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十章 抓了一宿的鹤

第十章 抓了一宿的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宁十站在晨钟暮鼓楼上,眼看着孟八九吃尽了春堂剑会上的剑,最终也没能证道剑仙。

    听雨阁也倒了。

    被孟八九生生撞倒的,阁楼倒塌,砸伤了几十个参会的剑修,也砸烂了听雨阁的荣耀,洛阳守城军士来了千人,无人敢靠近。

    孟八九疯了一般指天厉喝:“贼老天,食剑九千九,驾鹤成仙人。剑,姑奶奶吃够了,为何不让我成仙。”

    从正午折腾到日落。

    映衬着晚霞,孟八九突然就消失了,她终于想起来,宁十还饿着肚子呢。

    晨钟暮鼓楼上,宁十看着眼眸血红的姑姑,张张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宁十不说话,孟八九自己就开始说了:“姑姑以前是不是数错了,吃了这么多年的剑,很容易数错的。”

    宁十饿着肚子问:“姑姑,成仙真那么好?”

    孟八九:“姑姑不知道啊,姑姑又不是仙人。”

    宁十:“那为啥非要成仙呢?”

    孟八九:“学剑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成为剑仙,成为四海神州最厉害的剑修吗。”

    宁十:“您现在不是最厉害的?”

    孟八九:“名不正言不顺,还有人不服。”

    宁十:“但他们都怕您。”

    孟八九:“怕不是我的追求,我要他们崇拜我。”

    宁十:“成了剑仙就有人崇拜您?”

    孟八九:“当然。”

    宁十:“谁说的?”

    孟八九:“我师傅说的。”

    宁十:“……”

    宁十看着孟八九欲言又止。

    孟八九冷哼一声:“说吧,你现在说什么姑姑都能承受。”

    宁十深吸一口气:“就没想过你师傅会骗您?或者,那祖训本身就是骗人的?”

    骗?

    宁十童言无忌,会说出骗这个字,孟八九可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师傅会骗自己,剑门的祖训会骗自己,一路走来,自己修的就是剑门的道,悟剑、寻剑、碎剑、吃剑……

    自己能够一直胜,依仗的就是剑门的道,时间证明,没有错啊。这条路,这剑道,确确实实在四海神州,唯我独尊,战无不胜。

    孟八九从没遇到过有其他的道可以战胜剑门的道。

    当然,她在年少的时候也曾怀疑过:“吃剑,难道真的可以吃出个剑仙?剑仙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可以走吗?”

    因为吃剑真的很痛苦。

    有时候吃的牙根儿疼,还要心境如水面带微笑。

    怀疑,就要会去验证,孟八九用自己手中的剑不断的试验,剑门的道是不是最接近真理的,有没有更强的道。

    结果,不言而喻,她未逢敌手,剑门的道果然就是最强的剑道。

    现在。

    吃完九千九百把剑,吃到了终点,你跟我说是骗人的?

    孟八九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这种说法,她也不愿意相信:“师傅不会骗我,祖训更不会骗我,一定是哪里没有弄清楚。食剑九千九,驾鹤成仙人,到底是哪里错了?”

    宁十肚子咕咕的响,想提醒姑姑,又有些害怕,只好跟着一起出主意:“如果您吃的剑没问题,数量也够了,那会不会是后半句理解错了?”

    宁十提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孟八九当即就愣住了:“后半句?”

    宁十像模像样地胡说八道:“对啊,驾鹤成仙人,姑姑想想,剑吃够了,您是不是还需要一只鹤啊,没鹤怎么飞升?”

    孟八九脑壳儿有些呆滞:“故事里的仙鹤不都是自己从天上飞下来的吗?需要我们亲手去找?”

    宁十使劲摇头:“故事里的牛郎还能娶天上的织女呢,这您能相信吗,故事里都是骗人的,骗小孩子的,这话可是您告诉我的。”

    孟八九将信将疑的说:“那……找只鹤试试?”

    宁十重重地点头:“试试。”

    下一刻。

    晨钟暮鼓楼上,孟八九又消失了。

    只留下宁十在风中尴尬的发呆:“姑姑,我话还没说完呢,试试……可以,麻烦先给我整点吃的啊,快要饿死了。就算你自己没心情整,把我放下去好不好,这鼓楼十几米高,我又不会飞檐走壁。”

    “这夜要难熬了。”

    “这楼顶。”

    “真冷。”

    宁十迎着晚风,差点哭出来,不是伤感的哭,是饿哭了!

    一整夜的辗转反侧,字面上的辗转反侧。

    整宿无眠。

    孟八九回到洛阳时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

    正好赶上春风烂漫,桃花纷飞,满眼的花瓣,满鼻子的花香。近处是雨阁的废墟,远处是鱼肚白映衬下的盛唐洛城,街边人烟稀少,处处都透露着一股子沧桑跟沉寂。此情此景下的孟八九,尤其显得蹒跚颓废,平日里一尘不染的白衣竟然破了好几道口子,头发上甚至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毛。

    宁十顶着一双熊猫眼,整个人都不好了,耷拉着脸,丧到不行。

    孟八九面容憔悴,嗓音沙哑:“干嘛不睡?”

    宁十嗓子也有点哑:“睡不着。”

    孟八九目光呆滞:“为啥?”

    宁十指着肚子:“饿得发慌。”

    “哦。”

    对话戛然而止。

    孟八九自己把话给聊死了,以前可都是宁十来结尾的。

    鼓楼上弥漫起一股子臭味,宁十寻了一圈,最后找到孟八九身上:“姑姑,这一晚上你去哪儿了,身上真臭。”

    孟八九举起衣袖闻了闻:“抓鹤去了,鹤窝儿里滚了一宿。”

    宁十没想到自己姑姑还真听了自己的话:“哪儿有鹤啊?”

    孟八九伸出四根手指:“天一观,梅峰顶,万鹤山,暖水湖,唐国养鹤最多的地方,我都去了。”

    宁十:“结果呢?”

    孟八九一脸的苦笑:“没有一只鹤愿意让我骑,打死都不愿意让我骑。”

    孟八九没说细节。

    但宁十能想象的到,就凭这一身的臭味儿就能想象到,一夜的时间,他姑姑肯定抓了数不清的鹤。天一观的丹顶鹤几乎被孟八九吓坏了,万鹤山更是被折腾的鸡飞狗跳,孟八九以前只是寻剑,谁能想到,她还有心思寻鹤,她是小孩子吗?

    可再小孩子,孟八九总算是得出了一个结论:“驾鹤成仙人,跟这鹤,似乎也没啥子关系,起码这凡间的鹤是没能力驮着自己飞升的,成精的鹤也不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