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百兽王 > 第94章 弱者,没资格活着

第94章 弱者,没资格活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谬尔,白胡子海贼团旗下,第八队队长。在笼罩这片海域的世界最强男人,白胡子的威名下,旗下每一位队长也都相继进入世人的视野。那谬尔自然也不例外,在伟大航路上知名度极高。他的对手叫蛇剑斯比努,是最近刚有些名声的年轻海贼。那谬尔没闲工夫与其瞎扯,在解说员宣布比赛开始后,他就率先发动攻击,以其惊人的腕力和咬合力压制对手。他虽没有海侠甚平那般强大,能将鱼人空手道和鱼人柔术相容并济,融会贯通,但他毕竟从小淫浸鱼人空手道多年,数个回合下便将蛇剑斯比努击败。如此一来,晋级就分别是,锯刀克默拉,巴巴努斯,鲨鱼王沙克,那谬尔。半决赛很快就被安排下来,锯刀克默拉vs巴巴努斯,鲨鱼王沙克vs那谬尔。而烬这边却遇到了些麻烦。因为他之前押胜的金额过大,负责操盘下注的代表派人找到了他,说是金额涉嫌过大,很多核对不清,希望他亲自前往后台与其代表详谈。烬心里冷笑,他在大海混迹多年,早就看穿了这些贵族资本的卑劣伎俩,他没有当面拆穿,而是跟着那人前往后台。后台环兽石柱长廊,甲胄侍卫笔挺地分站两列。长廊尽头是扇近十米高的金色大门,大门前侧分别坐有两尊雕像,一尊持剑,一尊握斧。那人带着烬走到金门面前,顿住,回身对烬做了个请的姿势。大门被四名侍卫轰然推开。跳入眼帘的是,一间宛如无瑕白玉的殿宇,石柱嵌珠,柱上卧有缩小版的半赤着上身的石像斗士,蹲捧着方盏,无比虔诚。殿宇正中央铺着红毯,红毯两侧站着数十名侍卫,神情凛意。红毯尽头,是张白色玉桌,阳光自斑斓玻璃投射进来,玉桌上光芒流转。一位身穿华贵银丝长袍的中年男人侧卧在玉桌前的雕纹长椅上,双目如腊月寒冬,冰冷且锋芒毕露。中年男人约莫四十岁出头,视线并未在烬的身上停留多久,声音冷淡:“你就是这次两亿贝利押巴巴努斯赢的人?我是安东尼奥福尔特,王国军队长菲尔普斯的亲弟弟。”

    烬身材很高,罩着斗篷,在福尔特眼里,这类人就是故作神秘。他似乎生来便高人一等,目光斜视,无比轻蔑:“两亿贝利……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昨天库房里就丢失了两亿,我们有资格怀疑是你偷的。”

    两亿贝利,一比十的赔率,如果按价赔付,加上本金,他就需要付出二十二亿贝利。

    二十二亿贝利……在这片占岛建国的海域上,基本上是一个普通国家近十年的收入。

    哪怕是哈萨姆这类强国,也差不多是其一年的收益。

    福尔特代表菲尔普斯,全权管理着竞技场押注操盘。

    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多年,深切明白这个位置代表着什么,要让他拿出二十二亿贝利,简直是老虎嘴里拔牙,想都别想。

    因此他才想赖账,随便找个借口诬陷下注者,他也就不需要支付二十二亿贝利,还能将对方的两亿贝利收入囊中。

    光是想想,福尔特就暗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得意。

    “空手套白狼吗?手段还真是卑劣,”烬声音嘶哑,杀冷笑着:“可悲的弱小者,你最不应该的,就是把主意打在我身上。”

    福尔特愣了下,立时恼羞成怒,大手一挥,命令左右:“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来啊!拒捕者,当场斩杀!”

    周围所有侍卫纷纷拔剑一拥而上,他们动作迅捷,步伐沉稳,显然是训练有素,百里挑一的弥林人。

    福尔特满脸戏谑,似乎已经看到烬横死的惨状。

    就在众侍卫逼临烬,挥刀作势斩落之际,一股狂暴炽热的剑气,以烬为中心,轰然爆发!

    好似一朵长满荆棘的血玫瑰盛开,嗜血霸道,直接将数十名侍卫兵刃搅碎!

    那炽烈的剑气如狂风骤雨般,不断轰击着侍卫的甲胄,将其烧焦,斩破!

    整个过程仅发生在一瞬间,行云流水,旁人看上去,就是这群侍卫刚靠近烬,就被尽数击飞。

    连那些侍卫甲胄上,烧焦的剑痕是怎么来的都不知道!烬笔挺地矗立在原地,他脚下方圆数米的地板一片焦黑,红毯上燃着火焰。

    福尔特瞳孔大睁,一脸不敢置信。

    这些侍卫全是精兵强将,是天生好战的弥林人中精心挑选的,每一位都是能够以一当十的存在。

    可是这些所谓的精兵,却在瞬间就被眼前的斗篷男击溃!

    根本撑不上一招!

    冷汗簌簌直落,喉结干咽。

    他怎么也没料到,这看似普通的高个壮汉,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强者!

    他向来嚣张跋扈惯了,却没想到这回踢到了个硬茬!

    跑,必须跑!

    这个想法在脑海里滋生,福尔特就欲向外呼救,顺便夺命而逃。

    但一把长刀却先一步抵在他眼珠前寸许的地方,只要往前面轻轻一送,就会刺入眼球,洞穿脑颅。

    “你觉得,你能逃走吗?”烬冷声道。

    福尔特哪敢乱动,一脸煞白,一股腥臊味自胯下传来,他求饶道:“别杀我……我可以把钱给你,二十亿贝利……不,二十二亿贝利!”

    要是平常,烬肯定会慢慢将其折磨,拷打,但他现在兴趣缺缺,不想跟福尔特做过多纠缠:“钱在哪里?”

    福尔特哪敢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当即回道:“都在后面的仓库……”

    他话音刚落,烬的长刀却已刺穿了他的脑颅,颅后剑锋挑着眼球,血水滴落。

    福尔特的嘴微张,至死都没反应过来烬的刀是什么时候刺穿他的脑袋的。

    烬将剑拔出,侧挥长刀,剑身火焰升腾而起,将长刀血液蒸干。

    “弱者,没资格活着。”烬收刀入鞘。

    ———————————

    小剧场:

    海贼们放肆狂笑地拆了米娜和奶奶的小屋,却吵醒了原本昏迷的赤犬,海贼们和赤犬对视几秒后就想逃跑,却被赤犬瞬间制服,米娜惊呆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