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万劫雷帝 > 第三百一十八章:天罡雷云诛仙剑,平分秋色锋芒现! 新

第三百一十八章:天罡雷云诛仙剑,平分秋色锋芒现! 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上文书说道:慕龙以《雷修圣典》功法法门,借助雷云之力,施展一招:天罡雷云剑:诛仙,而仇髅同样也以自身所习功法法门对阵慕龙。

    随着空中炸响的一个霹雳声后,刺目的白光消失殆尽,慕龙整个人正半蹲在地上喘息,而仇髅却要比慕龙好上很多,然经过慕龙一击的消耗,仇髅以元力幻化的蛟龙明显也稍微有些萎靡。

    “尊阁功法果然了得,若实力相当的话,小可此刻定已经被尊阁诛杀了”!仇髅说道!

    “不必阿谀奉承,我输了就是输了,你不趁现在将我诛杀的话,对你而言就是后患无穷”!慕龙回答道!

    “尊阁说笑了,诛仙一途虽是强者为尊,但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一帆风顺,一个强者的崛起,是一次次的跌倒,又一次次的爬起来,这便是小可为什么希望尊阁手下留情的缘故”!

    仇髅说话的同时,周身的元力蛟龙已经尽数散了,而慕龙竟也从刚刚仇髅的话中明白了一些东西,首先是自己曾经在修罗大陆或许是太一帆风顺了,才导致慕龙一直到最后才栽了个大跟头,若慕龙一直在经历着生死的磨难,又岂能在以一敌众的情况下不去选择逃避呢!

    再一个就是慕龙曾经诛杀的人,又有多少人能成长到元帝境界,而这些未来可能成长到元帝境界的修士,却尽数折损在慕龙的手中!

    想到此处,慕龙似乎打开了心结一般,而慕龙的意识也几乎在同时陷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之中,这空间灰蒙蒙一片,虽无任何生机,却充满了死寂。

    随后那曾经被慕龙诛杀的人脸皆出现在慕龙的面前,一个个面目狰狞可怖,有的哭,有的笑,有的叫,有的闹。

    而那些人在看到慕龙的那一刻,先是震惊沉寂了片刻,随后便四散奔逃,一道道黑气胡乱窜动,像极了因为受惊过渡而逃跑的鱼群!

    但随后便有人反应了过来,率先转头看向慕龙,然后说道:“我等因怨而生,生于慕龙怨海,今日本尊既能来此,定是其因怨不得飞升,故求我等原谅,千年仇怨终将百倍偿还与我等了”!

    那黑影说完,转身冲向慕龙,虽慕龙不能通过黑影分辨此人究竟是谁,但从其怨念来分析,想必生前也是一位实力强悍的大修!

    那黑影冲到慕龙近前,慕龙本想以《雷修圣典》功法法门将其打散,然而在施展功法的时候,才发现这怨海之内不仅没有雷元素,更不存在灵气!

    也就是说慕龙不仅不能施展《雷修圣典》,就连《幽冥剑法》同样也只能施展招式,却不能发挥其真正的威力!

    慕龙祭出魔剑秋水,自下而上一挥,将那黑影一分为二,然而还不待慕龙有所喘息,那黑影竟再次融合在一起,同时也比刚刚更加强悍了一些。

    慕龙不信,以《幽冥剑法》再次将那黑影斩成数断,而那黑影也没有让慕龙失望,甚至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到,边再次恢复了过来。

    起初这黑影不过人头大小,但是经过两次的恢复,这黑影已经和慕龙一般无二了,只不过让人心悸的是,这黑影只有一个头的轮廓。

    “哈哈哈!他杀不得我们,诸位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了”!

    那黑影说罢,径直从慕龙的身体穿过,而在黑影穿过的刹那,慕龙感觉到了那黑影曾经的怨念。

    同时一种痛苦直钻入慕龙的脑海,这种痛苦先是从莫名的不安升级到恐惧,再由一种无奈的彷徨升级到无力的挣扎,最后才是身体群承受的痛苦,慕龙感觉到整个身体先是被无数利刃一刀刀割出无数的伤口,然后便是一剑被腰斩!

    其实就相当于慕龙站在对方的角度体验了一次被自己诛杀的感觉!

