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药师娘子超凶的 > 第66章 我的错

第66章 我的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回到家后,盛竹开始坐立不安,跟那些第一天送娃去幼儿园的家长一样,心情纠结又不安。

    不过再担心也只能等,沈溪要到傍晚才会回来,大概是为了方便别村来的学子们,怕他们来来回回太浪费时间,所以学堂提供午饭,伙食费也不贵,每天三文钱,良心价。

    由此可以看出,沈夫子虽然动不动就喜欢打板子,但为人清风傲骨,并不是个贪财的人。

    好不容易熬到太阳西下,才看到沈溪搂着小书包,在白眉的护送下蹦蹦跳跳地回了家,小脸上藏都藏不住的兴奋。

    看样子,显然在学堂里过得还不错。

    盛竹的心放下了大半,接过她手里的书包,假装不经意地问了句:“今天都学了些什么呀?”

    “学写字,我会写自己的名字了呢!”小丫头两只眼睛亮晶晶的,仰着脑袋求表扬。

    “这么厉害啊?小妹可真聪明。”小孩子嘛,总是喜欢被人夸的。

    沈溪果然越发高兴了,拉着盛竹的手,在地上用树枝歪歪扭扭写下了一个“沈”字,道:“大嫂,以后我在学堂里学了什么字,回来都教给你,这样等你下次卖菜谱的时候,就可以自己写,不用再求人了。”

    盛竹心里有些诧异。

    沈溪只有八岁,就已经知道求人不如求己的道理,还知道花一份束脩学双份,论起聪明机智来,忽略掉沈峥,比起沈砚来竟也丝毫不差。

    沈砚是个好苗子,勤奋、努力、懂事,长得还俊,哪哪儿都好,就有一点——他过于老成,缺乏年轻人该有的锐气,遇事墨守成规,不懂变通。

    所以,就长远来看,沈溪的可造型其实更强一些。

    盛竹笑眯眯答应道:“好啊,那以后大嫂能不能识字,就全靠你了,你可要好好学,学会了回来教我哦。”

    正好,借这个机会摆脱“文盲”的身份,以后做起事来也方便许多。

    第一天,入学很顺利,人没挨板子,狗也没挨板子。

    第二天,小姑娘愁眉苦脸地回来了,“夫子今天很生气,打了好多人的板子。”

    盛竹吓了一跳,赶紧检查她的手板心。

    还好还好,没红没肿的。

    她问:“是不是今天的功课特别难,大家都背不出来?”

    沈溪摇头,“功课一点也不难,我全都会了。”

    低头看了眼旁边眼神无辜的白眉,气鼓鼓道:“二柱把他家虎子带去了学堂,说那是他最喜欢的狗,打虎子比打他还让他难受,所以要是他背不出书,就请夫子打虎子的板子。”

    盛竹:“......”

    沈溪接着道:“三胖带了一只猫,说那是他最喜欢的猫,以后要是背不出书,请夫子打猫就好了。”

    盛竹:“......”

    沈溪:“还有牛蛋,带了一只蛐蛐过去,让夫子以后打蛐蛐的板子。”

    盛竹:“......”

    童鞋们,你们这么能,你们家老娘知道吗?

    她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在心里诚挚地向沈夫子鞠了一躬。

    抱歉了夫子,我的错。

    “夫子怎么说?”

    “夫子什么都没说,就教了他们四个成语:东施效颦、邯郸学步、趋之若鹜和衣冠优孟,给了他们半刻钟,结果他们没学会,然后夫子就打了每人二十板子。”

    霸气侧漏啊,夫子果真不好惹。

    盛竹尴尬地笑,“是吗?哈哈,没事儿,相信他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沈溪抬头看她,小心翼翼道:“要不,以后还是让白眉留在家里吧?”

    不让白眉跟着?那怎么行。

    盛竹知道小丫头是不想搞特殊,可她跟别人到底是不一样的,身子骨弱不说,又是学堂里唯一的女孩子,万一不小心出了点什么意外,别说她没办法跟沈篱交代,就是她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可盛竹也理解沈溪,越是不一样,就越想跟别人一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融入那个圈子,跟大家拉近距离。

    她便有些犹豫,“你确定?”

    沈溪点头嗯了声,道:“大嫂,你别担心,我会注意尽量不让跟自己受伤的。而且夫子对我也很好,昨儿个二柱偷偷对我做鬼脸,被夫子瞧见了,夫子还罚他抄书了呢。”

    既然如此...盛竹想了想,答应了。

    当然,这只是做给沈溪看的。

    次日,等沈溪前脚一走,她后脚立马叫来了白眉,叮嘱道:“跟在溪儿后面,别让她瞧见,一旦发现危险,立刻扑上去营救,知道了吗?”

    白眉其实比盛竹更担心自己的小主人,闻言还有什么好说的,摇着尾巴就冲出了院子,暗中当保镖去了。

    搞定了沈溪的事,盛竹心情很好,洗完衣服,扛着锄头就准备出门。

    虽然系统说天麻不用管,坐等收钱就好,可关系到一家人未来的居住条件,她哪能不上心,时不时就会过去瞄一眼。

    走到院门口,差点跟沈峥撞了个满怀。

    沈峥脸色煞白,连招呼都顾不上打,捂着肚子就冲进了茅房。

    盛竹疑惑,这架势...莫非拉肚子了?

    她便也不急着出门,在院子里等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将沈峥从茅房里等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问道:“怎么了小三儿,是凉了肚子还是吃坏了东西?”

    沈峥虚弱得连脚都抬不动了,靠在院子里那根瘦弱的枣树上,苦着脸道:“如今这般大热的天,怎可能是凉了肚子,我是...哎,我怀疑我中毒了。”

    中毒?盛竹吃了一惊,“什么毒?哪来的毒?谁下的毒?”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见她反应这么大,沈峥赶紧解释:“不是的大嫂,我只是喝了我师姐熬的汤,肚子痛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样。”

    盛竹松了口气。

    这孩子,说话大喘气,差点没吓死她。

    她转身要走,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又回头:“小三儿,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最近你经常被你师娘留饭,是不是?”

    沈峥随口答道:“是啊。”

    农家人粮食珍贵,他师父因为有木匠手艺,在村里算是过得不错的,不过师娘是个精打细算的人,一文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一勺汤都要分两口喝,所以很少留他吃饭。

    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师娘忽然对他热情了许多,三郎前三郎后的,一会儿问他饿不饿,一会儿问他渴不渴,还时不时留他吃饭,简直让他受宠若惊。

    然而受宠的滋味并不那么美好。

    饭经常是夹生的,似乎多加一把火就会倾家荡产似的;青菜淡而无味,鱼都是白水煮的,汤又腥又腻,别说作料,连丁点儿油水都没有,这让吃惯了盛竹手艺的沈峥苦不堪言。

    可师娘一片好心,师姐亲自下的厨,他又不是那等没良心的人,怎能不识好歹?

    “所以你就喝光了?”盛竹无语。

    沈峥挠了挠后脑勺,满脸纠结,“其实我也不想的...”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盛竹垂眸,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一时之间又想不通。沈峥是张木匠的徒弟,古代人尊师重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张木匠的娘子就等于是沈峥的半个娘,张姑娘就等于是沈峥的半个姐姐。

    所以沈峥宁愿拉肚子也要把他师姐给他做的饭菜吃光光。

    因为他尊敬他师父跟师娘,自然就要考虑张姑娘的感受,不想让她不高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