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二十六章 剑一,止争

第二十六章 剑一,止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年时间,宁十永远只练习十二个基础动作,从不涉猎那些花哨的招式,叶青鸟猜测宁十是不是根本就不懂啊,拍着胸脯表示自己懂很多厉害的剑术,问宁十愿不愿意学?

    答案自然是不愿意。

    再厉害的剑术,能有他姑姑的剑术厉害?

    剑门的食剑人可是能一个人压着四海神州的剑修不敢露剑的!

    宁十在地河边的桑树干上画了三百六十道,一道便是一次昼夜交替。

    又是一次春寒过。

    封闭的剑阵空间进入了酷暑时节,每日闷热的厉害,就连地河都跟着躁动了不少,汹涌程度越发猖狂。

    宁十跟叶青鸟经过地河之水的清洗,早就恢复了原貌。

    原本脏兮兮的小雀斑,摇身一变,成了白白嫩嫩的美少女。原本邋里邋遢的小乞丐,摇身一变,成了俊朗少年。

    着实把陈余生吓了一大跳。

    一整年的淬炼。

    宁十的身子长高了不少,皮肤也成了标准的古铜色,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野性,再加上练剑过程中的伤疤,看一眼就觉得彪悍十足。

    这是个厉害的狠角色。

    剑阵拂晓,宁十入地河练剑,剑阵暗淡,宁十踉跄归来。剑,一刻不离身,睡觉都是抱着剑入睡的。

    期间。

    叶青鸟不止一次的与宁十切磋。

    可不论叶青鸟使出什么招式,用什么方法,始终没能把木刀斩在宁十身上,但是宁十也从未刺到叶青鸟。

    不是刺不到。

    是从未刺过。

    叶青鸟很困惑:“宁十,你跟我切磋是不是每次都留了后手,没有全力以赴?”

    宁十摇头:“不曾留手,切磋点到为止,但肯定是一心一意。”

    叶青鸟更困惑:“那为何你的剑从未刺到我,我能感觉到,你的剑比我的三把刀要强,刺到我很容易。”

    宁十再次摇头:“你想多了,我还未练习真正的进攻,我的剑道,在这个阶段,重守不重攻。”

    叶青鸟:“不对啊,修行者修行,尤其是剑修,不就是为了战胜对手吗?不注重进攻,何来战胜,你的剑道是不是走错了?”

    宁十笑了笑:“我见过很多进攻欲超强的剑修,但是他们都死了,或者败了。因为一山更比一山高,不畏生死的剑,很多,但越是不畏生死,你就越容易死。先有命,才能有剑,才能谈胜负,所以我的剑道,首先就是守。”

    宁十伸出一根手指。

    “这是我的剑一。”

    “止争!”

    剑一,止争……

    宁十走出了自己剑修的第一步,这是他站在地河中,每日经由湍急的河水淬炼,再加上回忆跟着姑姑行走人间的经历,慢慢领悟出来的。

    顿悟,来了。

    但是这剑一,还需要不断的练习,不断的改进,能止住叶青鸟的进攻不算骄傲,宁十在每日练剑之余又增加了切磋的项目。

    找叶青鸟,找陈余生,后来是车轮战,一对二。

    孟八九曾说过:“剑道,最重滴水穿石,先要有持之以恒的耐心。”

    地河水在酷暑最热的时候,发生了一次离奇的异变,原本汹涌澎湃的河水忽然静止不动了。

    随后水流瞬时逆转。

    如一道逆天飞流。

    地河卷起千层浪。

    澎湃壮阔间,浪花迷人眼,水流逆行而上,直指九重天。

    宁十当时刚好没在河水之中,他估摸着,如果自己在,九成会被浪卷走,目送逆天水流飞去远方他没来由的想道:“水流的尽头会不会就是出口呢?自己是从海牢的地河中被带到此处的,那想要出去,还得是海牢。”

    逆流水,卷浪一日。

    宁十眼眸直直的观浪一日。

    白昼逝,黑昼来,宁十提剑挺身一夜,剑一,大成。

    吃着河鱼的叶青鸟与陈余生暗暗称奇:“难道这就是天赋?”

    叶青鸟吃一口鱼肉:“你说宁十现在是什么境界?入了穿甲没有?”

    陈余生很认真的盯着宁十看了半天:“穿甲境,皮肉筋骨血都需要淬炼成形,目的其实是让修行者充分的了解自己的身体,对自己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骨骼都了如指掌,然后用单纯的肉体力量达到一剑穿甲胄。”

    停顿了片刻,陈余生问道:“你见过他一剑的威力吗?感觉能不能刺穿甲胄?”

    叶青鸟想了半天:“他与我切磋,只守不攻,练剑也只练基础动作,我哪里能分得清。”

    陈余生:“这几日我做了一艘木筏,明日一起顺着地河走一圈,去不去?”

    叶青鸟:“你看人家宁十多专心,你的蜀山符咒练习的怎么样了?有把握攻破宁十的防守吗?你就知道玩儿!三心二意!”

    叶青鸟说着话就伸出手使劲掐了掐陈余生胖乎乎的脸颊,自己跟宁十的脸是越长越有棱角,这陈余生的脸却是越长越胖,越长越圆,已经在朝着球儿的方向发展了!

    以后别叫陈余生了。

    叫陈球儿多生动形象啊。

    陈余生指指周围,又指指头顶:“难道你不想出去吗?一辈子待在这里?我们总要找到出去的路吧,这里是不错,有提高修行的灵药,也没有纷争,但这里只是世外桃源,是虚幻不真实的。”

    叶青鸟还想着说点什么。

    宁十却已经收剑回身:“青鸟,余生说的对,我们需要找找出去的路,明天乘木筏,顺着地河走,看看尽头到底是什么!”

    一夜无眠。

    篝火化为碳屑。

    抱剑的宁十首先起身,习惯性的来到地河中练习了半个时辰的基础剑术,今日没有完成一万两千次,因为今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陈余生兴奋的展示了他亲手制作的木筏,很简陋,很笨重,很丑的木筏,好在足够结实,足够避水。

    三人端端正正的坐在木筏上。

    陈余生小心翼翼的撑篙。

    地河之水经过昨日的逆流,河水已经恢复了正常方向,水流速度也降低了许多,连湍急都称不上,只比平静凶了一点点。

    宁十猜测:“这地河似乎是在遵循着一个固定的循环,水流的湍急速度会越来越汹涌,当达到顶峰时,水流会逆天而上,流到不可知之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