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三十四章 星光指路

第三十四章 星光指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夜雨雷声中。

    宁十将木剑横于身前,四周的秋菊,雨打落尽。

    他没有选择等待,第一次主动进攻,朝着那扇门,抽剑便是一刺。

    笔直的刺。

    速度极快。

    如蛇。

    吐信。

    这是宁十在剑冢经历几百个昼夜领悟到的,剑冢的剑气讲究的就是一个快,一个刁钻,一个直。

    剑,直直的刺进雨中,身子周围有剑气滑过,衣角被切割,但剑势不变。门在明,不可动,宁十在暗,可退可进。

    第一次,宁十的剑近了门的十步之内。

    宁十看到了门后的一道光幕,很亮,很清澈,绝非死地,确实是出路。

    门外的剑气大盛。

    灰线扭了扭身子,蛇头转到一旁:“又要失败了。”

    叶青鸟摇了摇头,大概的意思是想鼓励一下,加加油,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想出去真是太难了,这铸剑草庐的试炼这么难吗?以前宁家的弟子是要多么拼命才能活着出去啊!出不去就要一辈子待在这鬼地方!”

    至于陈余生。

    宁十只要冲击那扇门就会流血。

    有血,他生鱼片能做什么?

    生病白,反正肯定是指望不上,你看,好好的一个小胖子,紧锁眉头,拼命的思考:“我是谁来着?这是哪儿来着?我准备做什么来着?脑壳儿好疼啊!咋啥都想不起来呢?”

    谁都没觉得宁十会成功。

    现在看来,灰线估计又吹牛了,它推测的穿甲境,根本就没办法打开门,最起码也要是‘信剑境’,修炼出自己的剑气,才好想办法对抗这破门。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

    宁十依然在刺,衣衫鼓胀,周身被剑气笼罩,嘴角却勾起一抹浅笑:“一扇死门,剑气再厉害,没有剑心,又算得了什么!”

    根本就没有使用断掉之后藏匿于体内的草蛇剑,宁十手中的木剑轻轻一抖,身形再次提速,十步并做一步,一剑就刺进了门的缝隙中。

    剑尖刺进门的同时,剑气当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吱扭一声,掌管巨石剑阵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耗费几百个昼夜。

    挥洒了无数的汗水。

    这门。

    终于算是开了。

    真的是不容易,反正宁十有一种拨开乌云见明月的感觉。

    门后面有什么机关,谁都不知道,灰线都不知道。所以,几个人决定先吃饱肚子,认认真真地养精蓄锐。

    第二日,三个少年,一条草蛇,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那扇门。

    当视线进入门后,周遭的环境,眼前的景致,让人难以置信……头顶是一望无际的苍穹,下方是深不见底的黑洞,脚踩的是一条蜿蜒曲折、纵横交错的冗长桥轨。桥轨八方交叉,望不到尽头,仿佛一条难以回头的不归路。

    “劫境。”灰线的蛇瞳猛地瞪大,“此处就是关闭剑冢试炼的阵眼幻境,大家小心,劫境中陷阱重重,诡谲多变,有进无退,大家千万不要私自行动,否则害人害己。”

    桥轨越来越远。

    入口与出口。

    杳无尽头。

    时间缓慢的流逝。

    “究竟还要走多久啊?”

    “走了这么长时间,感觉像是在原地踏步。”

    “我们是不是迷路了,谁能辨认出方向,哪里是东南西北?”

    叶青鸟的疑惑也是大家的疑惑,走与不走似乎没什么区别,一切都仿佛隐藏在黑暗之中,宁十同样是紧锁眉头,但是他对剑感触很敏感,对路却很迟钝。

    他是个路痴啊!

    从小就是!

    三人一蛇,越走越焦急,陈余生不知何时开始嘀嘀咕咕的念念有词:“兜兜转转,去而复返,这里似乎是一座迷宫?不对,不是迷宫!”

    陈余生在蜀山的时候学习过正统的阵法,甚至痴迷过一段时间。

    盯着眼前的桥轨,他忽然发现,这似乎跟一本古书上记载的非常相像:“我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陈余生将宁十跟叶青鸟喊过来,蹲下身子,指着桥轨上的一些暗淡花纹,脚下每一个格子里都有花纹:“这些花纹是卦符,取自九宫洛水五行图,卦符不同,代表的含义也不同。”

    陈余生兴奋的手舞足蹈:“九姓对一君,八对二,七将对三相,六对四,一下九上,七左三右,以八射二,以六射四,乾凿、九宫、八卦、分线,凶吉……好一个千变万化,以符指路。”

    宁十看着陈余生:“生鱼片,你找到路了?”

    陈余生指指脚下:“跟着这些符号走就好,答案就在脚下,跟我来。”

    陈余生第一次走到了最前面,弯腰低头,还像模像样的抬手掐指推衍:“左一为乾,应该朝这边走三步,地卑定夷,朝这边再走十步,右前方是凶卦,不能踩……”

    按照陈余生的指挥,三个人,一条蛇,走在桥轨上。

    这桥,终于出现了变化。

    脚下的花纹仿佛被点亮了,从最初的暗淡无光,逐渐形成一串萤火,紧接着便成了一条弯弯曲曲的星路。

    每走对一步,星路就朝前铺开一尺。

    “追卦。”

    “寻路。”

    “点生门。”

    “天雷滚滚,龙象厮杀,阴阳通明,界分,破。”

    陈余生忽然在一道虚空镜像前呆立不动,随手咬破指心,点点血芒洒向空中,无尽的桥轨消失,一条没有头颅的巨大蛇身出现在三个人身前。

    蛇身刚好与人等高。

    黑漆漆的,仿佛是能够吸收光明的洞口,借着星光之路都无法看清楚那黑暗后面的情况。

    陈余生神情凝重,不言不语,一副困惑的表情。

    宁十拍了拍他的肩头:“这就是剑阵的核心入口?”

    陈余生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书上只教会我怎么找到这条路,但路的尽头是什么,肯定不是固定的。”

    宁十深吸一口气,思索半响:“你的意思是,这洞口的后面,可能是关闭阵法的开关,也可能是万丈深渊?”

    叶青鸟赶紧说:“那就再找找吧,小心驶得万年船。”

    宁十转身看了看后面的星路,再看看暗淡下去的桥轨:“你我都不懂卦术,能找到这里已经是机缘巧合了。是生是死,见机行事吧,一起进来,一起离开!”

    就连灰线都在说:“进去吧,你们肯定能关掉这座剑阵,只要关闭剑阵我们就能一起出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