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二十一章 锁妖笛

第二十一章 锁妖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宁十觉得陈余生在戏弄人,很没有道德。

    但陈余生真不是故意的,他也不是属鱼的,更不是猴子派来的逗兵,他有病。

    他打小就有一种很奇怪的病。

    陈余生说自己是蜀山的弟子,对也不对。

    对是因为他曾经确实在蜀山修行过,不对是因为他已经被蜀山除名,除名的原因就是他有病,不适合修行。

    陈余生的病很奇怪。

    就连蜀山上的大修行者都无能为力,症状古怪,只要陈余生看到血,瞬间就会晕倒,醒过来就成了拥有鱼一般记忆的人,短时间内记忆力骤然下降,只能记住七秒钟之内的事情,一个时辰之后才会恢复正常。

    宁十没去过蜀山,自然不知道蜀山有这么个奇葩。

    他的一串鼻血直接让陈余生犯了病,短时间内根本记不住太多的事情。

    宁十跟叶青鸟瞪大眼睛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陈余生。

    看的对方直发毛。

    当发现陈余生又想张口说话时。

    宁十直接打断,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旁边:“我叫宁十,她叫叶青鸟,你不用再问了,还是快点想办法帮大家出去吧。”

    陈余生还想说什么。

    宁十一瞪眼:“别废话,开门,立即,马上。”

    陈余生叹了口气,很沮丧的说:“好吧,我只有一个办法能迅速开门,这可是你们要求的,别后悔。”

    后悔?

    能逃出这海牢,有什么好后悔的?

    还有什么结果是比被绑到魔山上更差的吗?

    只有七秒记忆的陈余生,十根手指全部放到自己的锁妖笛上,舔了舔嘴唇,看了看宁十:“你俩准备好了吗?”

    宁十白眼差点翻到天上。

    叶青鸟则是伸出拳头想要打人。

    陈余生很淡定的点点头,自己回答自己的话:“你们准备好了就行。”

    咽了一口唾沫,深吸一口气,连宁十都跟着屏住了呼吸,这笛子该不会爆炸吧。

    三个呼吸之后。

    海牢里安静异常,陈余生竟然又忘了:“不好意思,我刚才准备要干什么来着?”

    “滚!”

    “开不了门就闪开!”

    “逗我俩玩儿呢?你小子一定是故意的!”宁十跟叶青鸟异口同声的喊道。

    “对,对,开门,开门!”陈余生连连讨饶。

    终于没有再废话。

    十指连动。

    一道刺耳的短笛声划破海牢。

    仿佛远古的号角,又仿佛是战场的冲锋,一股震撼人心的气息从锁妖笛中猛地冲了出来。

    然后,宁十就瞪大了双眸,在他眼前三步远的位置,先是蹿出来一头三只脚的火焰鸟,紧接着就是一只两丈高的巨熊,巨熊后面是一只长着灰色尖角的犀牛,犀牛后面是一只马身麟脚,形状酷似狮子的怪物,通体白毛,还会飞……

    四步宽,四步长的海牢哪里装得下这些个妖怪。

    石门分分钟就被拆烂。

    石墙倒塌。

    地面都跟着震动起来。

    就像是脱困的金丝雀,这些妖兽从锁妖笛中出来之后,发疯一样四处逃窜。再看陈余生,十根手指黏在短笛上,脸色苍白如雪,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都在被这只笛子消耗。

    头顶的通道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那些黑衣人终于发现了这里的紧急情况,都在朝这边赶过来,只不过最先遭遇的肯定是这群脱困的妖兽。

    “宁十,快跑!”叶青鸟拽了一下宁十就准备朝妖兽的反方向跑。

    “等一下,等一下。”宁十思索片刻,抬起脚直接踹在陈余生的笛子上,终于让他的十根手指远离的短笛。

    锁妖笛关闭。

    不再有妖兽逃出。

    陈余生直接就晕了过去。

    “背上他,他救了我们,不能丢下他不管。”宁十压低声音说道。

    “带上他谁都走不了,这就是个神经病,骗子,他肯定不是蜀山的弟子。”叶青鸟焦急的喊道。

    头顶脱困的妖兽已经跟黑衣人交上了手,不断有尘土飘荡下来,周围石门里的稚童全都挤在铁栏间大声的呼喊,希望宁十能够救他们。

    宁十紧锁眉头,突然朝周围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拼尽全身力气扛起昏迷的陈余生,直接就选了一个方向开始狂奔,在他心里是有歉意的:“对不住了,我没本事救你们,我只能救这一个人。”

    叶青鸟叹了口气,咒骂般碎了一口,紧紧地跟在宁十身后:“沿着河道跑,朝里面跑,尽量压低身子,别让人看到,被抓回去肯定会生不如死。”

    宁十眯着眼,全力观察周围的环境,奈何河道边没有油灯,实在太黑,越朝里面跑,视线越暗,根本看不清楚路。

    宁十虽然比一般少年的身子骨稍微结实一些,但他也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背着陈余生根本跑不快。

    别说快。

    仅仅十几个呼吸,他就开始气喘吁吁,步履维艰。最近消耗太大,吃的东西太少,没有力气了。

    脚下一滑。

    宁十想控制好身子的平衡,为时已晚,直接就掉进了地河之中,摔倒的那一瞬,脚踝还把身后的叶青鸟给绊倒了。

    三个人。

    分分钟就被汹涌的暗河之水卷走了……

    海牢不见天日。

    没有白昼黑昼之分。

    千里之外的核桃镇却已是晚霞凌空。

    镇子不像平日里那般祥和安寂,到处都是走动的人群,还有县丞的捕快,因为昨夜镇子里丢了许多稚童,从七岁到十五岁,足足丢了二十九个孩子。

    晚霞中,镇子外面走进来一位姑娘,穿着一整身的白色秀服,单手提着一把细长秀刀,一头乌黑秀丽的齐腰长发。长发如瀑布一般随意的束在身后,白色的秀鞋,裸露出一节白嫩足踝,脸颊冷冽,眼眸晶亮。

    清风徐来。

    这姑娘的长发随着风舞动起来,露出来的容颜,绝世倾城,随意的拽住一个路人,姑娘展开一幅画:“请问,见过这个女孩儿吗?”

    画像中女孩的样貌跟叶青鸟十分相像,只是没有叶青鸟那般黑……不用猜,这个姑娘肯定是来找叶青鸟的,而且看穿着跟气质,八成是修行者,而且修为应该不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