    而慕龙也因此想起了眼前这股怨念是谁人群化。

    这股怨念的主人正是修罗大陆涅池宗宗主的怨念所化,当年的慕龙因为涅池宗拖延了上缴涅池血晶的时间,慕龙便认为对方根本就没把自己这个元帝放在眼里,故而一怒之下竟将涅池宗全宗上下尽数诛杀,而这人正是涅池宗的老祖。

    而这涅池宗的老祖在穿过慕龙的身体之后,似乎意犹未尽,待慕龙刚刚回过神来,便再一次意图穿过慕龙的身体,让慕龙从新感受一次自己死之前所承受的痛苦!

    然而慕龙却不想再给他第二次机会,魔剑秋水挥出,再次准确无误,将那怨念一分为二,但这次慕龙的攻击竟连拖延这股怨念的能力都没有了。

    怨念被魔剑一分为二后又马上融合扩大,直穿过慕龙的身体之后才挺多在慕龙的身后!

    慕龙又真切的感受了一次涅池宗老祖死前的痛苦,虽然慕龙之前曾经感受过那种痛苦,但这次慕龙所感受的却比上一次更加真实。

    而且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的是,其他怨念所化的黑影见慕龙根本无法奈何涅池宗老祖的怨念,竟一股脑的将生前所攒愤怒发泄出来,一个个不要命似得冲向慕龙!

    慕龙虽剑法卓绝,但在这里却只能让怨念越来越厉害,所以慕龙也不敢继续如之前那般还手,只能听之任之,同时大脑之中快速的想着办法!

    可慕龙还没有想到任何办法,由于穿过慕龙身体的怨念实在太多,慕龙在短时间内感受到无数人死前的痛苦,一时让慕龙无法承受直接在怨海之中昏厥了过去!

    不过怨海之中的昏厥,却是现实世界中的转醒,慕龙睁开双目的时候,仇髅正凌空盘坐在慕龙的对面,似乎也在恢复之前的消耗,毕竟仇髅时刻都可能面临渡劫,若不及时恢复巅峰状态的话,下场很可能就是玉石俱焚修为尽毁了。

    “尊阁果然天资不凡,竟能让意识潜入怨海之中”!仇髅说道!

    “我本以经想出应对的法门,然还来不及施展,便从怨海之中脱离而出,待我下次进入怨海,定让那些怨念尽数泯灭”!慕龙回答道!

    这倒也不是慕龙夸大,刚刚慕龙在怨海之中因为受到怨念的影响,一时间将自己的另一个无上功法《杀伐大道》给忘记了,若是以《杀伐大道》法门的话,慕龙相信至少能将那些怨念同化甚至磨灭!

    “尊阁虽有所悟,却也不够纯粹,和尊阁一战小可也领悟不少,本还想和尊阁再行切磋,怎奈天道不允,小可时限无多,尊阁请自便吧”!

    仇髅说完,单掌凌空一抓,一道空间裂缝直接被其撕裂而开,随后仇髅便钻入空间裂缝之中,当然仇髅并没有走远,而是在最初准备好的渡劫之地准备渡劫去了。

    天空中原本还残余一些雷云,可当真正的劫云出现的时候,那雷云顷刻间便被其气势震散。毕竟这可是凝神境跨越到元王境的雷劫,气势自然不凡。

    慕龙曾经历了五行雷劫,虽然不是这元王境雷劫可以比的,但慕龙毕竟是以雷修法门渡劫,自然有所不同。

    若是放在以前,慕龙定趁机将仇髅诛杀,但经过刚刚的事情,慕龙虽嘴上逞强,却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慕龙这次输得不仅不觉得没面子,反而感悟颇深!

    就在慕龙打算走人之际,忽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意,而这杀意并非是冲着慕龙自己来的,而是冲着仇髅!

    “也罢!我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若能度过此劫,也不枉我出手助你”!慕龙说完身形化作一道虚影,径直向那杀意泛起之处遁去!

    慕龙还没有遁到对方所在的位置,对方一行三人之中便有一人率先冲向慕龙,且手中法器早已经灵光泛起,只待慕龙进入攻击范围,便可发动攻击!

