    “什么鬼东西,妖怪吗?”

    “树还能攻击人啊?都成精了!”

    “这么折腾,还让不让人活了,不就是关闭个阵法吗,至于这么玩命?”叶青鸟边跑边抱怨,边挥舞着自己的三把刀劈砍,几百步的路,就像是打了一场大仗,汗流浃背。

    宁十跑的最快,当他刚刚踩到一处凸起的石头上时,身后的森林刹那间就恢复了平静。

    这时候,陈余生的拳头本来是要砸在一条树枝上的,这下可好,直接砸空,差点闪到腰,气的他对着灰线就是一通数落:“我说臭蛇啊,这里是不是有点太邪门了,关闭一个试炼阵法,有必要搞得这么复杂?你是不是又在吹牛!或者,你在骗我们?”

    话都没说完。

    一团灰色的雾就飘了过来。

    这雾,单单用肉眼看着就浓重至极。

    两个呼吸的工夫,陷入浓雾中的三个人就伸手不见五指了,宁十拽着叶青鸟的手,能够感觉到她的存在,却完全看不到对方的影子。

    木剑用力挥舞。

    根本斩不开任何的路。

    在这种视线丢失的环境中,辨别方向的能力会瞬间丧失,谁都不敢移动,这种没有方向的移动就是原地转圈。

    宁十第一时间喊道:“青鸟,生鱼片,你俩不要撒手,不要乱动,如果遭遇袭击迅速求救,我来想办法出去。”

    雾气中,只剩下呼吸声。

    还有。

    非常淡非常淡的风。

    一缕清风。

    因为雾气是被吹过来的,不是自己长腿跑过来的,这不是阵法。

    宁十的脑海中浮现出姑姑的身影,耳边依稀响起一阵唠叨:“剑修,剑是器,耳是重,心思要意顺,步步要生莲,听声辨位是最基础的东西。”

    风是有声音吗?

    风自然是有声音的!

    宁十闭上眼,脑海中开始用风模拟一处场景:“拐弯的地方是被树木阻挡了,强一点的地方是通道,弱一点的地方是岔口,风刮过草跟风刮过花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拨云推雾,宁十带着叶青鸟跟陈余生走了出来,眼前又出现了两道门,两道光影之门。

    一道门上飘着‘生’。

    一道门上飘着‘死’。

    生门左边有一座碑,碑文刻着:“向生而死。”

    死门右边有一座碑,碑文刻着:“向死而生。”

    路在这里没了尽头,生死两门直愣愣的杵在身前,两个选择。一条刻生,一条写死,如何选择呢?

    这是一个问题!

    三个少年,一条蛇,全都皱着眉头站在这里。

    “我觉得。”半响无人说话,只好叶青鸟先说,谁让她是女孩子呢,“是不是应该选生门啊?谁都不会想死,道理摆在眼前,白痴才会走死门呢,看着都吓人。”

    “没这么简单吧,我在蜀山参加过好几次试炼,出题的老师绝不会弄这么简单的题目,否则的话,旁边的死门不成了摆设?根本没有意义啊!”陈余生据理力争。

    “蜀山厉害,蜀山牛,你以为就你在修行宗门里学习过吗,我……我觉得你肯定不敢选死门,不信你就让我刮目相看。”叶青鸟嘴上从来都不会吃亏,只不过依然没有说出自己的宗门名字,就像宁十从来不说自己的姑姑是孟八九一样。

    谁都有自己的秘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