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二十五章 学剑

第二十五章 学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宁十以前跟着他姑姑的时候,吃穿不愁,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做什么,不愿意动就躺在树荫下面晒太阳。他觉得那样的日子很舒服,很惬意,那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姑姑走了。

    所有的一切就变了。

    他不能再过寄生虫一般的生活,他还要接姑姑下山。

    宁十看着剑阵星空,很认真的说:“我要学剑,我要成为四海神州最厉害的剑修,我要成为四海神州一千二百年来第一个剑仙,我要斩尽魔山妖孽。魔山让我姑姑在山顶受苦,所以,什么时候杀光了那些畜生,什么时候这事儿才算了结。”

    叶青鸟没想到宁十会说出这样的话,拍了拍他的肩膀:“会有那么一天的,我看好你,你肯定会成为很厉害的剑修。”

    陈余生却有不同的意见:“人生的意义,不一定只有打打杀杀吧。”

    偷偷瞟了宁十一眼:“现在的少年都这般暴力吗,不能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学学我,只要自己足够优秀,让蜀山刮目相看就行,多好,多直白,多简单。”

    “呵呵。”

    宁十跟叶青鸟一起朝他翻了个白眼。

    宁十更是咒骂了一句:“什么时候魔山能让我姑姑下山,能偿还那份苦,什么时候咱再讨论和平吧。血债只能血偿,我还想着挺直身子去接我家姑姑呢,在这儿之前,和平是不可能有和平的。”

    叶青鸟说的更狠:“蜀山可一直都在标榜斩妖除魔,你的手不想沾染血腥,怎么让人家蜀山的正牌弟子看得起?没有杀过妖魔的修行者,恐怕境界再高,蜀山都不会有人来迎接你,我敢保证,一个人都不会出来。”

    地河的水气有些冷。

    头顶的‘星光’却越发清亮。

    篝火暖暖的,很舒服,睡意渐浓。

    宁十躺在叶青鸟旁边,小声的说:“其实我最早的梦想是画画,画最好的画,画我家姑姑。她的剑很厉害的,而且她并不像外界描述的那般坏,我想用自己的画告诉世人,我姑姑最真实的模样。”

    “除了画画,我还想飞。”

    “我想靠自己飞起来,在星空下肆无忌惮的飞。”

    叶青鸟小声回复:“想飞,可是要努力修行的。”

    宁十:“我知道,以前我觉得成为仙人很简单的,没那么难,我是不是在做白日梦啊?”

    叶青鸟咯咯咯的笑了笑,然后说:“我给你唱首歌吧。”

    咳嗽一声。

    清了清嗓子。

    很快,叶青鸟就唱起了小曲儿:“浪荡天涯的孩子,忽晴忽雨的江湖,有梦为马随处可栖,梧叶萧萧莫负韶华,心怀净梦的人儿,何处是你温柔以待故乡,春萤的草,花夏的虫,甜梦啊甜梦……”

    呢喃的小曲儿悠悠地飘荡在耳边。

    三个初见的少年。

    醉梦。

    逐梦。

    ……

    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

    铸剑草庐遗址中地底深处的奇异空间。

    有鱼,有水,有树……应该也有出去的路,只是没那么容易找。

    巨石天空的剑,亮如白昼时,宁十已经站在地河中开始逐梦了。

    早起的鸟儿有虫。

    他说了学剑就一定要学。

    宁十单手握着一根胳膊粗的树干,树干与大地平行,笔直不倾斜,宁十手里没有剑,这树干就是假象的剑。

    他姑姑曾经说过:“学剑的第一步就是握稳手里的剑。”

    地河的水流冰凉,水流的速度时快时慢,有时候水流汹涌如海浪,拍打在身上就像是有铁锤在锤砸身体。

    三天。

    整整三天时间,宁十终于可以做到,单手挺立,粗壮的树干始终不倾斜,不颤抖,不歪不斜。

    每天练完剑上岸后,宁十都会先吃一条地河里的生鱼,然后直接就会累晕过去,这是他第一次开始学剑,拼命的模样吓坏了叶青鸟跟陈余生。

    尤其是陈余生,呆呆地望着宁十晕倒后的身子骨:“瘦瘦小小的骨架,哪里来的这般力量?这人啊,真是神奇的动物,狠起来,连自己都虐!可怕!这少年太可怕了!”

    头顶的剑阵成了记时的工具。

    白昼黑夜循环往复。

    三个人开始逐渐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可喜的是,宁十之前吃到的人形野参,不多时就会冒出来一株,还有那些灵芝呀,甘草呀,血竭呀……这里就像是一个天然的药园。

    十三岁学剑。

    不算晚,但绝对不早,幸好有这些灵药来弥补淬炼筋骨的时光。

    宁十很执拗,虽然耳朵里经常会钻出来一些姑姑曾经唠叨的话,但是他并没有完全按照剑门的路去练剑。他是剑门的弟子不假,可他注定是不会去吃剑的,他不能走姑姑的死路,那条路,姑姑用事实证明,吃剑是吃不成剑仙的。

    话虽这么说。

    但是宁十很清楚,学剑,根基很重要,要想接姑姑下魔山,一定要百倍的努力。

    执拗的少年有执拗的好处。

    宁十能把枯燥至极的东西毫无怨言的坚持下去,就像是以前坚持不学剑一样。

    剑修的十二个基础动作,刺、劈、挂、点、崩、云、压、撩、截、剪、抹、穿,每一个动作,宁十都会在地河中重复一千遍。

    从白昼亮起开始,整整一万两千次。

    叶青鸟很擅长削木头,亲自教宁十制作了一把木剑,很宽很长的木剑,后来宁十自己又找到一颗铁树,用这种铁树的木头制成的剑,巨沉无比。

    在宁十的刺激下,叶青鸟跟陈余生也开始发愤图强,一个练刀,一个修符,但都没有宁十来的拼命。

    时间在汗水中缓慢的流逝。

    一年过去了。

    陈余生十五岁了。

    宁十十四岁了。

    叶青鸟十三岁了。

    这片封闭的空间也被他们三个一点点探索出来,却是依然触不到尽头。

    学剑是枯燥乏味的,叶青鸟有时候跟陈余生打赌,赌宁十到底能坚持多久,是否会知难而退。三个人都知道修行的入门是穿甲,穿甲需要淬炼皮肉筋骨血,没有半分捷径可走,但淬炼身体跟枯燥的练剑,似乎是两码事儿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