    而慕龙自知眼前的三人来者不善,魔剑秋水祭出的同时,《雷修圣典》功法法门早已经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雷修圣典》无论是作为辅助型功法,还是《雷修圣典》其自身所发挥出的震撼力,皆数一数二。

    因为慕龙对《幽冥剑法》更加纯熟,所以慕龙更加倾向于以《雷修圣典》功法法门辅助《幽冥剑法》来使用。

    “破天锤”!

    “幽冥摄魂”!

    两人在对方到达攻击距离的时候,皆第一时间祭出自己的攻击,那修士掌中一枚铜锤金光闪现直奔慕龙而来,其气势震的铜锤周围的空气都有些不堪承受,而发出阵阵的音爆声!

    而慕龙的魔剑秋水同样不凡,一声疾鸣划破长空,剑身周围裹挟着金色的雷元素。

    “轰”!!!

    一声震破天际的霹雳响起,那修士被两人攻击所形成的冲击波震的倒退数十步,而慕龙同样也被震退到几步开外。

    “来者何人?不知仇家老祖再次渡劫吗”?慕龙呵斥到!

    当然慕龙这话不仅仅只是向来人说的,同样也是在提醒仇家众修的。

    而在慕龙和那修士交手的第一回合,仇家修士自然也已经察觉了,由仇家家主带领的众修也在不久后赶了过来!

    “噬嘴鄂白胜?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仇家大长老疑惑的问道!

    “死?确实是死了,但是我不甘心啊!当年被你们老祖追杀的是真惨啊!今日我正好带着众人一起来找你们老祖算一算总账”!白胜说道!

    仇家大长老再看和白胜一起来的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眼前来的几人皆是当年仇家老祖曾诛杀的众人,只不过这些人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道消身陨。

    至于仇家老祖为何追杀几人,这倒不是仇家和这几人有世仇,而是几人皆是一个时期的邪修,不仅杀人不眨眼,而且折在其手中的家族和宗门也是不在少数,索性仇家老祖出手,才终结了这些修士继续作恶!

    虽说仙修一途难免杀戮,但眼前这几人却是以杀戮为喜好,以掠夺为职业!现在这几个时期的邪修聚在一起,想来也是一直隐忍到现在,为的就是趁仇家老祖渡劫的时候将其诛杀!

    也就在这时候,从白胜后边走出一名独臂剑修,那剑修右手手臂自肩头断掉,左眼也有一道贯穿至脸部的疤痕,瞎掉的眼睛处还能隐约看到眼白。

    那人走出来之后看了看慕龙手中的魔剑秋水问道:“适才和清水对招的小子,你手中宝剑可是魔剑”!

    “你是何人?怎识得我掌中这把宝剑”?慕龙疑惑的问道!

    魔剑虽然威名远播,但因为其上一任主人南明杰将其带入剑冢数年,世上几乎已经无人识得此剑了,当然除了那些实力强悍且活了很多年的修士除外。

    “我是谁?我曾经也是这把剑的主人,只不过我是这把剑历代主人中唯一一个活着的而且没有被魔剑吞噬的人”。那修士说道。

    “没有被魔剑吞噬?你这手臂和眼睛就是代价”?慕龙反问道。

    “不舍一些事物,又怎么可能苟且到今日,我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从南明杰那小子手中得到这把剑的”?那修士继续问道。

    若是此人不说曾经也是魔剑秋水的主人,恐怕慕龙不会猜到此人是谁,但他自称魔剑之前的主人,又是唯一一个成为魔剑主人且没有被魔剑吞噬的人,那慕龙便已经知道这人是谁了。

    魔剑秋水自锻造而成以来,自第一任主人开始再到南明杰,共经历了二十二任主人,每一任主人在当代都属于名震天下的大人物,但却最终没能抵住魔剑的吞噬,成为魔剑的傀儡。

    而这二十二任主人之中,唯独只有一人侥幸存活了下来,那就是南明杰之前的第二十一任主人秦飞,当年秦飞和南明杰比较,持剑的右手被南明杰一剑斩下,自此秦飞才真正脱离了魔剑的掌控。

    其实与其说是秦飞脱离了魔剑的掌控,倒不如说是魔剑秋水看中了南明杰,自动放弃了秦飞。当然慕龙并非当事人,所听也不过是江湖传言而已!

    究竟秦飞是如何摆脱魔剑秋水,眼睛又是如何瞎了的,且听下回分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